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五章 天,黑了
    升华的巨剑,并非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自身的力量。但在这战斗石台上,又属性是他自己的力量。

    君林的身上没有这种好东西,但他也不会因此抱怨什么不公。毕竟君林懂这个道理,这是以实战化为标准的选拔战斗,既然是实战,战场之上可不会讲究这些。而且君林还懂另一个道理,就是:人比人气死人。真要比的话,那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受。。。

    如果是之前,君林心里还有些底气敢偶尔和对方硬碰硬一下。但现在面对升华的巨剑,君林是肯定不敢了,连被剑擦到一下都不敢。

    此刻,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也不禁开始头疼了起来。那道剑意是当初他自己亲自施加的,所以其威力自己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现在。。。哪怕真会让君林不服不满,被君林无解,他都想直接上去终止战斗把君林判负了。不管怎么说,他要保住君林的命啊!

    如果是元素技级别的攻击,那么在其手下救下君林并不成问题。但是一旦这攻击级别上升,到了君林一触即死的级别。那要在关键时刻救人就变得不稳妥了。

    那剑意再怎么轻微,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王级强者留下的剑意。王级的攻击,哪怕只是一道轻微的剑意,又岂是区区元素使能够抗衡的?

    多想一秒就是危险一分,经过短短一秒的衡权后,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便下了决定。立刻救人!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身的一刻。一道瞬间窜起的黑影映入了他的眼帘,令他不由止住了身形。

    什么玩意儿?人飞了?

    是的,他看见人飞起来了。而那道飞起来的人影不是他人,正是君林。

    君林本意是非常不想使用这招的,因为这用起来实在太过无赖,根本不能起到什么在战斗中磨练成长的效果。可现在实属无奈,自己要赢,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无奈。

    战斗石台之上,见到自己的对手突然原地起飞,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也不禁在第一时间蒙了一下。待缓过神后,他发现君林已经升至五十多米的高空了。

    他在九天营这段时间里经历过各式各样的战斗训练,但还真没有练过什么地对空。但没办法,没练过也得打呀,而且现在,趁现在,自己还有那能力打到。

    下一刻,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双眼微眯,抬头盯紧君林。锁定之后,直接一剑朝天挥出,斩出了一道青色的冲天剑芒。

    能打到?

    发现了来自下方的攻击,飞到了五十多米高中的君林,旋即直接往身旁甩了一道“黑暗,杀”,利用反作用力进行了一个极限的短短的位移,险之又险的避过了那一道剑芒。躲闪成功之后,君林没有任何犹豫,再次将手中的巨镰向上甩出,继续升高。

    这一次,升至百米高空。

    结果,依旧剑芒破空。

    还打得到?

    见此情况,君林不得又和方才那样甩出了一道“黑暗,杀”进行位移躲避。不过这一次因为距离较远,反应时间多了点,所以君林躲避得也轻松了不少。

    不过身为军人,应当追求百分百稳妥。所以君林也不管下面的对手会怎么想怎么骂,继续拉升起了高度。

    一百五十米!你再打打看!

    然而此刻,上升至一百五十米高空的君林反而自己先感到不对劲了。

    在别的地方,比如当初在九血森的时候,君林高空飞行赶路在两百多米的高空中飞行前进都没什么问题。但在这儿,不一样。海拔高度差太多了。。。

    在这么高的海拔高度下,每上升五十米空气中的含氧量就会是另一个情况。君林顶着这么高的海拔在短时间内直接上升了一百五十米的高度,难免会出状况。

    不过紧接着,当丝丝黑气重新浮现于君林的体表之后,君林出现的高原反应顿时消散一空。

    百米高空,苍茫寂寥。

    这一刻,凌空而立的君林突然心生一种玄妙的感悟。说不出道不明,也没有时间去细细回味。只是君林的眼神在此刻重新变为了一片平静,平静的有些冰冷。

    一百五十多米的距离,对君林的目力来说并不算什么。以一种微微俯视的角度看着下方战斗石台之上的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君林突然挥舞了一下漆黑巨镰,劈出了一道“黑暗,杀”。

    漆黑的冲击波自一百五十米高空垂直落下,直指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

    可对于君林的这一攻击,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却是显得毫不在意。一样的道理,元素技的威力有尽时。自己之前斩出的剑芒在上升至五十米的时候威力尚存,但到了一百米高度,威力就明显下降了。至于一百五十米,那就只能干瞪眼了。

    自己使用升华的巨剑斩出的剑芒都不能斩至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君林的攻击又怎么可能办到呢?

    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是这么想的,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也是这么想的,四周观战的前两轮被淘汰的众多九天营新兵更是怎么想的。

    可下一秒,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脸色就变了。

    第二名,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和其他九天营新兵的脸色也皆齐齐骤变了。

    元素技威力有尽时,可那道冲击波的威力,为何没有丝毫的减弱?!

    没有继续多想,危机临头,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直接抬剑斩出,一剑斩向了那道冲击波。可这一次,先前摧枯拉朽的情况却没有出现。没有将那道冲击波一切为二,而只是强行改变了漆黑冲击波的轨迹。

    是那家伙的攻击威力?。。。不!不对,这是因为。。。

    低头看向了自己手中的巨剑,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脸色不禁更加难看了一分。在这关键时刻,升华的持续时间竟然到了,那道剑意因为自己之前的连续剑芒斩击,导致过快消耗殆尽了。

    咬牙握紧了剑柄,他没有因此泄气,升华时间到了又怎么样?自己!。。。

    抬头,他看向天空中的君林。可结果,并没有看到。

    心中的坚定怒吼戛然而止,抬头向上望的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直接跳过了泄气的阶段。绝望了。

    因为这一抬头,他看见自己的天。。。

    黑了。

    圣临纪5000年9月22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