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二章 无情的人
    双方的对峙,因君林而起。但君林对此只有疑惑与无法理解。

    下一刻,君林平静得有些冰冷的声音悄然响起:“为什么我得死?”

    听得君林的疑问,先前那名上前一步的老人看向了君林,旋即无奈地轻叹了口气:“可怜的小子,你的死,我们能做的只有让你死个明白。”

    说着,他伸手指向了君林的额头,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解释道:“刚刚进入你体内的东西,它对于我们九重天塔来说无比重要。然而它与你强行契约,成为了你的个人之物。就意味着九重天园内园的阴阳互转功能将损失一半,这将伤及到许多人的利益。”

    “利益?”君林皱了皱眉头。

    那名老者微微点头:“你之前说你在修炼,说明你应该是暗属性之人。暗属性之人在白天修炼的困难,你也知道。但刚才在修炼的时候,你是否感到修炼顺畅,与在夜晚修炼一样?”

    “嗯。”对于这一点,君林是诚实地点了点脑袋表示承认。毕竟自己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修炼起来都差不多。

    “所以,这对暗属性之人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你应该也清楚。”顿了一下后,那名老者怜悯叹息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刚刚与你强行契约的东西,我们称那东西为阴体。那阴体不顾你的意愿与你强制缔结契约,是为了离开这里。而我们不能放它离开,所以为了重新抓回它,我们只能。。。强行将阴体与你的契约废除。”

    “为了废除契约,需要杀了我?”君林问道。

    那名老者一副无奈模样的摇了摇头,回道:“因为除了杀死一方契约者外,我们没有其他办法废除你们之间的契约。”

    然而,令在场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君林在闻言后只是平静一笑,回了句:“我知道了。”

    说罢,君林浑身突然冒出了丝丝诡异黑气。黑气浮现,君林额头的那个淡白色圆形图案却是随之黯淡,先前那个撞入君林体内的“球”逐渐显形于君林头顶。

    数秒后,君林额头的淡白色圆形图案无声碎裂,而那个“球”则在完全显形后被君林一把抓在了手中。

    “滚~!滚~!”

    此刻,被抓在君林手中的那个“球”发出了两道似是哀求的叫声。它不知道君林是怎么办到这点的,自己刚才就像是被强行排挤出去了一样,和君林的契约无效化了。但它之所以选择君林,不想被抓回去整日整夜被囚禁在九重天园内园是原因之一。可最关键的还是君林是这些年间唯一一个让自己产生一种天然亲切感的人类。

    为此,它愿意跟着君林,愿意放弃这里没有危险但也没有自由的生活,去跟随一个弱小的人类浪迹天涯,同生共死。

    先前那个“球”是强行与君林缔结契约的,但这个契约是对君林完全有利的。同生共死,是指君林死,它也死。它的生死全看君林的安危。

    这一点,就算是九重天园的那八人也不清楚,毕竟阴体在此之前从未主动和任何人类缔结过契约。也幸亏他们先前没不惜一切的杀死君林,否则的话他们就真的要后悔一辈子了。

    不知道这一点,但那八人知道君林竟然凭借自己的力量主动废除了契约,这绝对是件。。。相当重要的事情。

    能够引得阴体亲近,甚至让阴体主动与之缔结契约。这可以算是巧合。但在此之上加上能主动废除契约,这说明这小子肯定有着某种特殊的办法!

    而那种办法,或许能彻底掌控住哪个阴体。。。

    这一刻,那八人看向君林的眼神瞬间变了。那种眼神,充斥着一种贪婪。他们虽然一直联手看守这里,负责守护九重天园内园的阴体与阳灵。但他们之所以会这么做说到底就是没有能够单独掌控这两大奇物的方法,没有独享,只好退而求次,大家一起捞好处。

    但是随着一起捞好处的越久,越清楚阴体与阳灵的价值的八人就越是想要能够独占这两大奇物。它们分散力量,同时为数万甚至更多人服务,都能够起到逆转阴阳的逆天功效。这要是只为一人所用的话。。。都难以想象会有怎么样的天大好处。

    他们八人都是王级强者,四名是光属性,四名是暗属性,所以说九重天园内园的阴体与阳灵对他们来说都有用。而且,他们都有种猜测,如果能够独占这两大奇物的话,说不定将能看见成为皇级的希望。

    皇级。。。这两个字对于每一名王级强者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存在。

    偌大的灵凰国之中,除了皇室一脉就没有出过一位皇级。

    五十八年前那场举国抗战胜利的关键原因就是因为先皇在最终决战突破至皇级,以一人之力扭转战局。如果当年灵凰国在战前就有皇级存在坐镇的话,那么那场战争估计都不会发生。

    皇级,在灵凰国,甚至是整个灵凰境中,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这样的诱惑,实在太大。那八人根本抗拒不了,而且也不会抗拒。

    而就在那八人心头火热,甚至都出现对未来的某种遐想之时。君林的声音如一碰冷水般瞬间泼醒了他们:“你们要杀我,是因为要抓回这东西。现在,不用杀了吧?”

    此刻,似乎感受到了君林的决心。那个“球”不禁难过地发出了一声低沉无力的:“滚~。。。”

    听得君林的发问,那名老者没有直接给出回答,而是反问了句:“小子,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我不知道,但就算它再贵重,也与我无关,更不能牵扯到我的生死。”

    君林神色平静地说出了这样的回答,令那八人皆有些变色。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只在乎自己,或者说无情的人。

    他们相信君林不可能感觉不到阴体的哀求,可能也猜到了阴体和他主动缔结契约是因为不想继续被囚禁在这里。但,君林却还是这么果断地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他为了自己命,完全不在乎阴体会如何。

    此等无情,此等唯我。这样的人,而且还是这么年轻的小辈。不知为何,他们对君林心生出一种寒意。以及坚定了。。。想要将之扼杀在摇篮里的杀心。

    他们已经决定要从君林嘴里问出他怎么获得阴体亲近与主动废除契约的方法,而这样的方法,显然不能外流。所以保险起见,只能让君林永远的留在这里。

    他们知道,如此一来他们对君林来说就是仇人了。而现在看清君林是怎么样的人之后,他们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将君林扼杀。

    因为这样的人,得罪不起。要是得罪了,就决不能留给他报仇的机会。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