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九章 咻!
    不过,在那个找事之人话音刚刚落下之时,君林旁边的那名女孩便直接拍桌而起:“没规矩的是你才对!”

    见到那名女孩发怒,那个找事之人眼神之中不禁闪过了一抹莫名的恼怒之色,旋即便把自己的手从君林面前的桌上拿开,站直了身子,直视向了那名女孩的双眼问道:“怎么?你看上这新来的了?”

    “没有。”那名女孩毫不示弱地回瞪着对方,干脆直接地回道。

    得到了那名女孩的回答,那个找事之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欣喜而略显阴柔的笑容:“哦,没看上,那就好。毕竟你也是知道我,我对你的心意。”

    “滚!你这娘娘腔别来恶心我!”

    “好好好~我这就走。不过。。。”顿了一下之后,那个找事之人突然转头看向了像个没事人一样在啃馒头的君林,旋即猛然出手抓向了君林的衣领:“得带上个人!”

    而就在这时,那名女孩没有动口,而是直接出手一掌对着那个找事之人的脑门拍去。

    “砰!”

    下一刻,那个找事之人君林的衣领没抓着,自己却是被一掌击退,踉跄后退了两步。

    稳住了身子,他缓缓放下了挡在自己脸前的左手,露出了一张表情变得阴沉无比的脸:“你竟然对我出手?为了他,对我出手?”

    这句话,那个找事之人说得声音很轻,但周围的人都能听见。因为不知何时,原本喧闹的环境已是变得一片寂静,周围众多奴隶都停下了进食,看向了这里。

    那个找事之人是一个强势团体的首领,他的威名在这个奴隶圈子中无人不晓,而且他在追求君林旁边的那名女孩却一直没有得手的事情,也是众所周知。

    而现在,那名女孩竟然因为一个新来的男的对那个找事之人出手。这令周围围观的奴隶们顿时感到有好戏看了。所以他们各个都停下了进食聚精会神地看着,一是因为感到有趣,二是因为如果他们真开打了的话,好立刻跑开,以免被波及。

    面对那个找事之人声音有些吓人地质问,那名女孩是毫无惧意,厌恶回道:“说是你娘娘腔还真没说错,欺负一个瘦弱的哑巴,你算是什么大男人?”

    “噢?哑巴?”

    听得那名女孩的这一句,那个找事之人颇为意外地看了眼君林。下一刻,他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旋即向那名女孩笑道:“既然是个哑巴,那你还护着他干嘛?莫非你喜欢哑巴?”

    原来是个哑巴,一个哑巴,他凭什么和自己争?自己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反正她肯定不会喜欢上一个哑巴就是了。

    然而。。。

    下一刻,那名女孩闻言后突然冷笑一声,而后郑重回道:“哪怕他说不了话,也比你只会说惹人嫌的话强。”顿了一下之后,那名女孩突然一只手搭在了君林肩上,对那个找事之人嘲讽一笑:“不过,这次你倒是说对了一句。没错,我还就是喜欢哑巴了。安安静静的,多好。而且长得还帅。”

    那名女孩的这一番话,是直接深入了那个找事之人的内心。他,不知道这是否是实话。但他现在因为这句话,真正怒了。怒,而且还有一种耻辱。

    自己看上的女孩,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不如另一个男的。那自己就只有一个选择好选了,让她,只有自己这一个选择就行了。

    下一刻,那个找事之人冲着那名女孩阴柔一笑,轻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这话你这是为了气我才说的。但是啊。。。就算是你,惹我生了气,也得付出代价。”

    说罢,他抬起右手,伸出手指直指君林,但依然是面朝那名女孩,似是不把君林放在眼中一样,一字一顿地说道:“代价就是:毁了你喜欢的东西。”

    “咻!”

    下一刻,一道破空声于那个找事之人的右手食指指尖迸发而出。听得这一破空声,那名女孩脸色顿时一变。她知道这是对方的一个拿手元素技,相当阴狠。不仅能瞬间发动,而且威力也十分不俗。如果命中要害部位足以一击毙命。

    连忙转头看去,那名女孩看。。。有些看傻了。座位之上,已经不见了君林的踪影。人呢?人怎么没呢?难道那家伙的元素技已经厉害到能把一个大活人给直接蒸发了不成?

    同样,与此同时也转头看向君林,结果却没看到君林的那个找事之人也不禁一愣。这怎么可能?自己的这招元素技是厉害,但再厉害也没不能把那么大一个人给射没啊。。。

    这。。。

    疑惑地左右看了看,想要找个周围的围观者询问到底是情况。结果这一看,又把那个找事之人给看愣了。因为他看到:君林。。。竟然就站在桌子旁,且一脸看傻逼似的看着自己。

    而实际上,君林也的确是把那个找事之人视为一个傻逼了。天知道这货的脑袋是怎么长的。。。都已经释放出杀意了,结果却还在和别人聊天,而且连看都不看自己瞄准的目标。在过了那么久后才出手,当自己的攻击能自动跟踪吗?

    之前,在那个找事之人对着君林伸出右手食指之时,君林就拿着白馒头往外面不急不缓地挪了挪,然后站了起来。而直到君林站到了桌子旁等了一秒后,那个找事之人才刚刚说完话,然后看也不看地打出了一个“咻!”。

    最终,把地面“咻!”出了一个小孔。

    此刻,见到君林竟完好无事地站在桌子旁,还没反应过来的那个找事之人顿时惊恐,瞪着君林难以置信地颤声问道:“怎,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躲得过去?!”

    而听得这一问,君林不禁沉默。旋即便决定不搭理这个傻逼,默默地啃了一小口白馒头。

    见到这一幕,那个找事之人真的慌了。难道这个哑巴是狠角色?该死!这样的人出现,无疑会对自己的地位造成严重的影响。而且。。。

    “大,大哥。。。”

    然而就在这时,一名围观者突然出声,随后快步走到了那个找事之人的身旁,在他耳边小声简要诉说了一下刚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然后。。。那个报告的小弟就被那个找事之人一巴掌拍翻在了地上。

    了解到了之前是个什么情况,意识到自己丢脸丢大了的那个找事之人恼羞成怒,当即把这一切全部归错于君林。愤怒怒喝道:“死哑巴!你竟敢耍我!”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