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四章 撕裂
    虽说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不为君林的攻击方式感到愤怒无耻,但身为男人,如果自己的裆被狠狠地踹了一脚,那要不发火是根本不可能的。

    更何况他是军人,身体是第一重要的。哪里遭受重击是会对身体的健康情况产生相当严重的损害的,这哪怕经过了治疗也需要时间来静补。而需要静补,就意味着这段静补期的训练量将会落下。这对一名军人,特别是明天都有显着进步的新兵来说,是难以估量的损失。

    毕竟时间无价。

    最关键的是现在已经临近五大国切磋交流赛,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裆被狠狠踹了一脚导致整个人不好了,从而不能继续参加选拔,错过了今年至关重要的五大国切磋交流赛,那可就真要后悔一辈子了。

    此刻,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就是由怒而动,君林对选拔名额的执念甚重,但自己又何尝差过?怒,怒的是因为君林要挡住自己获得选拔名额的步伐!

    仅此而已。

    面对对方的突然暴起砍人,君林是一下子被吓到了。自己还真的是太嫩了啊,刚刚对方说话的时候自己别鸟他直接一镰刀劈过去多好!

    不过世上没有后悔药吃,大骂我靠的君林此刻只能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进行躲避,无奈这次实在被动,最终侧腰还是被刮到了一下。

    被刮到了一下,君林衣服的侧腰部倒是没有直接破裂,而是出现一道细微到难以察觉的细长裂缝。至于君林的侧腰。。。疼归疼,但屁事没有。

    竟然没事?

    感受到了这一情况,连君林自己都不禁惊讶。这并不是因为刚刚那一下威力不足,那是实实在在地被剑刃给刮到了,而不是剑上的罡风。自己没事的原因。。。估计因为自己的防御力又有所长进了。

    而在战斗石台旁观战的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在见到这一幕后是不禁松了一口气,旋即则是面露怪异不解之色地盯着君林,就像是看着一个怪胎。

    先前自己的侄子暴起砍人,不仅骗了君林,也连带着把自己给骗了,所以慢了一拍出手救人。不过现在看来,这慢了一拍倒是个好事,如果自己及时出手了,那等于是直接把还有一战之力的君林给判负,到时候君林那就有理也说不清了。

    暗叹了一口气,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重新聚精会神,关注起了战局。

    此刻,对自身的防御力又惊又喜的君林并没有因此自信倍增,开始肆意和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硬碰硬对刚。虽然挨了一剑没事,但那一剑终归只是刮到了自己,要是被正面砍到的话估计还是会出事。该谨慎的还是得谨慎。

    漆黑巨镰重新出现于手,君林提着镰刀边进行警备,边笑着开口:“不管怎么说,你总得把话说完吧,说话说一半让听的人多难受。”

    君林这么说一半为了看看能不能分散对方的注意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另一半就是因为君林对于这一未解之谜真挺好奇的,莫非真有传说中的铁裆功?

    然而听到君林还在针对此事开口,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顿时脸一黑,原本就黑的脸显得更黑了。

    之前要不是他反应及时运起罡气护体,否则君林那一脚就真把自己给踹蹦了。这罡气护体是罡风属性之人的特有护身元素技,是在九天营之中学到的,每一名罡风属性的九天营军人都会。

    这点小事,不足为外人道也。况且此刻回答这一点。。。光是想想就觉得气,感觉君林这一问充满了嘲讽意味,表面提问实为挑衅,所以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是直接闭口不答。没有废话,直接举剑继续对君林发起进攻。

    见对方动手不动口,君林也没有办法,只好认真应战。现在彼此距离刚好,君林便抓准时机使出了自己在第一轮使用的招式,释放出了那漆黑的防护罩将二人笼罩其中。

    这种巨剑适合大开大合,于狭小的封闭空间内不好施展。而且占据视野优势,如此一来自己的胜率便会剧增。

    然而道理的确是这么个道理,可若是碰上了不讲道理的情况,那就没办法了。对于君林的这一招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显然早有防备。之前保持着距离就是为了不被笼罩其中,如今被笼罩了,自然也有对应的办法。

    君林这漆黑防护罩防御力是相当惊人的,当初跌入岩浆湖中,君林就是靠着这防护罩最后保住了一条命。

    但下一刻,漆黑防护罩刚起,一道明亮醒目的青色剑芒便如同黎明撕裂黑暗的阳光,势如破竹地从半圆形漆黑防护罩的顶部迸发而出。转瞬之间,青色剑芒一闪而逝,漆黑护罩崩然碎裂。

    身为九天营副营长的侄子,再加上家世非凡,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身上自然不缺乏那些常人难以得到的好东西。九天营说到底也是灵凰国其他军区一样,并不是训练兵营,所以战士是可以有一定的私人资源的。

    先前那道威力惊人的剑芒并非他自身所发,而是他的叔叔在他的古怪巨剑中留下的一道剑意。这道剑意常驻,平时可提高巨剑的锋利度,到了某些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将其消耗,短时间内将巨剑升华。

    一柄削铁如泥的利剑,哪怕落在一个力量一般不通剑法的普通人手中。那个普通人也照样能凭借利剑之威拥有强大的杀伤力。此刻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就是这样,更何况他本身实力也不俗,手握此剑,如虎添翼。

    自己的防护罩被对方一剑斩开,饶是以君林的性子都不禁被吓得心跳瞬间加速。之前在黑暗的防护罩中他是看得清清楚楚,那突然迸发强光的巨剑差点闪瞎了自己的双眼。反正君林看到的就是对方手里的巨剑突然发光,然后抬手一剑就把自己引以为傲的防护罩给一切为二了。

    自己这防护罩可是能挡住岩浆的啊,现在被一剑给劈了,这特么怎么不怕啊?。。。

    圣临纪5000年9月22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