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八章:我是军人
    对于那个监狱,君林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也同样对其感兴趣。

    但是。。。

    君林并不没有感兴趣到那么快就再次见到了那个监狱里面的人。。。

    此刻,深入九血森之中寻找元灵兽的君林没撞见元灵兽,倒是撞见了一队人。这支小队为首的正是昨天君林在监狱里醒来后看到的那名虎背熊腰的凶恶男人,其他几人君林也眼熟,正是那些狱警。

    双方偶然撞见,旋即齐齐一愣。

    很快,在反应过来之后,那支小队并没有多激动,只是饶有兴致地观察起了君林。

    于片刻的沉默后,一名狱警率先打破了沉默:“班长,这小子有点妖啊。”

    刚入狱,就不怕死的尝试越狱,而且最后还真跑出去了。他们在这鬼地方守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极品。

    可在越狱之后,第二天又自己跑了回来,这就更加奇葩了。

    对于自己下属的感慨,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只是没什么感情的淡淡地笑了笑,旋即看向了君林,说道:“既然回来了,那就别走了。”

    听得对方的这一句,君林不禁脸色一变:“你要抓我回去?”

    “不然呢?”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反问。

    “等等!”

    下一刻,君林骤然面露正色,掷地有声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

    被君林这么一问,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准备开口,又突然一愣。说起来,君林是昨天凌晨被丢过来交差的。他也不知道君林到底犯了什么事,要被关进来。

    见对方沉默,君林便继续追问道:“那是监狱,监狱应该是关坏人的地方吧?”

    “对。”这一次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明确而坚定地秒答。

    得到了对方的秒答,君林的腰杆顿时更加挺直了一分,问心无愧地说道:“可问题是我不是坏人,不该被关进监狱。”

    “那你昨天为什么会进来?”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挑了挑眉头。

    “我也不知道,我前天晚上就是露宿街头,第二天醒来就莫名其妙地到那监狱了。”君林实话实说。

    “口说无凭。”

    “我愿意配合你们调查。”

    听得君林这么说,那名虎背熊腰的表情不禁有些改变。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旋即颇具军人直接风格地直接同意道:“好,你先和我们回去,把你的情况查清楚。”

    君林闻言后没有拒绝,直接点头同意。

    。。。

    本来这支小队外出是为了打猎补充伙食储备,结果在半路中遇上了君林。也就只好半路改变计划,直接赶回去去调查君林的情况。

    可没想到君林听说原计划是要打猎,竟主动提出自己的事可以先放一放,可以先打猎,而且还能出力,只要管顿午饭就行。

    一开始众人以为君林这是要趁机逃跑,不过就算真是这样他们也不担心,毕竟他们真不觉得君林能在他们一队人的眼皮底下溜走。然而最终,君林并没有中途开溜,反而还真在打猎过程中出了力。这一下子令众人对君林的看法有所改观。

    他们都是军人,对于君林在打猎时展露出来的战斗方式感觉相当不错。颇有他们军中的风范,勇猛无畏,杀伐果断。

    这种年龄的孝有这种风格的战斗方式实属罕见,最关键的是他在战斗时不经意间显露出的那种气质,那是真他娘的眼熟,竟给他们以一种这小家伙是自己的战友的感觉。

    “你,现在在哪儿学习?”打猎完毕后,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忍不住向君林问起了这一点。

    之前那些都好说,可现在他看出了一个最大的问题。打猎的消耗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君林这种十几岁的孝,显然是一大负担。然而此刻,君林却是脸不红气不喘。

    这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这些年轻一辈的战斗技巧战斗风格,甚至是出众的身体素质和军人相似其实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而关键就是这体力,体力,这才是军人和其他人之间最大的差别。

    之前君林展现的战斗风格以及那份气质都没有让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生疑,但就是君林的这份体力,让他不禁心生猜想了。

    而令他真没想到的是,君林在闻言后毫不犹豫地给出了一个震惊了他们一队人的回答:“我是军人。”

    军人?这小家伙是军人?

    下一刻,回答完毕的君林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自己那件被凰忘忧烧的破破烂烂的军服。将其捧在双手之上,展示出了军服之上的灵凰军军徽。

    灵凰国内无论是哪个部队,都有一枚统一的军徽。就是灵凰军军徽,这是灵凰**人的象征。

    每一名灵凰**人在退役之时都会把军徽留在部队里,所以灵凰军军徽没有一枚外流,更没有一枚造假。

    君林拥有这枚灵凰军军徽,就足以证明君林是一名灵凰**人,现役军人。

    看了君林双手捧着的军装之上的军徽许久,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旋即也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枚一模一样的灵凰军军徽,放于掌中展现给君林。

    数秒之后,他握拳立正,向君林敬了个标准的军礼。不分上下级,是军人对军人的尊重。同样,在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敬礼之后,其他众人也整齐划一地对君林敬了个军礼。

    下一刻,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直视君林,正色自我介绍道:“九棱城九天营,十三连二排一班班长。”

    君林立正回礼,声音平静而庄严地回道:“御冥城训练兵营,新兵。”

    “。。。”

    然而,突然之间,场面陷入了一片略显尴尬的沉寂。又过了数秒后,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确认君林并没有开玩笑后,才有些不自然地开口问道:“从御冥城到九棱城,你个新兵。。。就算是擅离职守也离的太远了吧?”

    至于训练兵营。。。他还真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他们灵凰军中真有这个营吗?而且这名字也有点太那啥了,就像是青训队一样。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小家伙的的确确是“自己人”。这样一来这小家伙的事就必须好好查清楚了,自己人莫名其妙的关了自己人,自己人莫名其妙的被自己关了。这事情不管怎么说都着实挺尴尬的。。。

    圣临纪5000年9月2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