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八章 灵凰亮翅!
    灵凰军军体拳,这说到底其实是一套用于强身健体的拳法。实战作用,不能说没有,但和其他真正用于杀伐的拳法相比则要逊色许多了。

    就比如此刻,双臂高展单脚独立的君林怎么看都没有准备战斗的样子,而像是在做体操动作。

    看着眼前摆出军体拳的君林,那名九天营的新兵感到自己受到了轻视。是个兵都知道这套军体拳并不适用于实战,但对方就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下摆出来了。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副营长从哪里带来的,更不知道副营长带这个家伙来的目的是什么。这是抢名额?怎么感觉更像是来砸场子的啊!

    而如果君林得知了对方的想法,那他肯定会大喊无辜。没办法,这主要是因为君林学过的拳法只有灵凰军军体拳这一种。君林看对方没有直接掏出武器而是摆了个起手式,所以出于对对方的尊重和礼数,君林也没有动用武器对付对方赤手空拳,只好摆出了自己唯一会的拳法的起手式。

    当然,也就是摆个起手式。毕竟君林自己也清楚这套拳法实战性不高,摆个起手式,纯粹以示尊重,之后怎么打全凭随机应变。

    这名九天营新兵和君林年龄一样,都是十五岁,且是一位三阶元素使。现在达到三阶元素使,放在灵凰国里算是平均水平。不过这要是放在军区之中,就比较罕见了。

    在军队中,新兵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用于肉身的锻炼,修炼的时间是少之又少。而这名九天营新兵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够修炼到三阶元素使的修为,而且身体的锻炼还没落下,难得可贵。

    这名九天营新兵是个有天赋的人才,不过这样的人才,放在军区这个大范围里的确罕见。但是在九天营之中,这样的新兵却多的是。作为明面上广为人知的第一军营,九天营在军区势力中的地位就好比学院势力中的灵凰学院。能进入其中的新兵,自然绝非泛泛之辈。

    虽然这名九天营新兵并不是同届入伍新兵中的佼佼者,但他也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他敢第一个跳出来和君林对战正是他对自身实力自信的一种体现,以及想要扞卫九天营荣耀的信念。

    他一开始没有动用武器,而是选择和君林赤手空拳近战,这其实一种下马威。

    军人,身体素质至关重要。而双方的身体素质谁高谁低,肉搏一场就能清楚地看出来结果。九天营的训练量是相当严苛的,哪怕是新兵的训练量都十分惊人,要远超其他军区新兵。他们是第一,第一就要拿出第一应有的标准。

    所以对于君林这个外来的抢名额者,这名九天营的新兵是打算以军人之间的比试战胜君林。让君林看看,同样是新兵,彼此因为平日里训练而练出来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他是给君林立了个下马威,但他没想到君林竟然回以了一个相当目中无人的回应。面对自己这个九天营的对手,君林竟是摆出了个灵凰亮翅。那单脚独立一副欠踹的样子简直就是最嚣张的挑衅!

    不能忍!

    下一刻,这名九天营的新兵便没有废话什么,直接大喝一声,率先对君林发起了进攻。

    虽然手上没有武器,但并不代表不能使用元素技。只见这名九天营新兵脚下青色流光一闪,十余米的距离便被他直接掠过,瞬间冲到了君林面前。紧接着,一记力大势沉的拳头便朝着君林迎头砸去。

    和君林一样,这名九天营新兵虽然开打前摆了个像模像样的起手式,但真正开打了动作却是和起手式完全不搭边。那起手式就是个幌子,忽悠君林的。

    兵不厌诈,永远不要以为军人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那类人。起手式忽悠这可以说是一种常见手段了,但他没想到还真把君林给忽悠进去了,甚至还被忽悠到直接来了个自掘坟墓式的灵凰亮翅。。。

    天真成这样,还敢来挑衅,抢名额?

    当然,这样的比试,胜负才是关键。君林被忽悠到,这名九天营的新兵只会乐得见到如此。对于自己的这一拳,这名九天营的新兵是势在必得。

    摆着灵凰亮翅的姿势,单脚着地,闪躲能力必然大幅下降。他是认定君林躲不开自己的这一拳!

    然而下一刻,他却出奇的没有感到一拳到肉的感觉。而且还未等他因此而心生疑惑,他便看到世界突然黑了。

    好端端的光天化日突然变为了伸手不见的黑暗,如此巨大的变化令他下意识的一慌。凭借着平日训练锻炼出来的反应力和心理素质,这名九天营的新兵在极短的时间内稳下了自己的心神。

    既然看不到,那就来个范围杀伤!下一秒,心中做出了判断的他直接调动起浑身元力。元力奔腾,狂风骤!。。。

    起。。。起不了了。

    这名九天营新兵稳下心神到做出判断只有短短不到两秒的时间,但这一秒多的时间,对君林已经足够。视野清晰思路清晰的君林自然不可能比被动做出反应的对方慢。

    就在这名九天营新兵的范围元素技即将爆发的前一瞬,摆着灵凰亮翅起手式右脚独立的君林抬起左脚就往对方的脸上一踹。

    没办法,如果有的选的话,君林自然不可能选择踹脸。但是对方也是军人,身体肯定够扎实。要一击打断对方的元素技,就必须要对对方造成足够的冲击。而要做到这一点,能选的地方只有两处。一处是头,一处是裆。

    只是一场比试,而且还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君林自然不好送对方一脚断子绝孙脚。所以,就只能选择爆头了。

    在元素技即将释放的时候被迫中断,这一反噬虽然不算什么重伤,但短时间严重影响战斗力是肯定的,需要好好缓一缓。但在战斗之中,这段缓一缓的时间,就足以决定胜负。

    在外人眼中,这一切就是他们的人冲向那名外来的抢名额者,一拳即将打到之时。一个漆黑的罩子瞬间升起笼罩了二人,阻隔了众人的视线,让他们看不清战况。

    不过就在三秒之后,那个漆黑的罩子就逐渐消散了,在场众人皆能够看清战局如何。不过这看到的结果。。。却令他们实在难以接受。

    他们九天营的那名新兵,口吐白沫地躺在石台上抽抽,不算白的脸上还有个显眼的又脏又黑的脚印。

    而那名抢名额的外来者,却是神色平静,而且似乎连动作都没有变化。依然是那副相当欠踹的灵凰军军体拳起手式:灵凰亮翅!

    圣临纪5000年9月22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