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九章:教做菜
    “是吗?”

    下一刻,听得君雨的解释后,柔然玉璃脸上的冰霜似是被春风拂过瞬间化解,旋即笑着向临风友善招呼道:“临风学姐,随便坐。”

    “好。。。”忐忑地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临风很快便被不远处一张桌子上的一整桌菜肴吸引了。刚刚坐下的她立刻又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那张桌子前,隔着一层保鲜护罩看着满桌的菜肴一脸惊叹地向君雨问道:“小学妹,这是你做的?”

    听得临风的询问,君雨向临风点了点脑袋表示承认。旋即便转头看向了柔然玉璃担心询问:“你们怎么没吃?”

    “我刚起来,那小懒猪还在睡。”说罢,柔然玉璃便看向了毫无睡相已经位于大沙发边缘的苏星灵,说了句:“我去喊醒她。”

    而就在柔然玉璃话音刚刚落下之时,只听“咚”的一声,苏星灵便从沙发上滚了下来,在沉寂了数秒后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

    好在,沙发不高,而且非常软,所以从沙发上翻滚落地的实际高度其实很矮。更何况从睡觉的地方滚下地板这种事苏星灵早已习惯,这么点的高度,第一时间都没把她给摔醒。

    刚刚清醒过来,苏星灵便感觉自己被一片温暖包裹了。这一温暖的感觉令苏星灵不用看都知道,是君雨。

    一下子睁大了双眼,看着眼前君雨那暖人心脾的笑容。苏星灵顿时欢呼了一声一把抱住了君雨蹭起了君雨的脸蛋:“君雨!君雨~你终于醒了。”

    由于苏星灵刚刚是屁股落地,君雨不好直接用手去揉。所以便直接召唤出了一个金白色的叙球为苏星灵驱散疼痛。虽然这有点小题大做,苏星灵也没感觉有多疼。但君雨在这种时候是一点都不“勤俭持家”的。

    被苏星灵一把抱住,君雨相当习惯的等苏星灵蹭够之后,才柔声说道:“星灵,去洗漱下,准备吃饭吧。”

    听到“吃饭”二字,饿了快一天的苏星灵此刻顿时感到充满了食欲。但是一想到要洗漱,要上塔去洗漱然后再下来才能吃饭,苏星灵的小懒癌就犯了:“君雨~我想直接吃,上去洗漱好麻烦的。。。”

    平时苏星灵这样撒娇,君雨是肯定不会同意的。但是想到苏星灵因为自己守了一整夜,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君雨就心疼不已,心也怎么也无法硬起来。

    然而,就在君雨准备妥协之时,她怀中的苏星灵便被柔然玉璃给直接拎走了:“走,洗澡去。一起。”

    “哎?”

    听得柔然玉璃的话,苏星灵脸上的撒娇表情瞬间垮了。不仅要洗漱,还要洗澡?不要哇!我要吃饭!

    不过纵使心中再不情愿,苏星灵还是没有反抗乖乖地跟着柔然玉璃前去洗澡了。留下了君雨和临风二人在单人宿舍塔一层等待。

    想了想苏星灵和柔然玉璃的洗澡时间,君雨知道要等一段时间了。为了避免尴尬,君雨在想了会儿后便干脆对临风提议道:“临风学姐,我现在就叫你做菜吧。”

    临风听得君雨的这一突然的提议后不禁吓了一跳:“现在就开始?”

    “嗯。”君雨点了点脑袋进行确认。

    “好,好吧。”临风有点小紧张又有点小期待地回道。

    达成了共识,两人便直接来到了厨房区域。被君雨带领到她平时使用的一大张多功能厨台前,临风看着面前的厨台不禁心生出些许的退却。

    做菜。。。感觉好像很难。

    “学姐有做菜经验吗?”

