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跪
    冲着君林怒吼一声,那个找事之人当即调动浑身元力,欲对君林进行报复。

    而就在这时,一股威压突然来临,笼罩此处。紧接着,一名卫兵在周围奴隶的主动让路下走到了此处,冲着那个找事之人喝道:“干什么!都特么在干什么?!找死啊?!”

    被过来的卫兵一喝,那个找事之人原先脸上的阴狠瞬间化为了怂样,连忙低声下去地摆手辩解道:“唉不,不。大哥,大爷。没没没,我什么都没干。”

    对于那个找事之人的辩解,那名卫兵只是冷笑着瞥了他一眼。他又不瞎,他看得出这里的“主要角色”一共就三个人,其他人都是围着看的。

    这帮低贱的奴隶,每天都要搞事,只会天天给他添麻烦,非要让他亲自过来镇场子。而且这次还让他吃饭吃到一半过来,真是烦!

    不过,这个找事之人,也算是个需要稍微照顾的奴隶了。这里的奴隶这么多,真要管起来的话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所以,就需要有人来代劳一下。

    于是,就想出了一个办法:用奴隶管控奴隶,他们只需负责管住那一小部分管控奴隶的奴隶就行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这个奴隶圈子里才会出现各种团体现象。这一切,负责看守奴隶的卫兵不会干预,让奴隶们凭自己的本事来争取自己在奴隶圈子里的地位。放任奴隶们生成一个个小团体,也能够避免奴隶们整体团结一致的问题。省得到时候来个集体造反,还得费力镇压,然后减少奴隶数量。

    那名卫兵知道,那个找事之人是奴隶圈子里一个大团体的头头。而另外两个。。。有一个是今天新来的哑巴。这一下,那名卫兵大概猜到了,估计这又是因为新来的而引发的争端。

    下一刻,那名卫兵向那个找事之人说道:“你什么都没干,那就是他们两个的问题了?”

    听得这一问,那个找事之人立马回道:“是!没错。真不关我事啊大爷9请您明鉴!”

    说罢,他默默地后退了两步,显得真的事不关己。随后,于那名卫兵的侧后方冲着君林和那名女孩露出了一抹肆无忌惮的笑容。不能有能耐吗?现在再给劳资能耐个看看啊。

    虽然那个找事之人是在那名卫兵侧后方做出这一反应,但那名卫兵却是清楚。对于这种狐假虎威的行为,他有些不喜,但看在那个找事之人有点用,他也就不计较什么了。

    “锵!”

    神色冷漠地从剑鞘中拔出了利剑,那名卫兵看了眼君林和那名女孩,旋即抬起了持剑的右手。

    “噗通!”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令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情况发生了。那个哑巴,他竟然冲到了自己面前。。。对自己跪了下去。

    “啊啊!啊吧!”

    跪在了那名卫兵身前,君林一边焦急地叫唤,一边用手指了指自己和那名女孩,旋即连连摆手。随后又伸手一直指点着那个找事之人。

    看着君林的手部动作,那名卫兵问道:“你的意思,是他瞎说?不是你们的错?”

    君林闻言后顿时拼命点头。

    见到君林点头,那名卫兵也点了点头,只是回了一个字:“好。”

    任由君林跪折,那名卫兵旋即转过了身子,看向了那个找事之人,慢悠悠地说了句:“我喜欢诚实的人。”

    听得这一句,那个找事之人脸色不禁一变:“我、我说的是实话啊!是实话,是实话。”

    “你是说我判断错了?!”那名卫兵闻言后双眼猛然一瞪。

    “我。。。”

    此刻,那个找事之人也变成哑巴了。这让他该怎么说?对方这是。。。怎么态度突然转变,要来对付自己了啊?

    之所以这样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君林的举动让那名卫兵十分喜欢。

    那个找事之人是狐假虎威,有点把自己当枪使的意思。而这个小哑巴,则是恳求自己。这小哑巴是第一个自己情愿主动向自己跪下的人,不得不说,这感觉真的很好。所以,这两者该选谁,自然不用多说。

    那个找事之人,有点用?有点用管个屁用?你就算能让奴隶们再听话,也不能让自己高兴起来。而能让自己高兴起来,这才是重要的。

    下一刻,那名卫兵对着那个找事之人风轻云淡地挥出了一剑。

    这一剑,没有对那个找事之人造成什么伤害,只是一剑把他的发型削成了平头。然而,当那个找事之人看见自己无力飘落的头发时,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如同失了神般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这个平头发型,在这个奴隶圈子里是有象征意义的。说的简单明了点,就是比这里的奴隶更加低贱的存在。哪怕是这里的奴隶,都有资格与权利使唤被削了平头的人。

    那个找事之人,就这么被一剑从一个大团体的首领削成了一个奴下奴。这,简直比一剑杀了他还让他难受。他没那勇气直接自行了断,所以,就只好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至于将那个找事之人一剑削为奴下奴的那名卫兵,则是神态如常地收起了剑。对君林说了声“起来。”后便直接离开了。

    待那名卫兵走远之后,君林才站了起来。旋即冲着那名女孩露出了一抹笑容,似是在向那名女孩自夸,夸耀自己摆平了这件事。

    然而见到这一幕,那名女孩却是脸色一板,一副略显嫌恶的模样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你怎么能如此不在乎你自己的尊严?”

    说罢,她便不理会君林,重新坐下啃起了白馒头。

    而君林见状后也没有表现出有什么恼怒,也跟着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小口啃起了白馒头。

    数秒过后,君林和那名女孩两人没有任何交流,但这里原本寂静的场面再度变得喧闹起来。而就在场面重新回暖,其他人都继续开吃,闲聊之时。君林旁边的那名女孩突然泛红了眼圈,低着头,不看君林也不让君林看到自己的脸。随后,一道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低微响起:“谢谢你。。。对不起。”

    而君林闻言后,只是挠了挠脑袋笑着发出了一声:“啊吧。”

    随后,继续埋头啃起来白馒头。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