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十八章:她不喜欢英雄
    沉默,沉默,沉默了许久之后。君林似是疑问又似是感慨地说道:“一阶元素使有那么多,你为何要找我。”

    “那么多一阶元素使,你是我见到过最厉害的,也是唯一一个达到标准的。”

    “达到标准?”

    “对,你达到了杀死我的标准,或者说是杀死它的标准。”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指了指自己胸膛上的那道暗红血痕。

    君林看了眼那道血痕,又看向了九棱城佣兵公会会长那张带笑的脸。在顿了一秒后问道:“什么时候?”

    听得君林的这四个字,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知道君林这是同意了。他有些意外,有些欣慰,有些感慨,有些不舍。但最终皆化为了平淡。

    “今晚。”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给出了时间,君林执行委托的时间。。。自己生命终结的时间。

    得到了这一时间,君林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只是神色平静地点了点脑袋:“好。”

    ————————————————————————————————

    灵凰城皇宫,中央大殿之内。凰仁明看着前方跪拜在地的二人,在呆滞了许久之后,才终于想起令二人平身。

    那二人一位是上任训练兵营的营长,一位是现任训练兵营营长。上一次二人来到皇宫的时候,还有个君林一同随行。但这一次,却是只有他们二人。因为他们说:君林死了。

    得知这一消息的凰仁明当场就直接蒙了,虽然他自己到现在也不知道君林对于自己来说算是什么人,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绝不希望君林出现任何意外。对君林,他绝对会给予和对自己的女儿们一样的关照和保护。

    如果是其他的原因,凰仁明一定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并且为君林报仇。但是君林。。。他是死在训练兵营的训练过程之中。

    “陛下,这是我的过错。。。如果不是我偏要死按规矩来,我们就不会这样失去一名三级特训目标了。。。是因为我看时间紧迫而急于求成,加快他的训练进度,让他提前接触了那一训练项目,他。。。”

    说着,那名魁梧军人不禁紧紧咬牙,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懊悔。凰仁明重视君林,他又何尝不是呢?君林是训练兵营最大的希望,同样也是灵凰国的宝贵人才。如果君林不夭折,他的未来必定不可限量。身为一名军人,却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葬送了这样一位国家的未来。这将成为他一生的悔恨。

    那名魁梧军人的话。凰仁明听了之后并没有表示。凰仁明他并不是会因此而赦那名魁梧军人死罪的帝王。人都死了,做这些还有什么用?除了让国家失去一位栋梁外没有任何好处。

    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凰仁明向二人挥了挥手,说了句:“朕知道了。”

    见到凰仁明示意二人离开,上任训练兵营营长欲言又止,最终低身恭敬说道:“臣等告退。”

    说罢,便带着那名魁梧军人直接离开。

    “等等。”

    然而下一刻,凰仁明突然喊住了二人:“这件事情,严禁外传,不许再告诉任何人。”

    听得凰仁明的命令,二人却是不禁露出为难之色。那名魁梧军人旋即顶着巨大的压力如实上报道:“陛下。。。今天早晨,有一名实力强大的老者突然闯入训练兵营之中,指名道姓地询问君林的情况。他自称是君林的爷爷。。。臣,实在隐瞒不住,将实情告知。最后他老人家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什么?!”

    此刻,凰仁明如遭晴天霹雳。他之前提出封锁消息的要求就是为了避免自己的父亲和女儿们也得知这一消息,最起码不要那么快知道,不要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这一消息。可现在。。。有本事独闯训练兵营又自称君林的爷爷的老者。不用说凰仁明都清楚,那肯定是自己的老子。

    父皇他是暗中跟着自己的两个孙女前去御冥城进行秘密保护的,估计是因为训练兵营离御冥城较近,又比较在意,所以便趁孙女俩睡觉的时候独自前往训练兵营看看君林的情况。

    结果好了。。。父皇得知了这一消息了,那也就代表着忘忧和玲玲肯定也知道了。按照父皇那性子肯定不会将此事先做隐瞒的,当初孩子俩的母亲去世的时候,父皇就没有将此事对已经懂事的忘忧先做隐瞒。

    。。。

    。。。

    唉~。。。

    ————————————————————————————————

    御冥城,一间普通的旅店房间内。

    凰忘忧坐在窗边,双目有些空洞地仰头望着天空。就在不久前,她和兴玲突然见到了凰穆。她没想到在御冥城竟然会见到自己的皇爷爷,更没想到凰穆见面的第一句,是:“小林他牺牲了。”

    牺牲。听起来是个挺光荣的词语,但是它的实际意义其实和其他那些词汇一模一样。

    死了。

    他死了。

    那个无礼之徒,死了。就这么突然而然的,死了。

    突然间,凰忘忧恨起了君林心里的那个远方的她。曾经,无论是君林名言只会娶那个她的时候,还是为了那个她而选择离开皇宫的时候。凰忘忧都没有恨过,只是羡慕,只有羡慕。

    但是这一次,她恨了。因为她知道君林参加训练兵营训练的初衷是为了变强,而变强的初衷,是为了能够回去找那个她。

    他,是因为她才死的。

    所以,凰忘忧恨她。

    自己不能陪伴他一生,但自己希望他能一生平安幸福。可为什么?为什么。。。你夺走了他的心,还要夺走他的命?

    而恨着恨着,凰忘忧恨不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恨不起来。只是很难受,只剩下了很难受。

    凰忘忧一生听过见过许许多多的英雄人物,而对她来说,君林就是她心中最大的英雄。

    可是英雄的结局都不怎么好,牺牲,牺牲,牺牲。为国牺牲,为人牺牲。就是不为自己牺牲。

    凰忘忧喜欢幸福的结局。

    凰忘忧希望自己在意的人都能够有个幸福的结局。

    但是英雄的结局都不幸福。

    所以,她不喜欢英雄。

    圣临纪5000年9月20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