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三章 再次契约
    “是,阴体的确不该牵扯到你的生死。但小子,今日你是活不成了。”

    无奈的叹息似是为君林感到悲哀,但这句决定君林生死的话,那名老者却是就这么毫不避讳地说了出来。

    下一刻,不等一旁闻言后变色的秋悲发言,他便抢先一步说道:“秋悲,想想悦儿。”

    听到“悦儿”两字,秋悲身形骤然僵硬。

    紧接着,那名老者神色缓和,语重心长地劝道:“如果你心里还有我女儿,就此离开,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这,就算是对悦儿的一份补偿。”

    听得这一句,内心某处永远无法忘怀的痛与歉意被忆起的秋悲双手紧握,浑身微微颤抖,似是陷入了挣扎。

    而就在下一秒,秋悲突然听到了一道平静的声音,那个声音帮他做出了选择:“你先走吧。”

    君林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换个位置想想,如果自己遇到要在君雨和一个只认识了几天的人之间选择,那君林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君雨。

    先前君林能够无情地将阴体交出去,从而保全自己的命。是因为在君林只把阴体视为一个增益物,而且是因为阴体强行和自己缔结契约才会让自己陷入要被杀的情况。所以把阴体交出去换自己的命,理所当然。

    但现在,是自己的恩人为自己为难。这件事对君林来说是不公平的,但君林认为这个不公平只对自己就够了,不必再连累第二者。不必让秋悲进行这种就不该存在的选择。

    君林帮秋悲做出选择,就当是报答对方为自己争取前往灵凰城机会的恩情了。

    然而,君林得到的回答是一个简洁而坚定的:“不。”

    说出了自己的回答后,秋悲吐了一口气,眼神也随着这个“不”字的发出变得坚定了起来。挺直了腰杆挡在君林身前,秋悲直视那名老者的双眼,沉声说道:“我这辈子,对不起悦儿一人就够了。而且。。。悦儿的事,是因为我身为军人的职责。可这小子的事,我要是不管的话,就是我身为军人的失职。”

    “你们之前要杀他,是因为他被阴体强行契约。这很霸道,但最起码你们也有个理由。现在契约已被他废除,你们还要杀他。我秋悲脑子笨,但再笨也猜得出你们肯定图谋不轨。如果我任由这小子被你们所害,那我秋悲,对不起身上的这身军装!”

    待秋悲的这一番话落下,那名老者的脸色已变得难看无比。指着秋悲声音都因为气愤而有些发颤地说道:“秋悲啊秋悲,你这是在增添老夫杀你的理由!”

    与此同时,那名中年男人此刻也顶着秋悲的威压瞪向秋悲,冷笑道:“九天营副营长?你这个副营长当惯了,真以为九天营能在九棱城横着走了是吧?我倒要看看你们九天营的副营长在不慎这里出了意外,你们九天营能把我们怎么样!”

    “等等。”

    突然,就在双方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之时,一声喝止唐突地于秋悲身后响起。之后,只见君林从秋悲的背后向左横移了两步,把自己的目光放在了那名老者脸上。看着那名老者,君林问道:“我不怪你们要杀我。但和之前一样,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听得君林的提问,那名老者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头,旋即回道:“你要明白可以,但必须先让外人离开。”

    这个“外人”两字特意说重了些,而这个外人指的是谁,那名老者相信君林清楚。他这么说,就是希望君林能再出点力,好尽可能的让秋悲听话离开这里。毕竟如果真要动起手的话,他也不保证他们八人能百分百击杀秋悲,甚至还会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如果这小子能说服秋悲,那自然再好不过。

    但是令那名老者没想到的是:君林在闻言之后竟是态度突然一改,回道:“你们这就不讲道理了啊。”

    说罢,君林冲着八人摆了摆手中的阴体,咧嘴一笑:“虽然不知道你们八个傻逼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但既然你们怎么说都要让我死,那我也没必要在乎之前那些了。”顿了一下之后,君林看向了了手中的阴体,露出了一抹温暖的微笑,如同劝孝子乖乖听话地说道:“来,咱在契约一次。”

    虽然听不懂人话,但阴体此刻却理解了君林的意图。旋即不由发出了一声显得有些不满又有些哀怨的叫声:“滚~。。。”

    不过在叫了这声之后,阴体浑身再度释放出了圣白色的光芒,转而化为了一道淡白色流光窜入了君林胸口。不知是不是有了一次经验的缘故,这一次的缔结契约显得极其自然,没有任何之前那次强行为之的韵味。而且这一次缔结契约后,君林的额头并没有浮现出那淡白色的圆形图案。而是原本就漆黑如墨的双目显得更加黑暗深邃。

    见到这一幕,那八人脸色是变得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这小子是死到临头了还想办法气他们一次啊!他们堂堂王级强者竟被区区一名一阶元素使这样挑衅恶心?这小子是真的该死!

    不过令他们更气的是:君林在再度与阴体契约之后是怕死态度丝毫未必,直接向秋悲问道:“能不能跑路了?”

    这特么,这性质一下子恶劣了,这是要携宝而逃啊!

    如果之前秋悲强行带着君林跑路,他们会追,如果真追不上。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可以就此作罢。但现在君林与阴体缔结了契约,要是君林带着阴体成功跑路的话。他们就算是天涯海角也要把君林给抓住。阴体,说什么也不能丢啊!

    跑?不可能!

    不过,虽然那八人铁了心要将君林留在这里,但秋悲这个九天营副营长也不是吃素的。他现在能一己之力压制八人,就有着带着君林跑路的可能。

    在听得君林的逃跑发问之时,秋悲就直接做出了反应。一把抓住了君林,以二人为风眼,一道切割万物的罡风龙卷瞬间成型冲起,摧枯拉朽地将会议室的天花板破坏。

    这一会议室位于九重天园内园的至高处,所以天花板碎,重加天日。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