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十三章 凡事总有个例
    最终,如初见还是给了凰忘忧一盒冰淇淋。或者应该说是,屈服地交出了冰淇淋。

    不过最起码,待两人都吃上了冰淇淋后,正事终于可以开聊了。

    “那个五大国切磋交流赛,我也会参加。”这,是如初见开说正事的第一句话。

    而这第一句,就令凰忘忧的眉头直接皱了起来,似是有些不满地问道:“你去凑什么热闹?”

    今年是凰忘忧第一次准备参加五大国切磋交流赛,虽从未参加过,但凰忘忧对这场大赛的了解绝对是相当详细的,甚至知道许多人不知道的秘辛。

    知道的越多,就越感到可怕。所以凰忘忧,不希望自己唯一的朋友也参与到其中。

    被凰忘忧突然语气严肃地问了这么一句,如初见顿时不服回道:“我我,我怎么就是去凑热闹了?我的战斗力可是很强的!”

    不过,不服地反驳了一声之后。如初见却是随之哀叹了一口气,苦着脸诉说道:“我也不想去的,可是上头下了命令,我不得不从呀。。。”

    听得这一句,凰忘忧浑身气势顿时一变。什么?竟然是有人强迫让初见参加五大国切磋交流赛?到底是谁?。。。哼!管他是谁,这道命令必须撤销。

    下一刻,凰忘忧看着如初见,认真说道:“放心吧,这事我一定会为你做主的。谁给你下的命令?”

    然后,如初见面色没有因凰忘忧的话而出现丝毫好转地回了三个字:“你爸爸。。。”

    “。。。”凰忘忧闻言沉默。

    见凰忘忧略显尴尬的沉默了,如初见也没有嘲讽什么,而是以一副失败者的姿态颓废说道:“我家老爸是什么样的你也知道,他一听陛下要让我参加,就立马反对了。可是不知道我爸和你爸在暗中达成了什么交易,结果我老爸竟然同意了,就这么把我给卖了。”

    说罢,如初见悠悠地长叹了一口气。是啊,自己是失败者。怎么败了?拼爹拼输了。。。

    这是凰仁明的命令,凰忘忧自然也不好去反对什么。只是她对此是比较疑惑:“父皇他,怎么会让你参加?”

    “陛下让我全程跟着你。嗯,相互能有个照应。”如初见给出了这个回答。

    如初见所说的,其实这并不是凰仁明的原话。凰仁明当初是拜托如初见保护好凰忘忧的安全,不过想着这位公主殿下的性格,如初见知道自己实话实说肯定会麻烦,所以就临时改了个口。

    而对于如初见的这一改口回答,凰忘忧也是接受了。虽然凰忘忧只见过一次如初见的战斗,但她是认为如初见的实力是不弱的。互相有个照应,别人的话凰忘忧倒不太认可,不过如初见,有这个资格。

    对如初见点了点脑袋,凰忘忧笑着回道:“既然是这样,那好吧。不过到时候你要听话。”

    听得凰忘忧的这一句,如初见顿时鼓起了两腮,旋即抗议道:“是互相照应,为什么是我听话?”

    “因为你爹听我爹的话了。”

    “卧。。。”忍了半天,如初见最后还是没忍左面的“槽”。一吐为快后,如初见愤愤地吃了一大勺冰淇淋,边吃边抱怨道:“我不坑爹,但爹却坑我。呜~难受。”

    说着,如初见突然把手上的冰淇淋和勺子往前方的桌上一放,然后毫无形象地把两条腿放在了沙发的扶手上,然后一躺,嚷嚷道:“啊~我摔倒了,要公主殿下亲亲才能起来。”

    凰忘忧知道如初见又在玩闹了,不过就算知道如初见是开玩笑,她还是不由认真叮嘱了一声:“注意点形象。”

    而对此,如初见则是毫不在意地回了句:“反正又没有外人。”

    听得这一句,凰忘忧差点就脱口而出问出:“我不是外人吗?”不过,在读出了如初见这句话后,凰忘忧立刻把话咽了回去。

    此刻,凰忘忧心里挺高兴的,但表面上还是一副认真的表情。旋即说道:“没有外人也不行,在我这里,你得注意点。”

    “好吧好吧,真是个任性的公主殿下。”无奈地回了一声后,如初见便重新端正了坐姿。随后拿起了桌上的冰淇淋。

    吃了一口冰淇淋,如初见看向了凰忘忧,在沉默了一秒后,感慨道:“今年的五大国切磋交流赛,其他四国的十五岁皇子都会参加。所以,是个什么意思,你应该能明白吧。”

    凰忘忧闻言后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淡淡地应了声:“嗯。”

    紧接着,如初见继续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故意为之,这样一来,总显得今年的五大国切磋交流赛是他们四国皇子之间的竞争了。最后决出最厉害的一个,和灵凰国的公主殿下配个对。有种淡化灵凰国的效果。”

    “和你配个对!”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后,凰忘忧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略显无奈的笑容:“这,是女性弱势的地方,我也没有办法。天下大势就是这样,争者,一直是男人。女子,只是被争者。如果我也是皇子而不是公主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随着凰忘忧的落下,场面安静了下来,陷入了沉默。不过这个沉默并未持续多久,就被如初见笑着打破了:“凡事总有个例嘛。”

    而这一次,凰忘忧对于如初见的发言终于是认可了一次,笑着点头接道:“嗯,总有个例。”

    下一刻,凰忘忧将冰淇淋放到了桌子上。看着桌上秀美的山河图纹,凰忘忧声音不大,但却透露出一种极其坚定的信念说道:“我凰忘忧,不是让他们用来竞争,彰显自己优秀的。”

    然后,一旁的如初见就相当破坏气氛地发出了一阵加油助威:“噢噢噢~!公主殿下威武~!”

    不过助威完毕之后,如初见却是露出了一脸“您三思啊”的劝导表情,小心翼翼地问道:“不过话说回来,皇子啊。你难道真不挑挑看看吗?”

    “要挑你挑。”凰忘忧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如初见。

    见到凰忘忧的这一反应,如初见眨了眨眼睛,旋即问道:“你。。。不会还对那家伙念念不忘吧?”

    而令如初见没想到的是:凰忘忧竟然毫不避讳地点头承认了:“是。”

    “那怎么行?”如初见瞪大了眼睛发问。

    “怎么不行?”凰忘忧眯了眯眼睛反问。

    “人。。。人都已经挂了。”如初见说出了这个自己也不想提起的事实。

    而对此,凰忘忧只是平静一笑。在顿了一秒钟后,微笑回道。

    “那。。。终身不嫁罢了。”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