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一章 难办了
    君林确认自己之前门关得是又快又牢,但结果还是没关住这个“球”。难道它还会穿墙?

    顶着个“球”,君林这次也懒得把它给抓下来了,转而向秋悲无奈求助道:“这咋办?”

    然而对于这一情况,秋悲却是面露凝色,皱眉沉声说了句:“难办了。”

    说罢,秋悲便让君林回房间等待,旋即直接离开了。

    秋悲的样子并不像是开玩笑,这弄得君林十分疑惑,难道自己脑袋上的这个“球”挺重要的?

    没好气地往头顶一抓把那个“球”抓了下来,君林双手捏揉着那个看不见的“球”,叹道:“你喊我滚,那就让我滚呗。结果却让我因为你留在这里,我还得赶着去吃晚饭呢。。。”

    而那个“球”显然听不懂君林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因为君林的捏揉舒服地叫了声:“滚~”

    对此,君林只是无奈地笑了笑,旋即便继续捏揉着那个“球”,等待秋悲回来。

    。。。

    大约五分钟后,敲门声再度响起。君林起身开门,看见门口的秋悲是面色依旧凝重。

    没有废话什么,秋悲说了句“跟我来。”后便抓住了君林的手臂,带着君林瞬间消失于原地。

    被秋悲一路高速带到了一处空旷昏暗的会议室,君林一入门,便看见会议室内坐着的八人齐刷刷地看向了自己。

    这八人的目光令君林感到很奇怪,也很不喜。因为君林从八人的眼神感到了一种敌意,以及一些其他莫名的东西。

    君林对八人的第一印象不怎么样,而秋悲对于这八人更是一副不愿搭理的样子,毫不客气地说道:“人我带到了,你们快赶紧解决麻烦,这小子还得去吃饭。”

    秋悲的不给面子,八人已是早已习惯。旋即一名坐在最左侧的中年男子面露微笑地回道:“呵呵,放心,用不了多久时间。”

    说罢,那名中年男子重新看向了君林,问道:“小家伙,你是怎么让你头顶的那个东西如此亲近你的?”

    “我不知道,我好好的修炼,这东西就突然冒出来了,赶也赶不走。”如实回答完毕之后,君林反问道:“话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然而对于君林的反问,那名中年男子脸上微笑不变,但却是一副傲然姿态地回了句:“不该问的别问,有些东西你没资格知道。”

    被对方回了这么一句,君林并没表现出有什么不满,一片平静,没有给予任何反应。一旁的秋悲此刻是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希望对方能效率的,好早点离开这里。

    瞧得君林的平淡反应,那名中年男子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感到对方够懂事谦卑,从而脸上的微笑更盛一分。而下一刻,坐于左侧第二位的一名老者突然开口道:“好了,别废话了。先把那东西回收了才是要事。”

    听得那名老者的这一句,在座的其他七人皆是点了点头,齐齐站起了身子。

    八人一字排开,齐齐出手。八股元力融汇,于八人前方形成了一个八米长八米宽的五彩阵图。阵图成型之后,八人齐齐发出了一声暴喝:“归!”

    然而下一刻,君林脑袋上的那个“球”也是突然爆发出声:“滚~~~!!!”

    只见那看不见的“球”此刻随声显形,浑身淡白,圆润无比。中心有一个颜色较深的小白洞,似是它的嘴巴。这一声荡气回肠的“滚”就是从中爆发出来的。

    这是那个“球”的反抗行为,而对于这一情况,那八人是早已预料到,旋即纷纷手指翻飞,指尖流光窜动,凭空刻画出了一个个精细的符号飘向半空中的那五彩阵图之中。

    符号涌入,那五彩阵图光芒大盛,显得更加凝实。同时一股肉眼可见的吸力也从中爆发了出来,针对向那个“球”。

    这股吸力很诡异,看起来凶狠无比,但君林却没有任何被吸扯的感觉。似乎这股吸力只对那个“球”有效果。

    吸力恐怖,但那个“球”的抵抗也相当完全。愣是赖在君林的脑袋上不动,死死相抗。

    见到这一情况,那名中年男子当即爆发出了一声:“哼!顽固不灵!”

    说罢,他一步踏出,瞬间来到了君林面前。双眼一瞪,目露浅黑之光,化为浅黑光针,刺向了那个“球”。

    “滚!!!”

    遭受到了攻击,那个“球”顿时爆发出了一声愤怒的高亢叫声。旋即一股无形的力量轰然爆发,将君林前方的那名中年男子轰得口喷鲜血狼狈暴退。

    不过,轰退了那名中年男子,那个“球”的抵抗力也随之衰减。君林已经开始感觉到自己脑袋上的重量逐渐减轻。

    数秒之后,君林便感到脑袋彻底轻松,头顶的重量终于没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被吸扯离了君林的头顶,即将被吸入那五彩阵图的“球”突然浑身绽放出了圣白的光芒。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位于五彩阵图和君林之间的那个“球”在两者之间停顿了一瞬之后,突然化为了一道淡白色流光撞入了君林胸口。

    下一刻,见到这一幕的那八人脸色齐齐巨变。而君林的额头处则是出现了一个泛着微微光芒的淡白色轮廓为圆内部有玄妙纹路流转的图案。

    “强行契约?!不!”

    “该死!”

    这一结果,令那八人瞬间暴怒,旋即纷纷怒骂出手。而这一次。。。他们动手的目标竟是君林。

    而就在这时,秋悲的身形突然出现于君林前方,悍然出手,挡住了八人。强横的威压狂放释放,秋悲以一对八震慑八人,含怒斥责:“你们干什么?!”

    那名中年男子先前受伤,现在又因急火攻心,嘴角溢血双目通红,显得狰狞,择人而噬地盯着君林:“干什么?你秋悲眼睛瞎了不成?!让开!那小子必须死!否则就算是你也不能安然无恙!”

    秋悲闻言后神色冷漠:“你这是在威胁我?”

    下一刻,一名与其他被秋悲威压压制反应明显的七人不同的老者缓缓上前一步,微微摇头,平和说道:“秋悲,这不是威胁,是劝你搞清状况。你也知道那东西的价值,现在它和这小子强行契约,我们要回收它只能无奈出手。要怪就怪那东西,是它害得这小子要因它而死。”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