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九章:同样的剑
    此番闹剧被君雨强行中断,柔然玉璃对此也没有多说什么。她之前只是纯粹想吓吓临风而已,至于真要喂临风吃虫子这种事,其实她自己都有些接受不了。。。君雨出手也可以说是帮自己搭了个下台的台阶了。

    而临风此刻是对君雨感激得五体投地,这是救命了啊。。。

    心性善良,长得漂亮,而且做饭还好吃。这样的学妹简直完美了。对,完美m柔然玉璃就是两个极端!真是的,同样是学妹,为什么两人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下一刻,手中的虫子被君雨直接烧掉了的宙空也没有生气。见此事就此了结后便看向了临风问道:“话说回来,你这死丫头怎么跑这来了?”

    临风闻言后直接不耐烦地白了宙空一眼:“现在是午休时间,我跑哪儿你管得着吗?”

    “得,我管不着。那我也不留了,你们去吃午饭把。小玉璃,咱们回去训练。”

    “我也要去吃午饭。”

    “啥?。。。小玉璃啊,你说话要算数啊,你之前是咋说的?”

    “之前怎么说的啊。。。”

    喃喃了一声之后,柔然玉璃淡然一笑,旋即将当初说过的话原封不动地重复了一遍:“老师,如果她吃了,我就乖乖完成今天的所有训练。”

    说罢,柔然玉璃做出无奈的姿态回道:“临风学姐可没吃哦,所以我说话算数的。”

    听得柔然玉璃的这一番回答,宙空是顿时气得眼前一黑。可是就算再气,宙空也拿自己的这个宝贝弟子没什么办法。虽然自己当年也和小玉璃差不多顽皮,但自己那时候是小男孩,自己一不听话老师就会揍自己。而现在,揍不了。。。

    下一刻,君雨也为柔然玉璃出声道:“院长,让玉璃吃好午饭再训练吧。”

    “小君雨啊,你不能这么宠着小玉璃啊。”

    “院长,您也一起来吧。”

    “没问题!”宙空瞬间变脸。他当初曾经在苏家尝过一次君雨的手艺,那真是好的没话说,难以想象一个十五岁的女孩竟会拥有那么好的厨艺。好吃的饭菜,想再吃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今天为了监督柔然玉璃训练,宙空自己中午别说是吃饭了,连滴水都未进。所以对于君雨的这一邀请,宙空是直接答应了。

    虽然君雨做的饭菜对于宙空这名皇级存在来说吃与不吃没什么区别,但宙空就是想饱饱口福。顺便观察观察自己的宝贝弟子喜欢吃什么,以后好准备。

    可是,宙空满意了,却另有其人不满了。下一刻,临风直接出声表示不满:“啥?!死老头也要来一起吃?”

    “嘿你这死丫头什么意思?诶,等等,什么叫我也?你凭什么把自己也算进去了?”

    “我!。。。我。。。我。”

    我了半天没接出下文,临风旋即只好露出可怜祈求状看向了君雨。而面对临风的无言求助,君雨则是露出了那暖人心脾的微笑,微笑着同样邀请道:“临风学姐也一起吧。”

    得到了君雨的邀请,临风是瞬间跳了起来,一改先前的可怜无助模样直接转向了宙空一脸自信地回道:“看到没死老头!凭什么?就凭我比你讨君雨学妹喜欢。”

    “唉~幸好你明年就毕业了,否则老头子我迟早要被你给气死。”没好气地骂了一声,宙空也没再和临风争执,旋即转身撕开了一道连通向单人宿舍区的空间虫洞:“时间也不早了,赶紧走吧。”

    这一回,众人的意见是难道统一了。柔然玉璃对临风也加入一起用餐并没有什么意见,随着接触久了,现在柔然玉璃反而还真的有点开始喜欢临风了。比较莫名的感觉,彼此看不爽,但却又不讨厌和对方的互掐。

    只不过,永远不可能成为和睦的朋友就是了。

    “还嘚瑟个屁啊,快进去,别堵门口。”柔然玉璃直接上前轻轻踹了踹堵在空间虫洞之前临风的屁股。

    突然感觉到屁股被碰了两下,临风直接尖叫了一声跳着转过了身子,瞪向了柔然玉璃:“我去!你知不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呀?”

    “你摸是用脚的吗?母老虎。”

    “我不是母老虎!我的意思是我是属虎的!”

    “知道了知道了,快进去吧你。。。偷腥猫。”

    “你刚刚嘀咕什么呐?猫?说我是猫吗?这我倒是可以接受诶。”

    “进去吧你!”

    懒得忍地直接将临风踹进了空间虫洞,柔然玉璃与后方的君雨苏星灵是终于得以进入。待四女全部进入空间虫洞之后,宙空直接大手一挥。将空间虫洞闭合,旋即自己也消失在了原地。

    ——————————————————————————————————

    回到了单人宿舍区后,君雨便直接快步跑向了单人宿舍区去准备午饭了。而宙空旋即也是先闪到一边嗮太阳去了,让这些小女孩们自己玩自己的,不打扰她们。

    一下子,五人队伍变成了苏星灵,柔然玉璃,临风三人。

    此刻,看着苏星灵,临风露出了一抹学姐式的亲和笑容主动打招呼道:“星灵学妹,你好呀。”

    “啊,你好。没想到临风学姐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被临风主动问好的苏星灵显得有些小紧张。

    不管柔然玉璃之前临风闹成了怎么样,但在苏星灵心里,临风就像是偶像般的人物。不因别的,就是因为上周六临风初次暴露在公众面前,那一剑秒杀炘煊学院开头先锋的英姿,一下子震撼了苏星灵的心灵。

    同为用剑之人,苏星灵是发自内心的憧憬向往临风,或者说是临风使出的那一剑。

    一剑,潇洒的缥缈如风。一剑,沉重的决定胜负。

    而瞧得苏星灵的反应,临风则是笑着伸手摸了摸苏星灵的脑袋,解释道:“本来是不知道的,不过上周六那天看到你出场的那一战后,我就关注你了。”

    同样,那天在龙争之地,第一次见到苏星灵战斗的临风也是对苏星灵心生出欣赏之意。器魂为剑的人其实很多很多,但也正因如此,才会有着万千不同。

    在茫茫用剑者的人海中找到一个用剑风格对自己胃口的人,这可以说是一种缘分。

    虽然那一天的战斗情况是临风一剑秒杀对手,而苏星灵却是施展华丽的剑舞。但是临风看得出来,苏星灵的剑和自己一样。

    锋芒毕露,一往无前,没有一丝的迷茫。

    兵,凶煞者也。剑,兵中生而为杀者也。

    自己的剑和苏星灵的剑一样,不是用于取胜的剑,而是用于杀敌的剑。

    圣临纪5000年9月22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