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章:忘忧,而非无忧
    “明天一早我就带你去九天营,今晚你就在这将就一晚吧。”

    “好。”

    双方确认好之后,君林便继续开始了九血森的历练之旅。至于监狱里关押的那些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在搞清情况之后君林也对他们没什么同情了。既然不是被迫害,而是遭受自己应有的惩罚的。那么就没必要相救了。

    ————————————————————————————

    今天是周末,一如以往的习惯,是凰忘忧游玩结束返回灵凰城皇宫的时候。

    本来这个日子凰忘忧是挺欢喜的,因为玩够了,而且也想家了,所以踏上归途心满意足。但是这一次的归途,凰忘忧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笑容。

    自从凰穆嘴里得知君林牺牲的消息起,凰忘忧整个人变得安静了很多。但她现在已不是一个人,她是姐姐,她需要安慰和自己同样伤心的妹妹。只不过到头来,安慰者与被安慰者的身份调过来了。

    这两天,凰忘忧几乎都是做在酒店房间内的窗边发呆中度过的。而兴玲则就一言不发呆在凰忘忧的怀里,默默的陪伴,无言的安慰。

    凰忘忧并不是普通的女孩,最起码,她拥有符合她身份的坚强。两天的时间已经让她接受了这个事实,同时,她的内心也变得成熟了一些。

    那个无忧无虑的公主殿下,似乎已经回不去了。

    “姐姐。”

    听得兴玲的呼唤,凰忘忧立刻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妹妹。君林的意外,令凰忘忧对于自己唯一的妹妹更加在意。

    将兴玲抱在了自己的怀中,凰忘忧柔声问道:“怎么了?”

    被凰忘忧习惯性的抱起,兴玲也是习惯性的张开双臂环住了自己姐姐的脖子。小脑袋枕在凰忘忧的肩上,兴玲张开了嘴巴,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对于自己的妹妹的这一反应,凰忘忧也没有追问什么,只是环抱稍稍紧了紧,走进了前方巨大的绚烂红色传送阵。

    “回家了。”

    。。。

    数秒之后,灵凰城皇宫中央区域的传送阵冲起一道冲天绚烂的红色光柱。察觉到此情况,位于中央大殿处理国务的凰仁明直接放下了手头的动作冲了出去,赶到了传送阵前。

    看着自己走出传送阵的两名女儿,凰仁明第一时间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凰忘忧的双眼。

    凰仁明对于凰忘忧来说,是一同生活的十五年至亲之人。以往有任何的不开心,凰忘忧都会直接和凰仁明诉说,撒娇。然后凰仁明自然也会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女儿重新高兴起来。

    这些年来凰忘忧每次外出后回来,凰仁明都会第一时间来到传送阵外等候。时间久了,自己的女儿这周外出玩的开不开心凰仁明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然而这一次,凰仁明有些没有看不懂。他从凰忘忧的眼里看到了淡淡的悲伤之色,但更多的,却是平淡。看着此刻的凰忘忧,凰仁明感到熟悉而陌生,因为他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但眼前的,是自己的女儿。

    凰仁明其实一直期待着有朝一日凰忘忧能够成长为这样,但是,这一天,来的太早了点。。。

    凰忘忧现在只是一名十五岁的少女,凰仁明只希望自己的女儿在这个美好的年龄段中,能够快快乐乐的。

    心灵的成长的确需要,因为她肩负的是灵凰国的未来。可身为父亲,自然是会尽可能的为自己的女儿去抗下一切风雨,尽可能的给予自己的女儿最长久的无忧快乐生活。

    不过。。。既然该来的来了,那么就算再悔恨也没有任何作用。

    忘忧,这是凰仁明当年亲自为自己的女儿取的名字。这个名字其实包含着凰仁明对自己女儿的爱与期望。

    忘忧,而非无忧。

    若是无忧无虑,终究大器难成。遭遇忧愁,才可以忘记忧愁。能够忘记忧愁,其实是一种本领。肩负伟业者,定会遭遇无数挫折,从而感到无数忧愁。若被无数忧愁压垮,那就将会成为一名失败者。

    忘忧,非易事。

    而凰忘忧,正在做着。

    “午饭吃了吗?”

    “吃了。”

    “还想吃什么吗?”

    “不了。”

    “明天就要回学院了,多陪陪玲玲吧。”

    “嗯。”

    简单的一番对话之后,凰仁明身形一闪消失于原地。没有像以往那样跟在凰忘忧的身旁慢悠悠地走回中央大殿。

    而凰忘忧也同样没有像以往那样和凰仁明边走边聊着这次外出的经历,旋即抱着兴玲,朝着属于姐妹俩的寝宫走去。

    。。。

    来到了二人的寝宫前,凰忘忧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旁边的另一座寝宫。那是君林的寝宫,自君林离开皇宫进入训练兵营之后,凰忘忧在皇宫里的日子都会每天进去为君林清理一下寝宫。

    这似乎已经成为了凰忘忧的习惯,但是。。。这个习惯可以改了。

    看了一会儿后,凰忘忧轻叹了一口气,将兴玲放下,柔声嘱咐道:“玲玲先进去吧,等姐姐一会儿。”

    “姐姐要去整理大哥哥的床吗?”

    凰忘忧整理君林寝宫的事情兴玲是清楚的,而且她还知道自己的姐姐每次进去都只是整理一下大哥哥的床,在整理好之后又会躺上去开心地滚一会儿把整理好的床弄乱,然后再整理一遍。

    “这次。。。不整理床了。”

    “那整理什么?”

    “。。。全部。”

    简单的两字,但兴玲却是听出了不简单的意思。她不清楚这具体是什么,但是她不希望这样,不希望自己的姐姐这样。

    兴玲看着凰忘忧想要开口劝阻,可是最终。。。兴玲说出的是:“玲玲帮姐姐一起。”

    听得自己的妹妹的这一要求,凰忘忧微微一愣,旋即便点了点脑袋,牵着兴玲走向了那座已经有段时间没有住人,以后也不会让任何其他人居住的寝宫。

    然而,打开了那座寝宫的大门,凰忘忧竟是看到了一道身影。

    这一眼,令凰忘忧瞬间恍惚了一下。是他?

    不过下一刻,那道身影听到了开门声后转过了身子,令凰忘忧回过了神。

    看着眼前紫发紫眸的熟人,凰忘忧不禁惊讶,旋即面露正色,认真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圣临纪5000年9月2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