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二章:又来一队
    随着鬇家长子的命令落下,在场众多佣兵看向君林的眼神不禁变得同情了起来。那小家伙竟然得罪了鬇家,而且还惹得鬇家的长子亲自捉拿。唉,年纪轻轻的就完了。而且看他还是一个佣兵,眼睁睁地年幼同行落难,的确有些难受。

    此刻,君林看着眼前的阵仗不禁眉头微微一皱。对方的行为是做绝了,为了他们的虚名不暴露,就一定要除了自己这个知道秘密的外人啊。。。

    那么多人,动手是肯定动不过的,不过也不可能坐以待毙。君林可不怕和对方起冲突,对方要用武力来抓自己,那么自己也就用武力逃出去。

    下一刻,那数十名鬇家家仆便直接动身进行对君林的抓捕。其干练的动作可以看出这种抓人的围捕的事情他们没少做过,令君林顿时感觉逃跑的难度剧增。

    “滚开!”

    突然之间,一声不满的呵斥响彻整个佣兵公会大堂。然而这声呵斥并不来自于君林,而是一名从佣兵公会大门口走进的一名中年男子发出的,并且在呵斥的同时还一掌扇飞了一名挡在自己前方的鬇家家仆。

    这一突发状况是令的鬇家长子大感愤怒。什么人?竟敢如此放肆!妨碍他鬇大少行事?

    一时之间,原本数十名准备围捕君林的鬇家家仆齐齐转身,各个面色不善地看向了那名突然闯入的中年男子。可是紧接着,当他们看到那名中年男子率领的一队人也跟着进入佣兵公会之后,他们的脸色不禁变了,就连鬇家长子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他是我独流门要的人,你们也敢抢?”

    傲然地自报家门顺便不屑地质问了一声,那名中年男子左右环顾了一下,在认出了鬇家长子之后,旋即便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大步径直走了过去。

    来到了鬇家长子面前,那名中年男子俯视着不敢抬头直视自己的鬇家长子,一副亲切模样地主动招呼道:“哟,这不是我独流门十年一遇的弃徒,鬇大少爷吗?”

    听得对方当众揭自己短,鬇家大少顿时气得鼻孔都长大了。但气归气,他还真不敢直接一拳打在对方脸上。独流门,就是一个鬇家不愿招惹的宗门。或者说九棱城这片区域的大部分强大宗门,都是鬇家不愿招惹的存在。

    毕竟宗门这类势力可和其他城内的大势力不同,入了宗门,便可以说是脱离了灵凰国,不再作为一名灵凰国人受灵凰国的约束。就比如说什么抓你去充军,鬇家这个最强大的杀手锏对宗门之人根本没有任何用。曾经有一次鬇家就是不信邪,强行抓了个宗门之人去充军。结果第二天人还没发配走呢,那个宗门就直接打上鬇家家门了。

    那时候鬇家请族内的那位大靠山出门,可就是因为宗门之人的特殊性,那大靠山也没法动用国家力量来压制,最后只好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恭恭敬敬地把人给送了回去,还赔了一大堆礼。导致鬇家存库一下子空虚了不少。

    自那之后,鬇家就对宗门之人敬而远之。而且今年鬇家还把长子送到了独流门内,欲与宗门之流交好。可结果没想到鬇家长子太不争气,被独流门给抛弃了。而独流门还因为门内出了个这么个“人才”,让独流门的名声也因此受到了一些影响。从而对鬇家的好度感一度降低,让鬇家事与愿违。

    此刻,见鬇家长子认怂。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笑着拍了拍鬇家长子的脸庞,旋即便一把将他推倒了一旁,进而走向了君林。

    看着一脸疑惑看着自己的君林,他审视了下君林后不禁微微皱眉,说道:“小子,昨天在九血森里倒是很威风嘛。”

    他此刻也同样有些疑惑,是不是搞错了?这个一阶元素使就是昨天那个抢了他们独流门弟子猎物的那个佣兵?他们独流门的一队精英弟子被一名一阶元素使在眼皮子底下抢了两头元灵兽,这要是传出去就丢人丢大了!

    而听得对方的话,君林却是顿时醒悟了。自己昨天在九血森抢了两批人的元灵兽,这群人估计就是昨天某一批人的长辈,来找自己讨说法了。。。

    现在倒好了,本来只是一队人要抓自己,结果又来了一队。这让自己怎么跑?

    不过对于对方的说法,君林还是不予赞同的,他需要争取一下,争取让这队人别抓自己。所以,君林便认真地向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问道:“既然是竞争,那就各凭本事。我昨天难道做错了吗?”

    那名独流门的中年男子闻言后笑了笑,不予否认:“你说的没错,做的也没错。”但是在顿了一下之后,他露出了一脸看傻瓜的表情看着君林,补充道:“可你错就错在选错了竞争对手,也错在了。。。你没有背景,凭什么身份来争?”

    九棱城狩猎大赛,这种争抢并不罕见。但这种争抢都是大宗门之人去抢学院之人,大学院之人去抢宗门之人。至于一般的宗门和学院,只能沦为被抢方。

    因为没有强大的底蕴,去抢了别人的话会招惹来应对起来颇为棘手,甚至解决不了的麻烦。只有拥有强大底蕴的宗门和学院,就算抢了对方,哪怕是抢了对方的大势力,也有那底气去应对。也就是因为双方都是大势力,所以有强大的号召力。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了避免大冲突,所以反而难真的动手,而是会虚伪地称赞一下对方。

    独流门就是位列大宗门之列的宗门,历届狩猎大赛他们没少抢过人,也有过被大学院的学员抢过的经历。可是昨天,他们独流门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的佣兵给抢劫了,这问题可就不一样了。

    昨日在九兽巢观看实况转播的独流门代表在事情发生之时那可是羞愤难耐,险些动手拿无辜观众发泄。没办法,被学院一派以及众多其他宗门的代表以异样的眼神围观,那感觉着实难以令人保持平常心。

    所以最终,独流门把这恨全部归于到君林身上。他们要把那个搞事的佣兵抓住,让他承受独流门的愤怒。顺便将此事告知于众,让人们知道无视独流门威严,随意得罪独流门的下场是什么。

    圣临纪5000年9月2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