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四章 斩首
    一拳轰退了那个宗门队伍的带队之人,合联学院的院长转过身子,笑眯眯地对君林说道:“又见面了,小友。”

    “啊,嗯。又见面了,老大爷。”君林,挤出了一抹微笑挠了挠脑袋。

    看着君林“唉~如今空梭雁服务暂停,当初也怪老夫我忘了这事,忘记提醒。无奈在想起这事后,已找不到小友了。”

    “嗯。。。”

    嗯?

    听得合联学院院长的这一番自责之语,君林一愣。似乎,不用尴尬了?

    “本来我院是想给小友一个名额让你来参加九棱城选拔,为你争取一个快速赶回灵凰城的机会的。不过现在看来,小友已经自己找到办法了。”

    说罢,合联学院的院长笑着看向了九天营众人,点头致意。

    合联学院作为九棱城学院一派的顶尖学院,与九天营这个军方一派的骄傲之间的关系一直不错。如今见到君林是代表九天营参加九棱城选拔的,合联学院的院长是十分能够接受的。

    君林闻言后笑了笑,顺着对方的话回道:“嗯,运气好。”

    此刻,君林是终于松了口气,看来对方并没有怀疑自己的身份。虽说自己也不怕对方看破,但能少些麻烦,没啥不好。

    而就在君林准备开口谢合联学院院长出手相救之时,君林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没好气的抱怨:“你小子是什么情况?进个内园都能掉队?”

    出声之人正是先前率先进入九重天园内园,随后点人数点来点去点只有十九个,只好跑回来找君林的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不过下一刻,当他看见君林身前的合联学院的院长时,他立刻收起了脸上的抱怨之色,正色行礼问好道:“见过鹤老院长。”

    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当年是从合联学院毕业出去的,当年合联学院的院长就是这位老者,如今也依然是。对于自己的老院长,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是发自内心的敬重。

    而对于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合联学院的院长也是对其感到格外欣慰。九天营的副营长,这绝对是他们合联学院这二十多年来最出色的学员了。

    “哈哈,一年的时间里只有这段时间能见到,就不要这么拘谨了。”笑着对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摆了摆手,合联学院的院长旋即笑着打趣道:“这小家伙可不是你九天营的兵,你可得区分对待啊。”

    听得合联学院的院长这句打趣,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也不禁笑道:“就是因为他不是,所以我才亲自跑回来找他。如果是的话我早就罚他了。”

    “对了,这小家伙他是怎么到九天营的?当初老夫我可是想为他腾出我们学院的一个名额的,没想到结果跑到你这儿去了。”

    “这说来话长了,就当是巧合缘分吧。”

    笑着回了这么一句后,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看向了君林,问道:“话说回来,你小子刚是怎么了,怎么没跟上来?”

    君林闻言后一脸坦然,坦诚回道:“被嘲讽了,打了个人。”

    “。。。”

    得到了君林的这一回答,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不禁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被嘲讽了就动手打人?亏你小子还是当兵的,这么无纪律。。。

    然而紧接着,君林又补充了句:“他们嘲讽九天营。”

    “槽!谁?!”

    下一刻,听得君林此言的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当即怒了。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在这大庭广众下公然嘲讽他们九天营?

    “那边那个独流门。”君林指了指远处独流门队伍所在的方向。

    此刻,那个独流门队伍的带队之人看到因为君林指向了自己这边,从而引得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看向这儿后。脸色顿时变了。

    之前他敢纵容门内弟子们出言嘲讽,是因为看到了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进入了内园,听不到他们的嘲讽之言。反正只要九天营的那位副营长不在场,剩余的九天营之人就不会闹事,他们也就能趁机呈呈口舌之快,让九天营有气出不了。

    可就是万万没想到九天营的队伍会出现个与众不同,无组织无纪律的家伙,竟然直接反嘲讽回来。

    这一反嘲讽把事态引大,让他们独流门留在了这里和九天营对峙,结果现在还引得九天营的副营长突然返了回来。

    九天营的那位副营长回来了,那这事情就真的一下子麻烦了。

    九天营,九棱城这片可以说是最强大的势力。而九天营的副营长,这样的身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惹怒了这位,九棱城这片还真没几个人能轻易让他息怒作罢。

    那个独流门队伍的带队之人在独流门内只是一个有点后台关系的小执事,此刻能随队伍出来完全是沾了他那位后台关系的光,而且他现在这个带队之人的位置也是临时的。因为真正的带队者,也就是他的那位后台早已在内园等候。带门内弟子入场这种小事,那位不屑于做。

    现在,自己带队,结果引来了九天营的副营长,这位军爷可是连自己的那位后台见了都要礼让三分的存在。可想而知,到时候他们独流门的结果如何,自己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小畜生引起的!他!如果他不嘲讽他们独流门,那么就不会将事态引发到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

    心中的想法,致使那个独流门的带队之人看向君林的目光变得怨毒无比。他此刻是真想将君林千刀万剐,拉他给自己陪葬。

    但是。。。他的想法,注定是无法实现了。因为这一刻,一柄断刃无声划过了他的颈脖。人头滚落,死不瞑目。

    。。。

    。。。

    于数秒的死寂后,此地哄然爆发出了无数惊恐的尖叫和呕吐之声。

    在场的基本都是十五至十七岁的新生代,无论出身哪里,他们所见过的真正的死亡都太少。更别说是这种骇人的斩首。

    这一幕,令四十名十六十七岁的九天营参加选拔者都面露异色。不过最起码他们并没有尖叫,更没有呕吐。

    而君林对此却是脸色如此,只是此刻君林的目光却是定格在了一位突然出现在那个被斩首了的独流门队伍带队之人身后的男人身上。眼神逐渐冰冷。

    因为那个男人,此刻也同样在盯着自己,而且他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位死人。

    圣临纪5000年9月23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