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这夜,漫长
    “小弟弟,能在最后看到姐姐最美的样子,你也不算亏了。”

    不疾不徐地迈步向前,那名贴身助手看着身上沾有些许血迹而平添一份野性的君林不禁有些意动。下一刻,她收起了手中的匕首,就这么空手站定于君林面前:“你是那种越看越有味道的男人呢。小小年纪就这样了,真不知道长大了以后该有多祸害女孩子。。。可惜了,你没有那以后了。”

    说罢,她伸出了一个根手指落在了自己胸前的衣领上,旋即缓缓下拉:“可是如果你乖乖的话,姐姐我可以让你死而无憾哦。”

    见到这一情况,君林无动于衷,而那一名被称为鬇公子的男孩却是一脸怒不可遏地喝道:“你敢?!”

    听得身后传来的怒喝,那名贴身助手不由暗自砸了一下嘴。要不是看在他的家世上,她怎么可能会如此讨好一个连毛都没长齐但却满脑子都是污秽的小屁孩。同样是小屁孩,自己面前的这位就让自己食指大动多了。

    不过她毕竟不是一般的女人,眼前能满足自己一时**之欲的野佣兵,和能让自己终身富贵荣华的鬇公子。这两者该如何取舍一看便知。所以下一刻,她便直接转身回道:“人家错了,如果鬇公子真生气的话,等会儿任由鬇公子处罚就是了。”

    见对面那么快就认错,被那名被称为鬇公子的男生脸色这才好看了点。随后当他听到那句任由自己处罚时,他变得更加迫不及待起来。

    “快动手!”

    “是~”

    用令人骨头酥麻的声音应了一声后,那名贴身助手便重新转向了君林。然而也就在这一刻,君林突然上前抓住了她那只刚刚下拉衣领的右手,顿时把她给吓了一跳。

    在回过神来后,那名贴身助手不禁发出了一声魅惑的轻笑:“小弟弟,你再怎么忍不住也不行了呀。不过等会儿能让你饱饱眼福,你就知足吧。”

    可是下一刻,她便听到了一句令自己不禁生气的声音平静之语:“我对你没有兴趣。”

    随着话音落下,那名贴身助手的右手突然变得剧痛无比。旋即她便感到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然后自己的右手就突然被松开了。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秒之内,快到那名贴身助手都没来得及动用元力将自己的右手挣脱出去。虽然她已是一名一阶元素魂了,但她毕竟是女子,而且还是较为脆弱的手指在没有任何警惕和防御的情况下突然遭到了那样的突袭,结果依旧是让她感到有些疼痛难忍。

    一个一阶元素使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而紧接着,她便发现了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那枚戒指被对方强行抢回去了!

    将戒指夺了回来,君林此刻的脸上悄然浮现起了一抹微笑:“我说了,我对那荣誉没兴趣,你们要的话拿去就好。我只要我应得的一万灵凰币,给我一万灵凰币,我就把这戒指给你们。”

    君林的微笑显得很和煦,温暖。但在那名贴身助手的眼里却是显得有些冰冷,而且令她不禁心生疑惑和感慨。

    对方只是一名一阶元素使,就算他把戒指抢了回去,他也依旧没有任何谈判条件。因为他和自己之间有着绝对的实力差距,别说是战了,他连逃的资本都没有。可是就是在这样的局面下,他却依旧笑了出来。

    他这一笑,感觉一下子把双方的身份位置对调了。感觉他才是那无恶不作的坏人,而自己这边却成了被要挟的受害者。

    忽然间,不知道为什么,那名贴身助手觉得就这么算了吧。她能够听出君林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她感觉君林真的会如他说的那样做。一万灵凰币而已,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给他一万灵凰币,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一秒的沉默之后,她突然笑了,旋即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不行!”

    然而,下一刻,一声不容置疑的否决含怒响起。只见那名被称为鬇公子的男生气势汹汹地走上前来,指着君林的鼻子对那名贴身助手大声吼道:“浪费一万灵凰币干什么?直接杀了就行了!而且只有死人才能永远的保守秘密!他要是活着离开的话谁能保证他不会将事情说出去?你为什么要相信他?!”

