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十七章:九血的诅咒
    花个几百,按常规办法赶路,运气好的话十天内能赶到灵凰城。这听起来是最适合自己的方法,但是君林清楚,这方法比花个一万灵凰币乘坐空梭雁更加不切实际。

    先不说自己就仅剩下一百多灵凰币了,关键就是这个时间。运气好十天内能赶到,那么运气不好就超时了。而且就算能在十天内赶到,自己空间戒指里的储备粮也肯定支撑不了那么久,更何况那些还都是生肉,在城里可不像在野外可以随便生个火给烤熟。

    君林原本的预期是五天内就可以从九棱城赶回灵凰城,但是实际所需的时间却是大幅度超标,这让君林不得不重新制定计划。

    可以说现在君林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赚足一万灵凰币”这一条路可以走了,虽然难度很大,但最起码只要赚够了钱,就能在半天内赶回灵凰城。比起看运气决定能不能在十天内赶回灵凰城这种听天由命的选项,君林决定靠自己的努力拼一下。

    君林自小独立以来打工无数,但是短时间赚钱最高的工作,只有佣兵这一个。所以不用多想,要在短时间内赚到一万灵凰币,只有干回老本行了。

    下一刻,君林也径直冲向了天台边缘,和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一样一跃而下。

    “砰!”

    由于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刚刚跳下天台没多少秒,还未走位。君林从佣兵公会天台上跃下的动静自然引的他回头看去。

    “嗯?”

    看着前方不远处缓缓站直的君林,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不禁脑袋前冲眼睛瞪圆。看着君林,又抬头看向了佣兵公会的天台边缘,然后又低头看向了君林。呆了数秒之后,他眨了眨眼睛问向君林:“这么急匆匆的下来,是改主意了?”

    “不,我下来接委托。”看了眼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平静地回了一句,说罢君林便径直朝着佣兵公会敞开的大门走去。

    而听得君林的回答,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顿时快步跟了上去:“哎来来来来,要接委托是吧?我以专业的眼光帮你挑几个。”

    “比如帮你杀个人?”

    “额。。。我一向公私分明。”

    “你不是要去看什么无聊的比赛吗?”

    “帮助一个小佣兵,对我来说就是重要的公事。看比赛那种无关紧要的私事自然得先放下。”

    目光有些怀疑地看了看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君林旋即也不再多问什么,直接走向了张贴委托的委托板。

    “是要赚一万灵凰币?”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猜到了君林的所需。

    “嗯,越快越好。”君林坦诚承认。

    “一万灵凰币,越快越好啊。。。”稍微沉吟之后,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看着君林正色说道:“你答应我,我给你一万。”

    “。。。你要杀的那个人也太不值钱了吧?就值一万?”

    “卧槽?怎么可能!我怎!。。。”

    话说到一般,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突然闭上了嘴,而君林的眼神也随之变得怪异起来。于一片略显诡异的沉默后,君林突然开口问道:“你找死?”

    “嗯。。。呸!什么叫我找死?别说的那么难听。”

    说罢,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忽然露出了一抹意味莫名的笑容。把说出来了,不用再隐瞒了倒也轻松了一些。下一刻,他伸手抓向了君林。两人的身形随之一闪,再次上了佣兵公会的天台。

    这一次,两人并肩立于靠近天台边缘的地方,能够很好的观赏九棱城的风景。看着眼前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的景色,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旋即自顾自地开始诉说了起来。

    “二十二年前,九棱城佣兵公会这块区域发生了一起血案,十九人惨死的血案。凶手,是上一任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杀死凶手之人,是我。那时候的我只是一名二阶元素使,他是不受控制的王级强者。但我杀死了他,准确来说,是他让我杀死了他。”

    说罢,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一把扯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身为佣兵,佣兵公会的会长,但他的身上却没有一道伤痕。只不过在他的胸膛处,有一道色泽暗红如同干枯了的血痕横现,诡异的是它似是活物,在缓缓挪动,给人以一种仅是看着就觉得不舒服的诡异感觉。

    “知道九血森吗?”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问道。

    “听说过。”君林点了点脑袋。

    “那就好。”

    轻笑了一声后,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继续开始诉说道:“当年九血森刚刚出现之时,有一支从九棱城出发的队伍前去探勘情况。那一支队伍一共有十人,最后却只有一人活着回来。那人是当时的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

    “他回来之后,只是留下了一句让其他人前往不要深入九血森的忠告,至于其他有关于九血森的消息,他只字不提,然后他便销声匿迹,消失于世人的视野中。直至许多年后的一天,他突然再次出现,并且创造了一场惊动了整个九棱城的血案,连杀了九十九人。那时候的他强大无比,甚至还致一名赶来救援的王级强者陨落。但是他最终,却是被一名九阶元素使杀死。”

    “而那名九阶元素使,成为了他之后的下一任佣兵公会会长。”

    “然而又是许多年后,同样的惨案再次发生,那名九阶元素使连杀了八十九人,强大的一时间无人能制裁的他最终却是死在了一名八阶元素使的手中。而那名八阶元素使则成为了下一任九棱城佣兵公会会长。”

    “可是同样,许多年之后,惨案再生。那名八阶元素使连杀了七十九人,最终死在了一抹七阶元素使的手中。。。结果惨剧依然无法避免,那名七阶元素使连杀了六十九人,最终死在了一名六阶元素使的手中。然后就这样六阶到五阶,五阶到四阶。直至到了现在,到了我这一任。”

    “最开始的时候,那名从九血森回来的佣兵公会会长胸前有九道血痕,这些血痕最终会传到杀死带痕者的身上,每传一人,就会少一道血痕,而我身上的这道,就是最后一道。”

    指了指自己胸膛的那道暗红血痕,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忽然露出了一抹大愿得现的笑容。

    “最终,我将会连杀十九人,死在一名一阶元素使的手中。而这九血的诅咒,也会随之彻底消失于世间,不再害死任何一人。”

    圣临纪5000年9月20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