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第三方
    回答完了君林的提问后,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便直接大手一挥,喝令道:“绑了!”

    又绑?

    君林闻言后脸顿时一黑,这一次君林已下定决心。强行跑路。

    “慢!”

    然而,就在君林刚刚准备暴起跑路之时,佣兵公会的大门口又传来了一声大喝。众人闻声望去,只见堵在门口的独流门队伍被人毫不客气地破开了一个口子。这一次来的只有三人,不过这三人的身份却是足够的高。就连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在见到三人后也是只好将心中的怒火强行压下,不敢发作。

    向那三人行了一礼,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皮笑肉不笑地问道:“见过三位院长,不知贵院,有何事?”

    “哈哈哈,来挖个人才。”一名为首的老者笑眯眯地直言回答了对方的问题,旋即便直勾勾地看向了君林。

    听得那名学院老者的回答,那名独流门中年男子心头不禁一沉,这他妈,对方是来抢人的?这人要是让他们带走了自己可怎么回去交差?

    下一刻,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便态度强硬地表明了立场:“不好意思,这是我独流门要抓的人。”

    “你们抓他回去无非就是为了找回面子,太浪费人才,这样不妥。”那名学院老者摇了摇头,没有直说,但意思也就是那样。人是不能让你们独流门带着的。

    而对于那名学院老者的说法,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是当即在心里冷笑一声。不浪费人才然后让他成为你们学院那边的人?那还不如浪费了!

    “此子损我独流门颜面,不予惩处,我独流门威严何在?”

    “嘿!搞得昨天就你们独流门丢人了一样,我们合联学院不也是被抢了?”

    听得对方这么一说,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不由一时语塞。额。。。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昨天当众丢人的的确不止他们独流门一家。。。

    不过话说如此,但让肯定是不能让的!

    于短暂的语塞后,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正色沉声道:“这是我门门主的意思!”

    结果那名学院老者根本不虚:“这是我的意思!”

    “你真不把我独流门的威严放在眼里?!”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忍不住了。

    “我难道还怕你独流门不成?!”那名学院的老者也不装了,一改和蔼的形象喝骂道:“滚蛋去!要说叫你们门主来说!你没这资格!”

    “我!。。。”

    这一次,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是真的语塞了。毕竟对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自己再和对方争吵下去,那就会升级为动手了。可如果动手的话,自己被对方打成重度残废都算轻的了。

    不认怂,要被揍。认怂,回去要承受门主的怒火。这特么的!咋搞?

    摆平了独流门的,那名学院老者重新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了君林。在发觉君林只是一名一阶元素使后,他不禁没有不爽,反而更感惊喜。一阶元素使就能把他们的人给抢劫了,这要是成长起来还得了?

    昨天学院一派已经集体确认过了,这个小佣兵不是任何一家学院的学员。而且他估计也不是什么宗门之人,毕竟昨天那群宗门的代表在事发时也是一脸懵逼。再加上现在的情况,独流门敢对他出手,也更加说明这点。此等没有加入学院也没有进入宗门的人才,他们没有不争取的道理。

    “小子,我帮你解了围,你再怎么说就给个面子,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看着那名瞬间变回那副和蔼老爷爷模样的那名学院老者,君林不禁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其实他真不想去,想着赶紧去找到乘坐空梭雁的地方赶回灵凰城。但实情也正如对方所说的那般,如果没有对方帮自己解围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所以,这个面子该给。

    “好吧。”君林点了点脑袋表示同意。

    见君林点头,那名学院老者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好!走!”

    下一刻,他便一把抓住了君林的手腕一个闪身消失于佣兵公会大堂之内。

    ————————————————————————————

    “老大爷,您就不能换个地方谈?”

    与一条四下无人的昏暗小巷子里,君林面色难免有些古怪看着面前的那名学院老者发出了提议。

    “怕隔墙有耳嘛,而且那种能谈事的地方进去都得给钱啊。”那名学院老者面不改色地说出了实际就是想要省钱的大实话。

    然而这一回答,却是直接得到了君林的认可。一点都没错!谈个话要花什么钱嘛?这个阴暗的小巷子就挺好。

    “谈什么,您说。”君林摆出了严肃的神色。

    那名学院老者抚了抚胡须,旋即感慨出声:“小子,昨天你和我们合联学院代表队抢猎物的全程,老夫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啊!”

    “。。。”君林突然想要跑路了。

    那名学院老者没有注意到君林的反常,继续感慨:“那身手,了不起,了不起!一拳打晕一头猪,还能扛起来跑。令老夫我都不禁为之瞠目结舌。”

    “。。。”君林已经迈出第一步了,他真怕对方突然来个转折,把自己抓了。

    “你小子的身体素质。。。哎哎哎!走什么?听老夫把话说完,要有礼貌。”

    一把抓住刚刚迈出两步的君林,那名学院老者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们这群小家伙各个都是急性子,好吧好吧,我就直接说重点了。”

    “唔。。。您说。”

    下一刻,那名学院老者便直接问道:“我昨天调查了一下,发现你并没有加入任何学院。先问你一下,你如实回答,你可曾加入过宗门?”

    君林如实答道:“没有。”

    在得到了君林的回答后,那名学院老者旋即继续追问出了自己最在意的问题:“那你,可愿加入我合联学院?”

    “不行。”君林直截了当地回以了一个否认回答。

    “哦?”

    被君林拒绝,那名学院老者倒是没有直接发怒。因为他听见君林说的是“不行”,而不是“不愿”。

    所以,他沉下心来问道:“可以说说为什么不行吗?”

    君林挠了挠脑袋,回了个半真半假的回答:“那啥,其实我是来旅游的,我不是九棱城人。”

    圣临纪5000年9月2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