    说罢,他突然一把拉下了自己裤子抱住了那名贴身助手,一边撕扯着她的衣裙一边骂道:“吗的!元素魂不是很厉害吗?那你就让老子看看到底有多厉害!看看元素魂女人能不能边被老子干边杀人!”

    听得那名被称为鬇公子的男孩的话,即便是那名贴身助手也不禁感到害羞与惧怕,赶忙慌乱地制止对方的野蛮行为。

    面对对方的作为,君林并没有丝毫异动,而是用那声音再次也是最后一次地问道:“一万灵凰币,给还是不给?不给我现在就走了。”

    听到君林再次说出此言,那名贴身助手终于急了。就算是她也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拦作杀君林,现在必须要做出选择了。

    “鬇公子,你快先停下!”

    然而到了这时候,已经进入状态的那名被称为鬇公子的男生自然不可能听那名贴身助手的话先停下了。他年纪轻轻就已沉沦于**,已经完全没有了男人那种在关键时刻控制住自己的定力。所以此刻的他只是行动更加卖力,并且还在嘴上命令着废了君林,想要看看现在一副平静模样的君林等会儿在看到他“战斗”时的英姿时会是怎样一副可笑可怜的反应。

    感受着贴在自己身上的更加变本加厉的行为,那名贴身助手无奈之下只好咬牙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那对泛着红芒的匕首,拖着贴在死死黏在自己身上的那名被称为鬇公子的男孩刺杀向了君林。

    不是要废了君林,就是最直接的刺杀,因为现在真的只能直接一击必杀了,没有给她慢慢弄断君林四肢的条件了。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名贴身助手的刺杀在君林眼中是显得那样的缓慢无力。只是猛然侧身向旁一闪,便轻松躲过了来自一名一阶元素魂的夺命攻击。

    躲过了对方的一击后,君林也知道了对方的选择。既然那一万灵凰币是没戏了,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在此停留了。

    下一刻,君林没有再说什么,直接绕过了前方的两人向九棱城飞奔而去。

    见到君林离开,那名贴身助手是真的急了。但是刚刚的那一击让她暂时舍弃了对那名被称为鬇公子双手的制止,结果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的衣裙便被撕烂,并且遭受到了对方娴熟无比的上下其手。

    其实她现在完全可以动用武力强行让对方停下,但是她很清楚对方的习性,知道这么做的话会有怎么样的后果。一旦坏了这位纨绔大少的兴致,那么自己之前的所有努力和以后的奢华生活就全部化为泡影了。

    很快,在进入了“战斗状态”之后。那名被称为鬇公子的男孩反而变得清醒了些,但实际上还是处于精虫上脑状态中的他依旧不会做出什么明智的选择。他看着君林逐渐远去的背影,当即拍了一下那名贴身助手的臀部,如同策马般遥指着君林的背影喝道:“上啊!给老子看看你的厉害!上去逮住他!”

    然而,对于对方在此刻提出的这一要求,那名贴身助手真是有心无力了。。。

    。。。

    在黑夜飞奔于辽阔的草原之上,君林在见到远方依稀可见的九棱城城墙轮廓后不禁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话说自己这两天好像已经进出九棱城很多次了,可是赶回灵凰城的进度却是没有丝毫的进展。

    算了!一万灵凰币,以自己的赚钱本事肯定很快就能赚到的。明天就开始执行赚钱大计!今晚,就希望能够睡个好觉了。

    嗯,其实不一定能睡的好。毕竟君林也是个正常的血气方刚的十五岁男孩,刚刚的那一情况对君林的刺激还是很大的。只不过因为三年里天天睡在君雨旁边而锻炼出来的强大定力,君林之前才表现的那般平静。

    当然了,睡不好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之前的情况深入心中难以忘怀,就是那一情况多多少少还是对君林产生了一些影响,让君林有些实在难以控制的开始了一个美好的遐想:如果以后,自己和君雨。。。咳咳!

    嗯,突然想起了在那个美妙的夜晚因为一个美妙的误会而惊鸿一瞥到的美妙的一幕:正在淋浴的君雨。君林觉得这一夜恐怕是非常漫长的一夜了。。。

    圣临纪5000年9月20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