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八章 晚饭
    切菜。。。君林这段时间虽然处理过不少元灵兽。但那都是剥完皮清理完内脏之后直接放火上烤的,顶多切下四条腿。像这种拿着菜刀切菜的活,君林真不熟练。

    切菜说容易也容易,哪怕是第一次拿菜刀的人也能把食材给切了。但那速度以及切出来的样子,就因人而异,没有下限了。

    君林以前在君雨做饭的时候帮忙切过菜,只不过一次之后君雨就不让君林帮忙了。因为家里穷,食材浪费不起。。。

    不过,虽然清楚自己的刀工差劲,但君林此刻还是冲那名女孩点了点脑袋,旋即上前走到了灶台前,拿起了菜刀开始切菜。

    君林之所以敢去切,是因为他看着那名女孩的刀工和自己比起来其实半斤八两。既然切不好也没事,那就无所谓了。

    见到君林虽然刀工不咋滴但却十分认真地切菜,那名女孩四下望了望,旋即小声向君林说道:“不用切那么认真啦,这些菜是给那群卫兵吃的,随便切切就行了。”

    而对此,君林却似是充耳未闻,依旧认真地切着菜。

    “喂,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君林的这副反应让那名女孩有些不高兴,她被抓来当奴隶的这段时间日子相当艰苦。对把自己抓来的那群人是倍感愤恨。而现在她却看到君林竟然认认真真地在给那群家伙切菜,这简直,这简直。。。总之就是看着就来气!

    看着君林依旧没搭理自己在认认真真的切菜,那名女孩咬牙瞪了君林一眼,气愤又有些鄙夷地骂了一声:“软骨头!”随后,便不搭理君林,继续切菜了。

    她先前把君林喊这儿来纯粹是照顾新人,毕竟这地方堪称险恶无比,哪怕这里的人都是奴隶,但也会有抱团现象,出现强弱差距。一般新被抓来的人,往往会被一些强大的团体盯上,被拉过去成为所谓的:奴隶的奴隶。

    那名女孩看不惯这些,但她也没能力改变这一现状。今天是碰巧,君林来到这里的时候附近没什么强大的团体,所以那名女孩便抓准了机会先把君林拉入她的小团体,免得君林遭遇那种更凄惨的境遇。

    只不过现在,她有种想把君林踢出去的冲动了。。。

    “咕~。。。”

    然而,就在这时,君林的肚子突然发出了一阵显得有气无力的虚弱叫声。这一声肚子的叫唤令那名女孩停下了切菜的手,旋即再次转头看向了君林:“你有那么饿吗?”

    君林点了点头,诚实承认。

    估计是因为对君林印象不好了的缘故,见到君林诚实点头,那名女孩不由更加感觉君林没骨气。这时候哪怕君林不搭理自己,继续认真地切他的菜,她都觉得那样会好些。直接点头,承认自己肚子饿了。难道就不会感到不好意思吗?

    一气之下,那名女孩指着君林正切着的蔬菜没好气地回道:“饿了就吃啊,你面前就那么多吃的,你怎么不吃?”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君林在闻言后竟是双眼顿时一亮,旋即直接抓起了一把蔬菜就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一幕,直接把那名女孩给看呆了。数秒后,回过神来的她赶紧对君林喊道:“你干嘛呢?快吐出来啊!要吃坏肚子的!”

    而就在她喊玩这句话的时候,她就看见君林咽喉滚动了一下,看起来是把嘴里的生的蔬菜给全部咽下去了。

    “你。。。”

    见到君林真把那些生蔬菜给吃下了肚,那名女孩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啥了。而且,君林在吃了一口后竟然还不满足,又伸手抓了一把蔬菜要往嘴里送。

    这一次,见状的那名女孩身体反应快过了思考,直接抬手一下子拍掉了君林手中的菜:“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这是生的!”

    骂完了这声,她喘了两口气。随后,陷入了沉默。沉默了足足十秒之后,她转身重新切起了菜。又过了三秒后,也没看君林,不过语气稍微缓和了点回了句:“等会儿就吃饭了,再忍忍。”

    听得这一句,君林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这里的饭点较晚,但,晚得好!

    。。。

    只不过,当到了开饭的时候,君林是笑不出了。

    那群煌凤国卫兵是好菜好肉,分量足够。而奴隶们的晚饭,只是稀粥加白馒头,而且量还不多,只能吃过五六分饱。连其他人都只能吃个五六分饱,这对君林来说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其实也是这么个道理:给奴隶们吃饱,让他们有力气反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让奴隶们吃饱,但又不饿死他们。让他们有那力气继续干活,就足够了。

    和干活时一样,这里的奴隶们吃饭的时候也是分为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团体。君林是由那名女孩带着去领晚饭的,也同样被带着一起吃饭了。

    落座之后,君林迫不及待地拿起了白馒头准备开啃。不过就在君林刚刚张口之时,那名女孩便拍了下君林的肩膀,传授经验道:“小口吃,多嚼会儿,就能感觉吃饱点。”

    说罢,她便拿起了白馒头啃了一小口,然后开始仔细的咀嚼起来。

    此刻,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的君林不禁挠了挠脑袋。能感觉吃饱点,但也只是感觉了。而且就这么点东西,能感觉饱到哪里去呢?

    不过,君林还是照着那名女孩所说的去做了。因为君林现在真的很饿,哪怕只是感觉,只要能感觉吃饱点,就足够满足了。

    “咣当!”

    然而,就在君林刚刚啃了一小口白馒头时,一只大手突然拍在了君林面前的桌子上,把君林碗里本就不算多的稀饭给震出了一些洒落在了桌上。

    “哟?新面孔?”

    下一刻,一道听起来就令人不舒服的声音响起。君林眉头微皱抬头,入眼的是一张在这奴隶环境里算是干净的脸。只是对于这张脸,给君林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因为这人糟蹋了自己的晚饭,哪怕长得再令人看起来觉得舒服,君林也不会喜欢。

    而见到君林皱着眉头看向自己,那个打搅者顿时笑了:“哟呵?还皱眉?还瞪老子?哈哈哈,行啊,新来的果然有脾气!”

    “就是。。。没规矩。”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