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九章 欠打的起手式
    此情此景,震撼了众九天营新兵的内心。难道咱们灵凰军的军体拳实战能力惊人,只是没有被发掘出来吗?这特么一下子就把人给秒了!

    数百双眼睛齐齐盯着君林,似是要将这名被副营长带来的抢名额者看透一般。这家伙,有点妖啊。。。

    在众人的注视下,解决了第一场战斗的君林面色如常地恢复了正常站姿,旋即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

    知道君林看过来是想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做,那名虎背熊腰的军人高喊了句“在上面等下一轮!”后就不再说什么了。而是脸色微黑的一个人站在那儿思索。

    他带君林来九天营是为了和让君林他九天营的新兵们比试比试,这总的来说是为了九天营的新兵着想,才做出了这一选择。而且既然是比试,他内心深处还是希望九天营的新兵能赢的。

    他虽然没指望第一轮就把君林这个有点妖的小子给淘汰了,但也从没想过这一轮竟然会这么突然而然的输了。一切发生的太快,而且那层漆黑的半圆形罩子也诡异,就连他也没法看透,那就更别说是其他新兵了。所以他们这些在外面观战的根本不清楚那名九天营新兵是怎么输的。

    打败了对手,还不然别人看到自己的手段,保持神秘。这小子还挺贼!

    算了!第一轮失利,还有后面的!继续看!

    待君林这儿结束之后,其他九天营新兵的选拔才陆续开始。不过在仅仅两分钟之后,第一轮选拔便全部结束了。军人之间的战斗并不需要多长时间,从不拖延。

    很快,便有一名同样通过了第一轮选拔的九天营自告奋勇地登上了君林所处的石台。

    看着这名登上台的九天营新兵,君林的脸色却是不禁一变。之前君林也没闲着,在四处观察其他战斗石台上的战斗。其中一场,君林就印象深刻,而那一场的获胜者就是这名上台的九天营新兵。

    有句话叫:运气是实力的一部分。但刚刚那一场,君林看到的是:运气就是实力的全部。

    这名九天营新兵的第一轮选拔刚刚开始,他的对手在刚刚发起进攻的时候就不知道怎么突然整个人顿了一下,结果突然自个儿飞出了战斗石台,落败出局。

    而这一情况是因为被隔壁石台的战斗波及,由于石台之间距离较近,而且也没有什么防护罩,所以一些大范围的元素技是会波及到其他临近战斗石台的。这名九天营新兵第一轮的对手就是被隔壁石台波及过来的元素技给轰飞出去了,结果身不由己的获胜了。

    当然,在这里,出现这样的结果也不会有人会什么。因为这里的战斗情况就是模拟真正的战场,真正的战场,大规模交战。那就是刀剑无眼,什么元素技波及是常见到不能再常见的情况。在战场中,被周遭的元素技波及根本怪不了任何人,要怪,那就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反应不足。

    总之面前这位九天营新兵,君林是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水平如何的。不过不管知不知道,君林都会认真对待就是了。

    可是,在战斗开始之后,看见对方动作的君林就不禁有些不知所措了。

    只见这名九天营新兵竟也如同君林之前那般,上来就摆了一个灵凰军军体拳的起手式:灵凰亮翅!这让君林完全无法看透,因为这灵凰亮翅真不是什么好的起手式,单脚独立傻站在原地,真的就是靶子。

    难道。。。这灵凰军军体拳其实实战能力出众,是因为自己当兵没几天,没有对此钻研,所以没领悟到其中的真正奥妙吗?

    见此情景,君林也不好像之前第一轮那样也摆个灵凰亮翅应付了。自己之前摆灵凰亮翅是因为没得选,而对方现在摆了个灵凰亮翅。。。这肯定是自有他的道理。

    心生凝重,谨慎而战。下一刻,一柄恐怖的漆黑巨镰瞬间成型浮现于君林手中。旋即君林拎着镰刀就往那名九天营新兵冲了过去。

    “沃日?!”

    然而就在这一刻,那名摆着灵凰亮翅单脚独立的九天营新兵顿时爆了一声粗口。

    事实证明,保持着这样的动作遭遇对方的突然先手真会陷入十分被动的局面。灵凰军军体拳不适合实战,这起手式灵凰亮翅更是坑人!

    那名九天营新兵之所以会这么摆,一是因为好奇,像体验下灵凰军军体拳用于实战到底是怎么样的感觉。二是想看看能不能借此机会学到些什么,通过君林的反应领悟出灵凰军军体拳的真正力量。

    而这一切,全是建立在君林会用灵凰军军体拳和他一战的情况之上的。纯粹是他一厢情愿。

    主要是因为之前那一战,君林的对方没有动用武器,而是摆了个起手式。结果君林挺会做人,也没有动用武器,最后还用灵凰亮翅战胜了对手。

    这就让那名九天营新兵就误以为自己摆个灵凰亮翅,君林也同样会和之前第一轮一样,也摆个灵凰亮翅,然后两人用灵凰军军体拳一较高下,自己好从中学习。

    可是真的,灵凰亮翅这个起手式在实战中摆出来真的是嘲讽力相当巨大。反正君林是体会到了,自己的对手一个脚傻站原地然后两臂张开斜着脑袋看着自己,那副模样真的是相当欠打。不是说模样有多挑衅,而是那种姿势防御性实在太差,太容易引起进攻**。

    下一刻,那名九天营新兵的粗口和君林的进攻几同一时间一起落下。

    君林屁事没有。

    而那名九天营新兵。。。也同样没什么事。就是被一片巨大的漆黑镰刃架子了脖子上,不敢动丝毫。

    于此,胜负已定。

    对于这样的结局,那名九天营新兵自然是满心的不服。在憋了半天之后,他瞪圆着铃铛大的眼角怒视着君林骂了句:“你。。。无耻!”

    被对方骂了这么一句,君林则是感到莫名其妙。这哥们的思维是真让自己捉摸不透啊。。。开局摆个灵凰亮翅,结果被自己轻而易举的获胜。然后又骂自己无耻。

    这。。。算了,反正这二轮,赢了就好。

    圣临纪5000年9月22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