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不同点
    占据优势,便死咬不放。不给对手任何喘息之机,一鼓作气解决战斗。

    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就是贯彻着这一战斗准则,掌握着进攻主动权,对君林进行着有节奏的凌厉攻击。

    然而,所谓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一口气,终归会有憋不住的时候。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进攻节奏变得越来越快,攻势也变得越来越猛。在一番长达两分钟的如暴风骤雨的攻击之下,他终于不得不停下攻势缓一缓。不是身体累得不行,而是因为元力要跟不上了。

    用这种长时间的连续打击来和君林拼消耗,那结果自然不言而喻。此刻,是他元力竭而君林元力盈。

    如果他不是为了一个好看的胜利,而是选择直接只为追求胜利上来就爆发式地进攻把君林打翻,那么结果还不好说。但现在。。。

    下一刻,发觉攻势停止,也意识到对方需要缓一缓的君林突然露出了狰狞的獠牙,瞬间转守为攻,不给对方任何缓一缓的时间抬手就是一镰甩出,带着锁链的漆黑巨镰大范围横扫向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令他避无可避。

    面对横扫而来的漆黑巨镰,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大喝一声,竭力调动起所剩不多的元力进行护体防御,在硬抗下了巨镰的横扫后双手死死抓住了镰柄,旋即双臂猛然发力并且扭腰,似是要把君林当做流星锤一般通过旋转把君林给甩出战斗石台。

    而见到这一幕,位于石台旁观战的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却是不禁在心中心情复杂地一叹。

    “完了。”

    他知道自己的侄子身为军人,对于身体素质这一点是最具自信的。但君林也同样是军人啊,而且那小子虽然元力修为只有区区一阶元素使,但他的身体素质却是强大的吓人。就连他自己都自叹不如,自认当年十五岁的自己,身体素质也比不过君林。

    在抓住镰柄之后,扭腰甩臂的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是刚发力就遇到了一股强劲的阻力,这感觉根本不像是在甩动连锁对面一个百来斤的人,而像是在硬拉训练场地中死死钉在地上的训练器具,完全拉不动。该死的这特么是什么情况?对面那家伙难不成双脚涂了强力胶水沾地上了不成?

    这样的角力,让君林不禁想起了当初自己在灵凰学院客串教官,和一名稀有火属性灵凰学院学员战斗时的情况。那时候也和现在一样,自己抓着锁链,对方抓着镰柄,互相角力。

    只不过当初是因为对方竟然能以锁链为导线攻击自己,所以自己只好突然解除了器魂,导致角力突然停止。但现在,对方显然是打算和自己进行角力死磕了。

    对于对方的这一选择,君林自然是欢喜不已。之前一直苦于没有办法拉近距离,现在倒好,对面主动提供机会了。

    没有任何犹豫,在感受到了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传来的力道之后。君林运用在训练兵营中学习到的爆发力量的技巧瞬间发力,以一种摧枯拉朽之势把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给拉了过来。

    被君林以一种狂暴的力量给直接拉了过去,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第一时间感到的是脸上火辣辣的一片,羞愧难当。身为军人,在力量比拼这一方面以这种被碾压的姿态惨败于对手,这简直是耻辱。不过他毕竟非同常人,在下一瞬,他的思路开始飞转,紧接着便利用这一份拉力将之转化为自己前进的助力,双脚连蹬地面,高速杀向君林。

    习惯中远距离战斗,并不代表近战就不行了。毕竟在军区之中,近战能力想差都难。

    而且此刻,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也终于下定了决心,要为了胜利使出自己的真正实力。祭出兵器,人高巨剑,锋芒毕露。

    他的这把巨剑比较古怪,不同于常见巨剑的厚重,这把巨剑的剑身极薄,薄如纸片。虽体型巨大,却给人以一种极其轻盈之感。剑刃锋锐至极,光是看一眼就会令人不由自主的收回目光,回避那凌厉的切割之意。

    这把古怪的巨剑是因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的器魂而为他专门打造的。附魂之后,携带罡风加持,锐利无匹。

    一般情况下,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侄子在战斗中都不会使用自己的这把剑。因为它太锋利了,自己真的很难用它只是伤人,而不是杀人。

    用个比喻形容的话这都不是用锋利的菜刀去切豆腐了,而是去切一层薄薄的豆腐皮。想要在豆腐皮上切出一道裂纹而不将豆腐皮切断,这得需要多强大的控制力?这份控制力以后他说不定能够拥有,但现在,肯定不行。

    而此刻,他祭出了自己的剑。并不是说他真想要杀了君林,这反而是对君林的一种认可,也是对胜利的执着。君林让自己不得不使用武器才能获胜,他承认君林以一名一阶元素使的身份做到这点很有本事。但自己既然拿出了剑,那胜负也就已失去了悬念。

    这柄剑,他是砍敌人,而不是砍对手的。哪怕这个对手令自己很不喜,但同为灵凰军军人,自己人,绝不会砍。

    那名虎背熊腰军人的军人倒也不担心君林真会出事,不是因为相信自己,也不是因为怀疑君林真那么有本事。而是因为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在旁观战,他相信的是自己叔叔的实力。自己完全可以全力施展,真到了要救的时候,自己的叔叔绝对能救下君林。

    这一刻,面对斩向自己的凌厉骇人的一剑,君林在是真正的心生凝重。君林自己很清楚,因为自己这奇葩元力的缘故。拼消耗自己完全不虚,但对于那种只有一下的强大爆发,自己就比较头疼了。

    而这也是君林和君雨最大的不同点。

    比方说要填满一个浴缸,君林的元力就好比水龙头,虽然源源不断,但要填满整个浴缸需要慢慢来,不可能瞬间填满。

    而君雨的元力就好比是一个填满了水的浴缸,虽不能源源不断,但强大在其容纳量和释放量上。要填满另一个浴缸,只需要一股脑的倾倒,便可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

    圣临纪5000年9月22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