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一章:讨厌的朋友
    随着凰忘忧的认真询问落下,如初见在愣了一秒后突然吸了一口气,旋即迅速扑到了凰忘忧面前,最终侧坐在地上抱住了凰忘忧的腰肢,声泪俱下:“呀,公主殿下,你终于回来了。臣妾等你等得好苦呀~”

    “。。。”

    被如初见这样一闹,凰忘忧脸上的严肃认真神色顿时消失不见了,而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地松开了兴玲要把如初见给拖起来:“如初见,你,你别再胡闹了。快起来!”

    而被凰忘忧抓住了双臂,如初见却是不依不饶,死死地抱姿忘忧的腰,然后毫不羞愧地嚷嚷道:“人家要公主殿下的亲亲才能起来。”

    不过在下一刻,脸蛋贴在凰忘忧小腹上的如初见突然看见了兴玲那小心翼翼探出来的小脑袋。

    双眼对视,两人齐齐一愣。旋即兴玲立马重新躲到了凰忘忧的背后,而如初见,则是两眼放光的瞬间松开了凰忘忧的腰然后动作迅速地一把抱住了兴玲,兴奋大呼道:“萝莉!真的萝莉!”

    “呜~姐姐。。。”

    被一个陌生人突然这样抱住,兴玲不禁有些害怕地向自己的姐姐求救。

    而看着抱着兴玲左蹭蹭右蹭蹭的如初见,凰忘忧顿时大感生气!自己都从未对自己的妹妹这样呢!竟然被她人捷足先登了。。。

    下一刻,凰忘忧便把兴玲从如初见的魔掌中抢夺回来,然后紧紧地护在自己的怀里。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如初见,凰忘忧最终也没有指责如初见什么,只是轻声说了句:“别吓着我的妹妹。”

    兴玲的事情,如初见是有所耳闻,不过见到真人还是第一次。此刻听得凰忘忧的话,如初见从地上站了起来,微微皱起眉头一副认真模样仔细地打量起了自己眼前的两姐妹。

    打量了好一会儿,如初见突然展颜一笑:“小公主殿下真可爱。”

    听得如初见的夸奖,兴玲顿时不好意思地羞红地低垂了下了小脑袋。不敢与如初见的目光有所接触。而凰忘忧在闻言之后则是露出了一抹骄傲的神色,然后。。。然后,她突然也变得有些害羞而又有些期待地看向了如初见。

    然而,凰忘忧等啊等,却没有等到如初见的下文。。。

    你说了玲玲了,那我呢?我呢?

    看到了凰忘忧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视线,如初见也同样直勾勾地回盯了回去。一双金红色的丹凤眼和一双紫色杏眼就这么直勾勾了互盯了起来。

    互盯了许久之后,凰忘忧突然收回了目光把脑袋往旁一甩,发出了那个习惯性的:“哼!”

    而听到了凰忘忧的这声对自己发出的“哼!”,如初见却是发出了一道有些古怪的笑声。笑罢之后,她蹲下了身子从下向上地看向了兴玲,笑着哄劝道:“小公主,姐姐我和你的姐姐有些事要说。小公主可以先一个人玩会儿吗?”

    听得如初见的这一要求,兴玲第一反应是扭过了小脑袋看向了凰忘忧,而凰忘忧也是在这一刻看向了兴玲。看着自己的妹妹,凰忘忧轻轻地点了点脑袋。而得到了自己姐姐的意思后,兴玲也是乖乖地点了点脑袋,在被凰忘忧放下后便走出了寝宫,并且顺手关上了门。

    “感觉你妹妹比你聪明呀。”待兴玲离开数秒后,如初见这才重新站了起来,旋即看向凰忘忧感慨了句。

    “嗯。”凰忘忧点了点脑袋。

    “而且还比你可爱。”如初见继续补刀。

    “嗯。”凰忘忧再次点了点脑袋。

    “咦?这都没发火?难道你是称职的好姐姐?”

    “嗯。”

    “。。。”

    于片刻的沉默之后,如初见突然脸色一变,收敛起了原先开玩笑的姿态:“咳哼嗯!内什么,公主殿下。他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

    如初见口中的那个“他”,凰忘忧自然知道指的是谁。所以旋即她轻轻地回了一声:“嗯。”

    得到了凰忘忧的肯定回答,如初见旋即便继续说道:“那。。。如果我说,我是在知道这件事的情况下来找你玩的。你会不会灭了我?”

    凰忘忧闻言后眼神平淡的看了如初见一眼,旋即转看向了寝宫的窗外,没有回话。

    “虽然你可能不相信,不过我真是来找你玩的。我感觉现在来是最好的时机了,晚了,就真的晚了。。。”

    这是如初见的心里话,也是如初见发自内心想做的事。凰忘忧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朋友,而如初见自己也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是那种很难得到朋友的人。所以对于凰忘忧,她会珍惜。

    因为像自己这样的人得到的朋友,那一定是真正值得结交的朋友。而如初见作为商家之女,无论是为了自己的友情,还是为了凰忘忧这个身份所代表的价值。她都紧紧地抓姿忘忧,绝不松手。

    。。。

    这一次,两人间的沉默持续的有些久。将近一分钟后,一直看着窗外景色的凰忘忧终于转头看向了如初见,问道;“你想玩什么?”

    如初见闻言后秒答道:“随便玩什么,只要能让你开心。”然而在顿了一下后,如初见又先提出了一个要求:“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和你坐下来聊一聊。”

    说罢,如初见也没有不管凰忘忧同不同意,直接伸手握住了凰忘忧的手腕旋即在凰忘忧震惊的目光下与凰忘忧一起倒在了寝宫内的大床上。

    “靠!这床怎么这么硬!那家伙果然脑子有坑。”

    “不是说坐下来聊吗?”

    两人一起倒下,而后出现的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对于对方的反应,两人皆是一愣,旋即不禁一笑。

    躺在这张曾经在他不在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躺过许多次的熟悉的床上,凰忘忧索性也就这么平躺着了,没有坐起。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凰忘忧侧过了身子,看向了一旁同样躺在的如初见,轻声解释道:“他说他习惯睡硬床,睡软床睡不着,所以就为他换了。”

    此刻,如初见也同样侧过了身子和凰忘忧四目相对。发现凰忘忧躺在这女孩子一般难以忍受的硬床上竟然显得颇为自然,如初见不禁调笑道:“所以我们灵凰国的公主殿下为了以后和他一起睡,也习惯谁硬板床了吗?”

    “。。。”

    “。。。”

    “哎呀呀呀!公主动口不动手呀!”

    “再开这种玩笑,我就定你的罪!”

    小小地惩戒了一下如初见后,警告完毕的凰忘忧俏脸逐渐开始红了起来。

    。。。

    真是一个讨厌的朋友。

    圣临纪5000年9月2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