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球
    于一片诡异的黑暗之中被抓住,君林手上抓着的小东西一下子,吓晕了过去。。。

    看着自己手上抓着的软乎乎且冰冰凉的“球”,君林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开始仔细打量起了。

    这“球”是透明的,也就是在自己释放出的漆黑防护罩内君林能够勉强看到个轮廓,具体长什么样君林也没办法看清。不过好在这个“球”体积不大,且表面光滑。最起码不是什么蜷缩成一团的元灵兽,应该不会咬人。

    一分钟后,似是因为君林手掌的温暖以及没有恶意的力度。君林手中的那个“球”重新清醒了过来,并且发出了一声舒服的“滚~”。

    然后。。。它就被君林翻手扔倒了地上。

    滚?

    先是突然冒出来在自己耳朵旁吹起吓自己,现在又喊自己滚?。。。这玩意儿一脚踩死算了。

    然而紧接着,温暖舒适的抚摸突然变成了冰凉坚硬的地板,那个软乎乎的“球”在地板上左右挪了挪,疑惑地发出了一声:“滚~?”

    君林:“。。。”

    上前把那个“球”从地上重新拿起,君林眼神平静,看着自己的右手,宛如在看一个死“球”。

    不过,就在君林准备撤除漆黑防护罩把手里的“球”丢到门外之时。那个“球”突然发出了一声听起来似乎显得颇为高兴的:“滚嗯~!”

    这一次,君林总算是知道的。虽然听起来难听,但这个“球”就是这么“滚滚滚”地叫的。。。

    想通了这一点,君林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地对着手中的“球”点评道:“素质极差。”

    而对于君林的点评,君林右手上的那个“球”只是又发出了一声“滚~”,似是撒娇央求,希望君林能够像之前那样继续给自己来个舒服的全身按摩。

    “我说,你能显个形吗?”

    “滚?”

    “能换个声音不?”

    “滚~?”

    “。。。人话说的倒是不错,不过你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话?”

    “滚嗯!”这一声,是因为君林一直在说而始终没有进行抚摸,所以那个“球”有些不高兴而发出的。带着点凶气,铿锵有力。

    “行。。。我滚。”

    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后,君林便撤除了漆黑防护罩,把手中变得看不到却摸得着的“球”往床上一丢,旋即便重新盘坐而下开始修炼了。

    见到君林竟然就这么扔下了自己,那个“球”顿时不满。然后就一路前滚,滚到床边后一个小跃,最终稳稳落在了君林头顶上。

    不过这次修炼被打扰,君林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一心一意修炼。而那个“球”在君林脑袋上挪蹭了一会儿后发现君林没有反应后,也就安分了下来,就这么安逸地趴在君林的脑袋上。反正这个地方休息也挺舒服的,毛茸茸的,还暖和。

    。。。

    努力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待君林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时,时间已经过了七个小时有余,临近下午五点了。

    来者是秋悲,目的不是为了喊君林准备出战,而是喊君林出来吃晚饭。

    这一次修炼下来,君林连今天的午饭都没吃。这情况对于君林来说是相当罕见的,对于饭点,君林有着相当精准的生物钟。像今天这样因为修炼而忘却时间甚至连吃饭都忘了的情况,实属反常。同样反常的是:虽然没有吃午饭,但君林此刻并未感到有多饥饿。如果是平常的话君林现在应该满脑子都是想着找吃的,并且付出行动了。

    这。可能是因为这里奇妙的修炼环境所致吧。君林现在不仅不怎么饿,而且还感到精力充沛,就像是刚做完热身操一样,浑身热腾腾的,充满了力量。

    待君林开门之后,秋悲刚准备开口,目光就锁定在了君林的脑袋上。

    目瞪口呆了三秒后,秋悲脸色随之变得怪异无比,眼神诡异地看着君林脑袋上的“球”,转而又更诡异地看向了君林,问道:“你没感觉到你头上顶着个东西?”

    “唔?”

    听得秋悲的话,君林先是一愣,但很快便露出恍然状,旋即伸手往自己脑袋上一抓,把那个“球”抓在了自己手中:“哦,这个啊。我也不知道这是啥东西,就会滚滚滚地叫,我就没管它了。”

    而见到这一幕,秋悲更是脸色大变,一副准备出手救人的架势。这小子真是不知者无畏,连这东西都敢这样抓在手里?这!。。。

    咦?没事?

    发现君林手中的那个“球”被君林这样无礼地抓着竟然显得颇为乖巧安分,秋悲心中的震惊难以用语言表述。

    竟然能够如此亲近一个陌生之人,莫非是因为今天这东西脑子抽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机会难得,自己是不是也可以。。。

    然而下一刻,当秋悲的手刚刚伸向那个“球”时,君林手中的那个“球”就有所感应,当即对着秋悲爆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滚!”

    “。。。”

    悻悻地收了收回了手,秋悲咳了一声掩饰尴尬。好在此地隔音性能出色,四周也没其他人,避免了他堂堂九天营副营长被呵斥了声“滚!”被外人看见的尴尬。

    “走吧,吃晚饭去。”

    听到这一句,君林的眼睛瞬间一亮。不过虽说吃饭重要,但手中的这个“球”也不知是好是坏。所以旋即君林便在意问道:“那这个球怎么处理?”

    秋悲闻言后看了眼君林手中的“球”,叹了口气,略显无奈地摆了摆手:“扔回去就是了。”

    他清楚那个“球”到底是什么东西,更清楚它的价值和作用有多么珍贵重大。不过这样的好东西,想带走它的人无数,可却至今无一成功。

    而君林得到了这一回答后也没多问什么,直接点了点脑袋:“嗯。”

    应了一声之后,君林便把那个球往房间里一丢,并且迅捷地关上了房门。

    先前问,并不是因为君林对那个“球”有多在意。相反,君林对那个素质极差的“球”是没有多少好感的。不禁是谈吐,连行动都符合“素质极差”这四个字。也就那个“球”了,能在自己脑袋上待了那么久。。。

    现在能甩开它,君林是有种解脱的快感的。

    然而。。。下一秒,当君林突然感到自己的脑袋一重,顶上了一个已经有些熟悉的重量后。

    君林的脸一下子黑了。

    “滚球!”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