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四章:编
    不是九棱城人?是个来旅游的?

    君林的这个回答那名学院老者是很不想接受的,但是仔细一想,这个回答却是显得相当合理。毕竟九棱城里突然蹦出来了这么一号无归属方的人物,肯定会遭到许多人的猜疑。可如果这个人不是九棱城人,那么就一下子变得能够接受了。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合联学院不就白高兴白忙活一场了吗?而且还白白得罪了一次独流门。

    想到这儿,那名学院老者的头就一下子疼了起来。虽然他们合联学院不惧独流门,但也肯定不愿随便与之闹矛盾。更何况还是现在的特殊时期,临近五大国切磋交流赛,而且海选更是将至。在这个节骨眼上学院一派肯定不希望节外生枝,而宗门一派虽然想搞事,但总归还是得顾全一下大局,不会妄动。

    但是!如果宗门一派发现了机会,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出击给学院一派制造麻烦,放他们在这个特殊时期分点心。所以这段时间学院一派也都会收敛克制住,尽量不招惹宗门一派,不让他们有机可乘。

    然而现在。。。为了君林这个“无归属方”的人才,合联学院在学院一派的整体支持下动了。而这一动,就给了宗门一派出手的理由。

    本来要是能够成功把君林拉拢过来,那么这一动完全是值得的。可关键是这次白动了!这就有点讨厌了。

    “你是从哪儿来的?”

    此刻,那名学院老者的脸色已经有些严肃了。说实话,他此刻是真想把君林给送回去息事宁人了。如果君林的回答不能让自己满意,那么他真会这么做。

    而君林此刻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旋即他也面露出凝色。不是装出要认真回答的样子,而是因为感觉事态不对觉得要开始跑路而自然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不过就在君林准备开跑的那一瞬,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东西,那个已经没用的东西现在说不定可以起到大用处。

    下一刻,君林便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个小牌子。这个牌子是当初和如初见一起去灵凰学院,帮她代打拿积分时带的临时竞技牌。这个临时竞技牌是给外院人员用的,但毕竟是灵凰学院提供的,上面印有灵凰学院的院徽。

    “我来自灵凰城。”君林开口坦诚地说了句实话。

    说罢,他把那块临时竞技牌放于手掌上让那名学院老者看个真切,然后就开始编了起来:“我是灵凰学院的学员。”

    “什么?!”

    听得君林这一句话,那名学院老者的脸色顿时变了。灵凰学院!灵凰国任何一家学院都知道这灵凰国第一学府,灵凰学院虽然始终以一种压倒性的姿态压制灵凰国其他的所有学院独霸第一院之位,但其他学院对此却不感不爽,而是相当的心悦诚服。

    灵凰学院,这是灵凰国学院一派的领袖,更是灵凰国学院一派骄傲!一院压万宗,这就是灵凰学院。

    而眼前的这个小家伙,他竟然来自于灵凰学院!难怪,难怪啊!一阶元素使就拥有如此水平,如果这是灵凰学院的天骄学子,那么就不足为奇了。

    见到那名学院老者的表情变化,君林继续面不改色地瞎扯道:“快到五大国切磋交流赛了,学院为了让我在最后这段时间提高自身实力,所以让我外出历练。”

    “你,你一个一阶元素使,应该是一年级新生吧?你才一年级就要参加五大国交流赛吗?”那名学院老者震惊了。

    “为了学院,为了国家。新生照样可以参赛,而且参赛的新生并不只我一个。”君林继续吹,反正只要能跑路就行。离开之后一切好说。

    君林之言,正中了那名学院老者的内心。令他不禁心感赞叹,欣慰。有这样的孩子,有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孩子的灵凰学院。学院一派何愁不兴?灵凰国何愁不兴啊!

    “好!酗子,有志气!”

    君林见此情况并没有松懈,只是礼貌地笑了笑,旋即便突然叹了口气,为了取得对方的完全信任进而继续开编:“前天我初到九棱城,听闻到九血森的传说,听后颇感兴趣,也觉得那是个历练的好地方,所以便去了九血森。不过我出来历练至今,发现钱已不够。为了吃饭和返回灵凰城,我需要赚钱。我是个佣兵,所以就想着干回老本行赚点钱以解燃眉之急。”

    说罢,君林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先向那名老者行了一礼,旋即继续说道:“由于偶然间听说了昨天九血森里在进行着狩猎大赛,再加上为了赶时间。所以在前进的路上碰巧遇上了两队,就顺手抢了。其中就凑巧抢到了您学院的队伍,实在不好意思。”

    之前在佣兵公会内的那一番对话,君林已经知道他昨天抢的那支学院队伍,应该就是这名老者所说的合联学院了。人家正主在这,所以该先道个歉。

    而听得君林的这一番话后,原本对昨日一事还有些芥蒂的那名学院老者终于是释然了:“酗子言重了,昨日是狩猎大赛,既然是大赛,那就是竞争。他们没竞争过你,只能怪他们实力还不够。其实这事老夫我还得感谢你一下,昨天你那一抢,是把他们给刺激到了,激发了他们的上进心啊。”

    而说罢之后,那名学院老者又突然发怒,当即气得冷哼一声,骂道:“可独流门的那帮兔崽子竟然就因此事要抓你,真是无理取闹!”

    这小家伙可是灵凰学院派出来历练的学员,新生就被外派,足以说明灵凰学院对此子抱以的厚望与信心。如果这小家伙真被独流门给抓去,那后果就太糟糕了!不说灵凰学院会有怎么样的反应,光是学院一派的如此天骄就此埋没这一点,就令人痛惜。

    原本是为了拉拢人才才救了这个小家伙,虽然最后没拉拢到,但是这一救,是真救得值了!

    看着眼前发怒的那名学院老者,君林是发自内心地说了句:“再次感谢老大爷的相救之恩!”

    圣临纪5000年9月2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