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七章 坚定想法
    此刻,听到君林话语的独流门副宗主是气极反笑。这小子没被自己宰了就已经不错了,现在竟然还想着要杀自己?真是不知死活!

    “小畜生!我看九棱城海选结束之后谁还能救你!”

    说罢,独流门副宗主浑身元力暴涨,为了面子而付出了一些小代价强行挣脱了合联学院院长的镇压,旋即长啸起身,飞天而去。留下一句狰狞凶恶的死亡宣告于此地回荡:“好好珍惜这最后的两天吧!两日之后,海选结束之时,便是你的死期!”

    带队执事被副宗主砍了,副宗主人也跑了。留在这里的一队独流门弟子哪怕再傻也知道他们该跑路了。所以下一刻,那一队独流门弟子也低着头步履匆匆地迅速撤离了。至于看海选?他们来看海选是为了嘲讽今年的参加海选者的,给他们找不自在的。现在靠山没了,他们再敢嘲讽的话那就不是看海选了,是被海扁。

    来这里的初衷都达不到了,那还有什么留下来的意义?赶紧溜。

    见到这一情况,君林不禁微微皱眉,向前方的合联学院的院长叹道:“老大爷,刚刚真没办法把那人给灭了?”

    “这里有这里的规矩,我要是坏了规矩灭了他,那就是不给九棱城官方面子了。”顿了一下之后,合联学院的院长又突然笑了,调侃了君林一句:“怎么?心感不安?怕了?”

    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君林在闻言后竟是没有一点要面子地点了点脑袋回道:“啊,就是因为怕,所以之前才想永绝后患。被那样的人惦记上真不是啥好事。”

    听得君林的回答,合联学院的院长不禁感慨一笑,夸道:“嘿,你小家伙倒是实在。”

    衷心夸奖了一句之后,合联学院的院长拍了拍君林的肩膀,鼓励道:“所以啊,你现在为了你自己这条小命,就努力通过海选,获得前往灵凰城的资格吧。如果你拿到了资格,那么前往灵凰城的路上我和九天营的秋副营长都会同行,一路上可以护着你。等到了灵凰城,你回到了灵凰学院,那么你就好彻底放心了。”

    “也是。。。看来又多了个不得不拿到名额的理由了。”君林此刻脸上终于再度浮现出了笑容。

    “哈哈!那你好好加油。”

    “那我要是碰到你们学院的人,我赢了您不介意吧?”

    合联学院的院长听到这一句话就不高兴了,老脸一板,大手一挥,颇有气势地喝了句“能赢,你尽管赢!”后便大步走进通往内园的传送阵了。

    只是谁也没有发现,他眼中闪过的一抹复杂的苦涩。

    能赢,就尽量赢吧,别让自己学院里的那群小家伙去经历那场残酷的战争了。。。对不起了,灵凰学院的小家伙。自己这样的想法的确丢人,自己真的老了,不中用了,不敢拼不敢搏了。但自己作为合联学院的院长,只希望学院里的孩子们能平平安安的成长,别无他求。

    合联学院的院长,他将五大国切磋交流赛,行为为了“战争”二字。这听起来有些夸张,可真要说的话,这两个字真的相当恰当。

    战争,是会死人的,会死很多人。

    五大国切磋交流赛,也同样如此。只不过五大国切磋交流赛的“死”,并非真正的死亡,而是一种心死。只不过这种心死,未必比身死轻,甚至更加严重。

    在五大国切磋交流赛中“死去”的五大国天骄,那是心志被摧毁。辉煌耀眼前途无量的顶尖天骄,被摧垮为废人一个。

    不过合联学院院长的想法,君林是不可能得知的了。君林现在对于通过海选前往灵凰城的决心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因为现在这关乎到自己的命。

    其实君林现在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这一条命。只有活着,才能回到君雨身边。只有活着,才能让君雨不因自己的死亡而伤心。

    君林是希望在久远未来,君雨比自己先走一步的。因为那样,生离死别的悲伤就只用自己一个人来承担了。所以,自己得好好保住自己的这条命。

    “走了,那边十九人等你一个。你小子也好意思。”

    忽然间,就在君林坚定着自己的好死不如赖活的想法之时,秋悲的声音就直接把君林心中的意境给打破了。听得这一句后,君林是本能地反问道:“不是还有个你吗?”

    而秋悲听到君林的这一句反问后则是脸色一僵,在愣了一秒后便露出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挥手像赶蚊子似的把君林驱赶向通往内园的传送阵,不满道:“怎么跟长官说话的?快走快走!”

    “我又不是你们九天营的兵。。。”

    “都是灵凰军,我军衔比你高,你有什么不服的?”

    “唔。。。对了,这军衔高有什么用吗?”

    “有,比如让你服从命令。”

    “唔。。。有没有那种比较实际点的?”

    “实际的?比如?”

    下一刻,君林凑近了点,小声问出了在自己心中分量十分沉重的一个字:“钱。。。”

    然后,秋悲是没好气地回道:“你要钱的话,还不如继续当你的佣兵。”

    而得到了这样的回答,君林则是若是所思地点了点:“这样啊。。。”

    瞧得君林这副模样,秋悲挑了挑眉头:“怎么?难不成你还真不想当兵了?别想了,服完兵役之前你退不出的。”

    “啊,这肯定不会,就是在想不当兵之后该咋办呢。”君林笑着挠了挠脑袋。

    “那你想的还真是够远的。”秋悲嘟囔道。

    对此,君林只是笑了笑,没有多做解释。

    训练兵营和其他常规军区不一样,训练日常就这么短,而且君林这一届为了应对五大国切磋交流赛而变得更短。

    在完成所有训练之后,有两条路可选:重新回归自己的生活,或者选择继续当一名灵凰**人。

    本来君林就是想着完成所有训练之后重回自己的生活的,毕竟继续当兵,限制太多了。而且自己终究不是灵凰国的人,注定是要离开的,不能被束缚强行留在这里。

    之前的这一番对话,军衔高了还没自己当佣兵赚的钱多这个消息。这只是让君林的想法就更加坚定罢了。

    毕竟有钱才能买到好东西,有钱的话自己就能多买些好东西,到时候当土特产给君雨带回去。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