    “没,我是真的菜鸟。”

    听闻临风没有任何下厨房的经验,君雨想了下后便开始教起了临风一些基本厨具的使用方法。既然是初学者,那么君雨就不能教临风该做什么菜了,先从最基本的开始吧。

    比如怎么拿刀,怎么切菜。。。

    经过君雨的一番教导后,临风拿着一把菜刀开始了首次操作。看着菜板上的一大颗新鲜翠绿的上好大白菜,临风微微举起拿刀的右手自我打起道:“老娘我连人都砍过,还怕切你个大白菜。”

    说罢,临风便一刀干净利落地斩下。刀落菜分,“啪!”的一声菜板上的大白菜便一左一右地飞出了菜板,最终双双落在了地上。

    “。。。”

    “。。。”

    于一番沉默后,君雨将一分为二的大白菜捡了起来再次洗了一遍,然后拿了半颗大白菜重新放在了菜板上:“学姐,请按着菜切,不用那么用力。”

    “我,我怕~。。。”临风的回答竟是带着哭腔,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展露出了自己小女孩的一面。

    怕,她真的很怕。不是怕切大白菜,是怕切到自己的手。临风在剑术上的造诣是连宙空都点头赞叹,能够拥有这样的剑术造就,应该是少不了伤痛的。但临风可以说是真正的天才,她现在的成就纯粹靠的是自己的天赋。她练剑至今,战斗至今,从未伤到自己,也从未让别人伤到。

    所以,从未受过刀剑之伤的临风,此刻拿着菜刀进行着极有可能会切刀自己手指的切菜时,她心中的惧怕感可是相当大的。拿着菜刀,和拿着剑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临风那天生的剑道天赋在做菜上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和剑不同,手中的菜刀令临风感到完全无法驾驭。这是真正的杀器,而且会伤到自己。

    “没事的。”

    而就在临风摇着脑袋准备放下菜刀,准备放弃学做菜之时,一道令人安心的安慰突然从她的身后响起。旋即一双手从后分别握住了临风的双手,君雨就这么贴在临风的身后,手把手地教临风慢慢地切起了那半颗大白菜。

    临风要比君雨稍高一些,不过可以刚好让君雨的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不会被挡住视线。就这样,君雨从后开始了手把手教学。而被君雨那双温暖的手握住,临风心中的恐惧竟是在不知不觉中消退了不少。旋即便定下了心神,聚精会神地体会着现在的感觉。

    然而,此刻的二人并不知道。在通往上层的一个拐角墙壁后,苏星灵和柔然玉璃也是紧挨着彼此在暗中观察着。

    看着此刻贴在一起的君雨和临风二人,柔然玉璃那原本嫩白的手指变得惨白,用力地都快捏碎墙壁。洗澡什么的根本就是个幌子,她就是要留给君雨和临风一个独处的机会,来搞清楚二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结果事实证明,正如君雨所说的那般是来学做菜的,可是。。。反正柔然玉璃是看的自己也想学做菜了。

    “走,洗澡去!”

    “哎?不看了吗?”

    “不看了,闹心。”

    “哦。。。”

    。。。

    将近一个小时后,苏星灵和柔然玉璃终于洗好了澡重新回到了单人宿舍塔一层。虽然有些奇怪这次两人洗澡洗了那么久,不过君雨也没多问什么,可能是因为隔的时间有点久了吧。而且时间也正好,刚好临风学姐的第一道菜完成了。

    “难吃。”这是柔然玉璃品尝完后摸着良心给出的回答。

    最后如愿以偿地把临风气哭气跑之后,柔然玉璃成就感十足地拉着君雨和苏星灵修炼去了。

    对于这一情况,君雨只好等以后有机会向临风道个歉了。因为她似乎能明白柔然玉璃为什么会这么做,而就是因为明白,她才不好去责怪柔然玉璃。而且,说实话,她也气不起来。

    。。。

    久违的在修炼中平淡的渡过了下半天,久违的三个人躺在了一张床上。

    夜深时分,感受着身旁一左一右已经熟睡的星灵和玉璃两人的平稳呼吸,久违的再次感到睡不着的君雨看向了窗外的星空,进行起了日复一日进行的在心中为他祈祷平安。

    圣临纪5000年9月21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