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七章 装哑巴
    情况不妙,赶紧跑路。然而,就在君林刚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远方那处战场突然爆发出了一声怒喝:“谁?!”

    这时怒喝,宛如一柄巨锤敲在了君林脑门上,震得君林脑袋胀痛,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狼狈地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隔着四五百米的距离,仅仅只是吼了一嗓子就有如此威力。君林不知道那人实力究竟有多恐怖,但知道自己,是走不掉了。。。

    在这一刻,坐倒在地君林只做出了一个选择:把自己的空间戒指藏进了自己鞋子里。

    待君林藏好空间戒指重新站起来后,十名像是卫兵的人便迅速赶了过来,亮出武器对准了君林,将君林包围。随后,一名身穿威武铠甲身材高大的男子走入了包围圈,走到了君林面前。

    俯视着君林,那个高大男子看着黑发黑眼的君林微微皱了皱眉头。显得不屑,或者说是一种嫌弃。

    而下一刻,一道略显慵懒的询问于那个高大男子的背后响起:“什么人呐?”

    听得身后响起的询问,那个高大男子立刻转身,恭敬回道:“回少爷,估计是居住在深山里头的土着。”

    土着这个词,用在现在的君林身上相当恰当。毕竟君林的一身衣物已经许久没有洗过,虽然还算干净,但看起来总觉得脏脏的,而且也有些残破了。穿着这一身,走在大街上被误认成乞丐都有可能。

    得到了这一回答后,先前那道发问的声音只是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声:“哦。”

    那个高大男子知道自家少爷的这声“哦。”是指可以直接处理掉这个土着的意思,不过他觉得这样有点浪费,所以便提议道:“少爷,可以将这个土着抓回去做奴隶。这些生活在深山里头的土着就是体力好,是当奴隶的好材料。”

    对于那个高大男子提出的提议,那道慵懒声音的主人似是真的很懒,还是只回了一个字:“行。”

    得到了自家少主的准许,那个高大男子恭敬地点了点头后便转身再度看向了君林,旋即冷声发问:“你,可有不服?”

    听得对方发问,君林是一副颇为紧张的样子,发着“啊啊”之声赶紧摇了摇头。

    见到这一幕,那个高大男子有些意外:“是个哑巴?。。。也好,省事。”

    说罢,他抬手一挥。四周的包围之人立刻得令散开,其中一人取出了一副手铐上前粗莽地将君林双手铐住,然后推了一把君林让君林朝着一处方向前进。

    被强行推着走,君林一路上没有任何反抗,就像是被吓到的软骨头。这让周围的煌凤国人皆是流露出不屑和无聊的神色。懦夫一个,而且还是个哑巴,这真是连欺负都懒得欺负了。不过这样也可以,省得他们还要为一个奴隶费时费力令他屈服。

    一路前进,来到了先前的那个不断发出轰鸣声的战场。君林此刻终于知道先前是什么情况了,这并不是自己之前想象的煌凤国人与元灵兽开战。而是一群煌凤国的年轻人在练习元素技。

    君林看着那群人年龄应该和自己差不多,但他们此刻释放出的元素技却是各个凶狠无比,威力骇人。而且每一个练习元素技的年轻人后方都站在一位似乎是导师的人,进行着监督与指导。

    不过就在君林因眼前的情况刚刚驻足了两秒后,君林后方那个一直推着君林前进的人便直接一脚毫不留情地踹在了君林背上,喝道:“看什么看?你没这资格!快走!”

    “啊、啊。”

    然而被踹了一脚,君林也没有展露出恼怒的样子。而是侧过身子朝背后那人点头哈腰地表示歉意,旋即目不斜视地继续朝前走去。

    而对于君林的这一反应,那人也只好颇为无趣地咂了声嘴。实在太无趣了,算了算了,赶紧把人带过去交差吧。

    。。。

    继续前进了大概千米距离,周围的林木变得稀疏,入眼的是一片帐篷。有的高大华贵,有的中规中矩。还有一大片。。。是四个木桩上面绑块布,由这种简陋棚子连成了一片区域。

    那棚子区域里头有着许多衣衫褴褛的人,发色瞳色多样,但没有一个是煌凤国的橙黄色发色与瞳色。他们在棚子区域下进行着各种工作,此刻,忙活最多的做饭。

    “过去!”

    把君林带到了棚子区域前,君林身后那人最后退了一把君林后便跑去和一名负责看守这里的卫兵说了几句,然后快步离开了。

    而那名负责看守的卫兵待前者离开后便走到了君林面前,表情冷漠地伸手指向了棚子下正忙活着做菜的区域:“去,帮忙。”

    君林闻言后露出了一抹顺从的媚笑点了两下脑袋,随后就直接走了过去。

    来到了灶台区,君林左顾右盼,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就傻站在了原地。

    不过下一秒,于君林不远处的一座灶台便传来一声呼喝:“新来的!”

    君林闻言转头望去,是一名脸上身上都脏兮兮的女孩。

    “对!就喊你呢!别傻站着!过来帮忙!”

    这里很嘈杂,所以那名女孩喊的声音很大。但这样的高喊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关注,没有一人因此往君林这看一眼。而君林,则是直接走向了那名女孩所处的灶台。

    待君林过来之后,那名女孩正好把手上切好的菜交给了负责炒菜的人,趁着这段腾出手的时间向君林问道:“你叫啥?”

    听得对方的询问,君林“啊啊”了两声,指着自己的嘴面露歉意的笑容摇了摇头。

    那名女孩见状不禁疑惑,问道:“啊,你嗓子不好吗?”

    君林闻言后没有回答,只是露出了一抹尴尬而不失礼的笑容挠了挠脑袋。

    见到君林还是不开口,那名女孩则依旧是一副疑惑的样子,不过显得有些可怜君林了:“你的嗓子有那么难受吗?连说话都说不了了?”

    对于那名女孩的反应,君林无奈。而下一刻,那名女孩旁边的负责炒菜的女孩终于是不耐烦地开口了:“他不是嗓子不好,他是个哑巴。”

    “啊?哑巴?”

    听得身旁女孩的话,那名女孩不由惊呼出声。而紧接着,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这样不太好,她便赶紧向君林抱歉道:“对不起啊。。。”

    对此,君林只是露出了那温暖的微笑,无言地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介意。随后,君林伸手指向了灶台上的一大堆未处理食材,然后又指了指自己。询问向那名女孩自己是否要帮忙切菜。

    那名女孩这次终于善解人意了一回,读懂了君林表达的意识,旋即点头道:“啊对,你能来帮忙切菜吗?”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