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三章 都阴
    在见到自己的侄子拿出了武器的那一刻,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眼神瞬间一凝,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救下君林的准备。

    自己侄子的那把巨剑到底有多厉害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是清楚的,其杀伤力在元素使这个层次里堪称无赖。元素使那脆弱的肉身连巨剑附魂后剑身包裹着的罡风都抗不住,若是真的一剑砍到肉了,哪怕是当初就一分为二了,除非在场有光属性的强者或者神丹妙药进行第一时间救治,不然肯定玩完了。

    但是拥有能把被一切为二的元素使救活能力的光属性强者现在这儿并没有,至于那种神丹妙药,也自然不会为了救君林而拿出来。所以要让君林无事,只能防患于未然。

    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现在已经准备出手终止战斗了,军人敢拼,但也同样追求稳妥。

    然而。。。下一刻,发生于眼前的一幕却令他不禁止住了欲动的身形。

    只见面临当头劈来的锋利巨剑,君林手中的漆黑巨镰竟是突然消失不见,直接曲腿下腰并且伸出泛着丝丝黑气的双手快若闪电地一拍,夹住了巨剑的剑身。

    如果要说那把古怪巨剑唯一一个不算缺点的缺点的话,那就是剑身太宽,容易被空手接白刃了。

    但之所以是不算缺点的缺点,是因为这白刃真不是那么好接的。巨剑剑身极其光滑,一般元素使也很难拥有那等指力接住。且附魂之后罡风缭绕,一般的元素使若是敢伸手去接当即便会被凌厉的罡风割的皮开肉绽。

    此刻君林敢去接,能接住,就是仗着自己配得上训练新兵的指力和元力护体。只是这只能够让他在接刃后的第一时间撑一会儿,但时间久了就说不准了。

    不过君林需要的,也就是这短短的第一时间了。

    接住巨剑剑身之后,曲腿下腰的君林以剑身为发力点,手臂发力并且双脚前瞪,整个人躺到了地上。从下下腰夹住巨剑剑身到躺在地上,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滑溜得如同一条泥里的泥鳅。

    躺倒在地之后,君林依旧用开始剧痛起来的双手死死夹住巨剑剑身,旋即猛然挺腰伸腿,左脚踢对方的腿,右脚踹对方的裆。

    虽说这种攻下三路的做法比较登不上台面,在这种隆重的场合不太适合出现。太没办法,君林必须要赢。自身名誉什么的,君林从未在乎过。当初小时候和其他熊孩子打架的时候,因为吃不上好东西身体力气没怎么大的君林就是靠着阴狠毒辣的打架方式逐渐震慑住其他的娃,获得一片安宁的。

    君林小时候那样,是因为硬刚打不过人家,打不过又要打赢,就只能那样打。而现在也是同样的道理,君林是很相信自己的战斗直觉的,对方的那一剑让君林感到危险,那他就肯定不会硬撼其锋芒。就是之前曲腿下腰接白刃是因为扎马步稳固身子提高力量,至于之后后续动作。。。君林可以说是身体比脑子先动,本能地选择了一个最佳的战斗方案。所以这套攻下三路的动作也才能做的那么自然,迅捷无比。这是儿时打出来的身体记忆,如今被唤醒,熟练依旧。

    “咚!咚!”

    然而下一刻,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右膝和裆部却是响起了两道君林神色骤变的沉闷有力的撞击声。这一情况令君林直接在心中爆了声粗口,自己的双脚是感到踢到了两块坚硬的石头。可膝盖也就算了,这哥们的裆是怎么回事?!

    “哼。”

    忽然间,君林听得了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发出了一声冷笑。不过此刻君林也没有多想什么,再次挺腰蹬腿,从下而上发动攻击,不过这一次君林踢向的是对面的心口和下巴。

    第一次君林针对自己下三路的攻击,因为没有及时防备再加上距离太近,所以被命中了。但这一次针对自己上身的攻击,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军姿直接抬剑后撤,灵敏躲开。而君林这次攻击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打击,在对方后撤的同时,君林便往旁一滚旋即重新站起。

    方才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其实可以硬刚下的攻击,采取以伤换伤的方式用力将巨剑下劈,那么这场战斗就结束了。但是他却不想要这样的胜利。

    君林让自己拿出了剑,这说明君林是个能实力的对手。和这样的对手一战,若是没有战得酣畅淋漓就草草结束,会让自己十分不爽。

    君林先前的下三路攻击,其他观战的九天营新兵看了肯定会感到君林无耻险恶,会感到厌恶,大骂出口。但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身为被攻击者,反而不会有如此感觉。因为只有身为君林对手的自己,才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一刻自己对手身上的那股胜利的强烈执念。

    刚刚那样的局面,攻击下三路就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换做是自己的话自己也会那样去做。毕竟身为军人,最果断的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是应当具备的素质。再说了,谁规定军人打架就不能使阴的了?这场选拔本就是贴近实战化的,战场之上,要考虑的只有消灭敌人。光明正大打赢,靠阴招取胜,都只是为了消灭敌人的手段罢了。

    如果军人在战场之上都要靠实力堂堂正正一战,那五十八年前被众国侵略的灵凰国就不是举国欢庆战争胜利和平到来,而是亡国了。

    看着前方翻滚起立的君林,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此刻并没有急于发起攻击,而是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和偏黑的肤色形成鲜明对比的白牙,向君林问道:“是不是想不明白?”

    听得对方的问话,君林也不急着继续开打了,诚实地点了点脑袋,旋即眼神古怪起来,视线不禁想要下移,不过最终,君林还是礼貌地止住了。

    见君林点头,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嘿嘿一笑,旋即故作神秘地先前一步,而且左手下伸,似乎要为君林疑惑。

    可事实却是。。。

    毫无征兆,瞬间暴起,巨剑横扫。

    前一秒还一副要揭秘的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这一秒是怒吼着抬手就是一剑砍向近在咫尺君林。

    “我去你大爷的踹裆狗!劳资特么的砍死你!”

    圣临纪5000年9月22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