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二章:果然,是个傻瓜
    重新平躺在床上无言地看着天花板发起了呆,在过了许久之后。凰忘忧突然想到了一点,旋即呼唤道:“初见。”

    同样平躺在凰忘忧一旁的如初见闻声后懒懒地回了句:“在呢。”

    “你说我以后若是不嫁人了,就娶你为妃怎么样?”

    “。。。公主殿下,您这个想法很危险呀。”如初见不禁坐起了身子眼神有些怕怕地看向了凰忘忧:“人家还要嫁人呢,嫁给男人。”

    相比于如初见的反应,凰忘忧则是依旧平淡。仍然是平躺在床上瞥了一眼如初见,凰忘忧旋即说道:“之前不是你自称臣妾的吗?”

    听得凰忘忧的话,如初见不禁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是公主,哪来的臣妾?拥有臣妾的那是皇帝。”

    “砰。”

    然而,就在如初见话音落下之时,平躺着的凰忘忧突然起身一把将如初见按在了床上。一只手撑在如初见的脑袋旁,凰忘忧盯着如初见的双眼,姿势暧昧但声音却是微冷地说道:“未来,就不是了。”

    被凰忘忧给这样突袭了一下,如初见这次反倒是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而是学着以往君林对自己露出的那副面无表情状,直视着凰忘忧的双眼回道:“咱换个话题吧。”

    瞧得如初见的反应,凰忘忧也没再继续僵持,相当爽快地从如初见上方移开,然后重新平躺回了自己原先躺着的位置:“那我以后就不嫁人了。”

    听到了凰忘忧如此具有跳跃性的这句,如初见在愣了好一会儿后,才无奈地说道:“我的公主殿下,您能不能别那么任性呀?”

    “我是公主殿下,为什么不能任性?”

    “。。。。。。”

    “而且,我以后成为了灵凰国的女皇。岂有嫁人的道理,和资格。。。”

    听得此言,如初见张了张嘴,而欲言又止。其实。。。凰忘忧的这一句也可以说是说出了如初见自己的心声。她有个伟大的梦想,如若未来能够成真。那么。。。她的立场就会变得和凰忘忧一样。身处那样的位置,嫁人,的确有些遥不可及。

    沉默了良久,如初见最终悠悠地叹了口气,轻声对凰忘忧说了句:“那就趁你还是公主殿下的时候,多任性下吧。”

    “那。。。起来吧。”

    “干什么?”

    “我要开始大扫除了。”

    “哦,那您忙,我在这躺着欣赏公主殿下您干家务的贤惠姿态就满足了。”

    “你也要帮忙。”

    “。。。为什么?我抗议!”

    “因为我是公主,而且是你说让我多任性下的。”

    “我。。。我,我!如初见!在此骄傲地宣布:我不会干任何的家务!”

    “那你以后还怎么嫁人,嫁给男人。”

    “这,这又怎么了?男人也是有会干家务的!”

    “呵。”凰忘忧微眯了下丹凤眼回以了一个暗含深意的微笑。

    而这暗含深意的一笑,如初见却是深切地体会出了其中暗含的到底是什么意。下一刻,如初见便一下子坐了起来,指着凰忘忧毫不客气地“回敬”道:“你,你一个连饼干都烤不好的家伙凭什么嘲笑我?!”

    听得如初见的“回敬”,凰忘忧的俏脸顿时红了起来,立刻毫不服输地回道:“我_!不就是烤个饼干吗?上次我是第一次烤所以才。。。我们现在就去厨房,我再给你烤一份饼干。”

    然而听得凰忘忧的这一句,如初见却是猛然一个激灵,旋即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别!我打扫,我听话。你是高贵的公主,千万别下厨房!”

    可是,如初见的祈求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甚至反而还起到了反效果。面无表情地盯了如初见数秒,凰忘忧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如初见的手腕,强行把如初见给拉了出去:“走,本公主亲自为你下厨,你就感恩戴德的接受吧。”

    因为凰火属性,凰忘忧的身体素质也是相当出众的。单比拼力量,如初见显然不是凰忘忧的对手。至于为了反抗而真正动手,如初见还真没那个胆子。所以,不能动手,如初见只能选择动口:“不!我不从!我不依!放开我!不让我就喊人啦!”

    “你喊,尽管喊,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不~要~啊~会死人的呀。。。”

    “那就拿你去祭奠他。”

    “你拿我去祭奠他,万一他在那儿把我给为所欲为了怎么办?”

    “。。。哼,饶你一次。”

    松开了如初见,凰忘忧转身走了回去,旋即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大扫除。”

    “哦。。。”如初见心不甘情不愿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声,旋即拖着沉重无比的脚步转身跟着凰忘忧开始起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大扫除,而且还不是打扫自己的房间。

    唉~真是个讨厌的家伙。死了还坑自己一回,真是够了。。。

    。。。

    虽然两女都不怎么会也没怎么干过家务活,但在忙活了数个小时后,君林的这间寝宫是成功的变得相当干净整洁,就是整洁了有些过头了,不太像是有人居住的地方。

    看着这整洁的寝宫,凰忘忧仔仔细细地检查了遍寝宫内的每一个角落。在确认没有任何让自己不满意的地方后,凰忘忧,缓缓闭上了双眼。

    数秒后,落下了眼泪,无声地哭了起来。

    凰忘忧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就是突然而然的,悲意涌上心头,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流泪的冲动。

    一旁,见到凰忘忧落泪,如初见却是不禁在心里松了口气。没有任何的安慰,如初见只是上前往凰忘忧的身旁一站:“我的胸膛可以借你。”

    “。。。”

    “喂,是胸膛,不是肩膀。”

    “反正都一样硬。。。”

    “你说什么?!这句话我不可能当没听见啊喂!”

    凰忘忧没有回话,只是抱得更加紧了紧。

    此刻,感受着凰忘忧的力道,如初见纵使心中再怎么不爽,但最终,所有的不爽皆是化为了一声无奈的轻叹。

    果然。。。是个傻瓜。

    圣临纪5000年9月2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