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五章 谈判
    将目光从君林身上转向了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那个手持断刃的男人遥遥行了一礼,放声说道:“我独流门之人惹得贵营不快了,是他的过错。我作为独流门代表,对冒犯贵营之人施以惩戒,就当是对此事给贵营的交代了。望秋副营长见谅。”

    那个男人的话,令在场众人都不禁为之色变。施以惩戒,就直接把人给斩首了?而且还是同门之人。。。

    不过,对于那个男人的这番说辞,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只是毫不避讳地露出了一抹厌恶的冷笑,旋即回了简单的三个字:“接着说。”

    “呵呵,秋副营长果然是个爽快人。我们独流门得罪了贵营,已经给了个交代。而贵营的人损了我独流门面子的,我独流门也不能当无事发生。”顿了一下之后,他瞥了眼那名虎背熊腰军人身旁的君林,如同在做交易般地说道:“一命换一命。”

    在他的口中,这仿佛是两件物品的交换,而非两条人命。

    而对于对方的这一提议,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是直接回了三个字:“不可能。”

    得到了这么个回答,那个男人的脸色骤然阴沉:“我独流门的一个执事的命,难道还贵营一个新兵的命值钱吗?”

    和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显然是白费口舌,所以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没有批判那个男人的价值观,而是一副完全无惧对方发怒的姿态冷声回道:“拿人命谈价值,这买卖我可谈不来。况且,这小子又不是我九天营的兵,也换不了。”

    “噢?此子非贵营的兵?”听得这一句,那个男人脸色瞬间一变,露出了一抹笑意:“那,想必贵营不会为了一个外人得罪我独流门吧。”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回以的是一句:“得罪?你们独流门也配?”

    下一刻,知道这事是没法好好谈了的那个男人也懒得这么虚伪地和对方客套,直接抬起了断刃直指君林:“秋悲!你既然给脸不要脸,那我也不废话了!无论如何,此子惹我独流门!必死!”

    “怎么?难道你们独流门还想我九天营再来拜访次你们山门,让你们的老宗主再少个儿子?”

    秋悲的话,令独流门的那个男人脸色更加阴沉。宗门一派最讲实力为尊,而事实是论实力,九天营完全碾压他们独流门。

    当年独流门宗主的长子犯了重罪,之后就躲在独流门山门内足不出户。独流门当初就是为了那个宗门长子,与九棱城的官方势力强硬对峙了起来。

    独流门要求九棱城官方给自己个面子,当他们独流门欠九棱城官方一个人情,以此换此事作罢。可是当年独流门宗主长子犯下的罪孽太过深重,九棱城官方是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伏法。就算是宗门之人,但在灵凰国国境之内,该遵守的法律就得遵守。如果犯了法,那么管你是什么人,都得接受法律的制裁。

    而且独流门的人情,九棱城官方还真不屑一顾。当年敌国来犯之时,其他所有位于九棱城这片区域的宗门都或多或少贡献出了自己的力量,哪怕再少,最起码也是一种表态。只有独流门,当年是一毛未拔,一副坐山观虎斗的姿态。至于有没有背后捅刀子的意图。。。除了独流门的人谁也说不清楚。

    独流门的宗旨,就是讲究个独善其身。不过独流门的“独善其身”是一种极端的个人主义,可以说是为了达到独善其身的目的,损人利己也没什么关系。

    这样的宗门的人情,要了何用?

    所以,当年九棱城官方在独流门为了庇护独流门宗主长子而选择强行动用武力反抗的情况下,向九天营请求了援助。

    结果,九天营半天时间就攻陷了独流门的山门,把独流门宗主长子强行抓了出来,交给了九棱城官方让他受到应有的审判。

    那一战,独流门虽然整体实力没什么损失,毕竟最终整个宗门就死了一个人,就是那个被抓去执行死刑的宗门长子。但独流门是因此彻底与九天营水火不容了。

    可惜无奈的是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过巨大,再加上九天营的人平日在外都见不着,所以就算有心报复,也无济于事。

    而如今,这无疑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虽然不清楚那个胆敢当众冒犯他们独流门的小子和九天营是什么关系,但如果能宰了他,定然会让九天营不高兴。能够让九天营因他们独流门而感到恼怒,也算是报了当年的怨了。

    “当年你们九天营打上我们山门,那是师出有名,我们也无法可说。但这一次,我就不信你们九天营能一个外人再出动大军打过来!秋悲,我承认你厉害,但要在我手下保住这个小畜生,难度可不小!”

    那个男人说的这句话倒是不假,虽然秋悲的实力的确强于那个男人。但两人同为王级,除非是那种能碾压的差距,否则就算身为王级强者,要从另一个王级手中保护好一名一阶元素使也绝非一件容易的事。

    他这样说,是为了秋悲的心志。因为这是大实话,他相信秋悲自己也肯定清楚。为了一个外人,冒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的风险,这肯定不值得。如果是自己,怎么选想都不用想。

    但是下一刻,秋悲却给出了一个颇为意外的回答:“这小子就算不是我九天营的兵,但他现在也算是我九天营的人。在九棱城海选结束之前,谁也动不了他!”

    这不是直接的反对,而是留给了一个机会。

    “你的意思是九棱城海选结束,就是这小子的死期了?”

    “你要是能在灵凰城里要了他的命,我也无法可说。”

    “秋副营长倒是对他有信心,就是不知。。。”

    突然间,那个男人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秋悲的话是九棱城海选结束之前会保住那个小畜生,结束之后就不管了。那自己等在九棱城海选之后宰了那小畜生,岂不是无法起到对九天营的报复效果了?

    “看来秋副营长对这小子挺在意啊,竟然会用花言巧语来分散我的注意力了。可惜,今天,我还偏不能让你如愿了。”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