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十九章:动手
    “咚咚咚。”

    “谁?”

    “你爸爸。”

    “。。。”

    动身打开了自己房间门,如初见略显懒散地看着站在门前的自己的老爹态度强硬地说道:“老爸呀,昨天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今天我不会出去的。”

    “不是喊你出去的,有事要告诉你。”说罢,如初见她爹抿嘴思索酝酿了一会儿,才继续开口道:“女儿啊。。。你在意的那个小子,是叫君林吧?”

    “是啊。。。嗯?你怎么知道的?我不是和你说了不要去找他麻烦吗?”

    “咳!天地良心,他去训练兵营了我怎么去找他?”

    “你还知道他去训练兵营了?老爸你调查他?你怎么这样!”

    “我这不是因为关心你才去查查那小子的情况吗?”然而在顿了一下后,如初见她爹突然露出了一抹淡淡的苦笑:“不过以后,我再也不用查了。”

    听得自己老爸的这一句,如初见不禁愣住了。在愣了数秒之后,才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他怎么了?。。。”

    如初见她爹闻言后轻叹了一口气,回了句:“训练兵营。。。你也清楚。”

    简单的八个字,如初见却一下子听明白了。清楚,她当然清楚。知道训练兵营的人都清楚,训练兵营最著名的标签,就是:高死亡率。

    只是,就算很清楚这点,人依然会抱有侥幸心理。就比如一人奔赴战场,他的家人明知战场是种什么地方,却依然会相信他最后肯定能活着回来。如初见也是这样,她一直相信君林最后肯定能完成所有的训练活着出来。

    直至,最终宣告那人死亡的消息来临。

    其实如初见对君林的看法很简单,一位让自己看得顺眼的同龄异性。简单来说,就是朋友。但是就是这样的简单关系,却让如初见的泪水根本无法控制地落下。

    一种很难言明的情绪充满了如初见的心间,可以说,是一种落寞。君林是如初见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倾诉对象,也是唯一一个听过从如初见口中蹦出来的一些“奇怪话”的人。

    而现在,那个人,不在了。

    原来,他并不是。。。

    在心中喃喃了这么一句后,如初见默默关上了房门,往床上一躺,不再理会其他的任何人和事。

    ————————————————————————————————

    夜晚九点,蹭吃蹭喝蹭了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两顿饭的君林跟着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又一次进入了的九血森。

    虽然君林并不想在一天内第二次来到这个并没什么美好回忆的地方,但是按照九棱城佣兵公会会长的说法,那九血的诅咒从九血森始,也应在九血森终。

    此刻,君林神色肃穆紧盯前方。因为他的前方有着一个浑身浴血的怪物:刚刚连杀十九名据说是死囚的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

    在君林眼中,在一个人的眼中。此刻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并不算是一个人了,而是一个怪物,像个人一样站立着的怪物。

    君林听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说,当初第一代诅咒爆发时,那任的九棱城佣兵公会会长全身有九处不同的兽类特征。现在到了他这最后一代,应该就只剩下一种了。

    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说的没错,君林看着他的确全身就只有一种兽类特征,只不过君林就算杀过许多元灵兽,也依旧认不出那到底是那种元灵兽的特征。毕竟此刻的九棱城佣兵公会会长除了全身长毛长出獠牙爪子变长之外,就没有什么其他的特征了。

    下一刻,连杀了十九人的九棱城佣兵公会会长突然转头看向了君林。而与此同时,君林却是已经迈步径直冲向了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

    漆黑的巨镰哪怕在夜色之中也依然黑得显眼,君林就这么手持漆黑巨镰和此刻身体怪物化的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进行起了近身战。

    当初九棱城选中了君林,其实就是因为看上了君林那强大的身体素质。他知道自己,怪物化之后的自己的特点。比起元素技,实打实的物理打击其实更加有效。

    “黑暗,杀!”

    丝丝黑气瞬间于镰刃表面浮现并直接融入其中,君林眼神冰冷,没有丝毫留情地一镰劈向九棱城佣兵公会会长的头颅。

    “吼!”

    面对君林的攻击,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顿时暴怒一吼,直接抬拳硬撼锋利的镰刃。

    下一秒,君林瞬间被一拳轰的倒飞了出去,在滑翔了十数米后狠狠撞在了一根树干上才止住了身形。

    第一次对碰的结果让君林不禁心生震惊,刚刚那一拳真可以说是连镰带人的一下把自己给轰飞了。没有任何的技巧,就是纯粹的力量。自己还是第一次在这种正面对碰中瞬间落败,第一次体会到这种让自己产生巨大压力的力量。和什么元素技的威力完全不同,就是完全由肉身所爆发出的纯粹力量。

    也和修为境界高强之人的肉身力量不一样,人的肉身是会随着境界的提升不断变强的。就比如训练兵营里的教官,如果他们真要用力挥出一拳的话,就算不动用任何元力,也绝对可以一拳把君林打死。这属于不可抗衡的力量,而君林此刻体会到的,是让自己感到巨大压力的力量。

    因为能够体会到,所以才能够清晰的感到那股力量的恐怖。但这对君林来说是一件好事,不是因为可以化压力为动力,而是因为这份力量比起之前连杀十九人的时候明显要弱了不少。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似乎因为君林的修为关系而变弱了许多。

    事实也的确如此,诅咒爆发之人的确会因为对手的境界而出现变化,但这仅限于元素使阶段。而也就是因为这点,破解诅咒才会一直拖到今日。

    因为就算会变弱,这种程度的怪物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元素使就能够解决的。而且越往后,难度越高。九阶元素使,最起码已经一定的本事了。元力的质量,元素技的掌握,战斗的经验。都是元素使阶段的巅峰了,所以当初杀死第一代诅咒之人的难度其实是最低的。

    诅咒越往后,需要动手的元素使阶级越低,难度就越大。让成长时间越来越短的低阶元素使战胜这种怪物,那样的低阶元素使真的是万里挑一,很难找到一个能达到标准的。

    所以这九血的诅咒明明只需要经历九次就能够解除,却拖了数百年才终于到了这最后一步。

    圣临纪5000年9月20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