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十五章:君从何城来?
    缓缓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下了心境,君林旋即直接问道:“有什么事?”

    听得君林的询问,那名男子表情,又来了一句:“好,够直接,我喜欢。”

    “。。。那什么,我性取向正常,就算你再喜欢我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好,够正常,我喜欢。”

    “。。。”

    沉默了片刻,君林突然转身迈步就走。不是因为生气,是因为真的有些怕了。反正信息哪里都能问,这佣兵公会自己就不进了!

    不过就在君林刚刚走出第一步时,一只有力的大手便按在了君林的肩膀,其强大的力量硬是把君林给按在了原地。没让君林感到有多痛,但就是无法再抬脚前进。

    “小家伙,这么着急跑是为何呢?”

    带着求贤若渴,在君林眼中就是充满了贪婪的表情凑到了君林的眼前。那名男子大义凛然地说道:“身为佣兵,利益在前,怎能退却?”

    看着眼前的大脸,君林真不觉得自己前面的是什么利益。面对清白不保的巨大威胁,这让他怎能不退却。。。

    “有话能好好说吗?别离得这么近。。。”

    “不跑了?”那名男子的脸更近了一分地逼问道。

    “嗯。”

    君林淡淡地回了一声。不仅不跑了,还想打你了。

    下一秒,就在君林快要忍不住出拳之时,那名男子突然直起了身子把自己的脸从君林的面前移开。旋即看着君林脸上的那些血迹,笑着感叹道:“你一个一阶元素使敢生饮三阶元灵兽的兽血,胆子还真是够大的。”

    那名男子之前那样靠近君林的脸,其实是为了鉴别出君林脸上的血迹究竟源来于什么。结果令他很意外,没想到竟然是一头三阶元灵兽的血。三阶元灵兽的血液如果经过加工,那么可以做成许多对人体大有益处的药物。可直接生饮的话,就弊大于利了。

    而对于那名男子的感叹,君林只是神色平静地如实回道:“迫不得已。”

    “不管是因为什么,小小年纪,有这份魄力,难得。”

    说罢,那名男子便转身走向佣兵公会的大门,背对着君林招呼道:“别在外面傻站着了,我找你是要和你谈谈,我们进去说。”

    君林闻言后也没有犹豫,直接迈步跟上。虽然心里是有些虚,但能够和对方单独聊聊,就能够方便询问信息了。

    九棱城的佣兵公会内部比灵凰城的佣兵公会要显得粗陋不少,不过风格却更显豪放狂野。就是比较奇怪的是其中却没有任何一名佣兵,数千平方米的巨大大堂冷清无比。

    领着君林一路来到了佣兵公会的天台,随着找了个对坐坐下。那名男子待君林坐下后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瓶饮料抛给了君林。君林接住,看了看。这饮料看上去就像是从市场上随处可见的饮品,没想到这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竟然会随身带这个。

    打开了瓶盖,一股明显的酒精味顿时扑鼻而来。这令君林不禁微微皱眉:“酒?”

    那名男子没有否认,笑着劝道:“喝喝看。”

    “我未成年。”君林回拒。

    “未成年也是佣兵嘛,哪有佣兵不会喝酒的?”那名男子继续劝说。

    “有,我就是。”说着,君林将那瓶饮料推到了那名男子面前,旋即补充道:“我不喜欢酒的味道。”

    “嘿,算了,等你长大后你就会喜欢上了。”

    被君林坚定拒绝,那名男子也没有在意,笑着拿起了君林推倒自己面前的酒瓶直接豪饮一口。烈酒入喉,有人在前,总能引起人的聊天欲。更何况他本就有话要对君林说,此刻便没有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小家伙,你不是九棱城人吧?”

    听得对方的突然一问,君林不禁惊讶:“你怎么看出来的?”

    “九棱城要是出了个你这么年轻的佣兵,我不可能不知道。”九棱城的佣兵公会会长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佣兵公会的会长还会在意新的佣兵?”

    “这倒不会,只是如果是某些特殊人物成了佣兵,我都会得知消息。就比如你这么年纪小的。”

    “年纪小的佣兵很罕见吗?”

    “噢?你还见过和你差不多大的佣兵?”

    “没有。”

    “那就对了。”

    再饮了一口酒,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感慨道:“像你这个年纪的小家伙,要么进学院了,要么入宗门了,有一小部分则是去当兵了。至于选择当佣兵的,还真没有几个。反正你是我见到的第二个,第一个,就是我自己。”

    而君林听到这番话后却是显得颇为平静,不咸不淡地应了一下:“是吗。”

    见君林的反应竟是如此平淡,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轻轻笑了笑,旋即继续说道:“要是没个难处,没多少人会愿意当佣兵,更何况是你这个年纪。我当年是急需用钱,很多钱。所以才去当的佣兵。你呢?”

    “当初我爷爷让我出去找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结果就当佣兵了。”

    “。。。。。。”

    沉默了许久后,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回了句:“那你还真是够眼瞎的。”

    “。。。”

    “唉,别急着生气。眼瞎,可是佣兵成功的必要因素。每一个成大事的佣兵,都是因为某一次的眼瞎选了个平时不会选的委托,最后才成的。”

    “其实,你不用为你骂我的事实找理由解释。”

    “额。。。你小家伙不一般啊,竟然看得出来。”

    “嗯,当初有个姑娘骂我畜生的时候也是你这个样。”

    “。。。那姑娘肯定是个人才。”

    “嗯,这倒没错。”

    “嘿。。。早恋可是不对的啊,来和哥哥我说说那姑娘是你的谁谁谁?”

    “也不用这样扯开话题,我没介意。”

    “。。。那,那就好。”

    悻悻地放下了手里的酒瓶,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不禁心生感慨。自己已经很久没和小年轻打交道了,也不知道是自己老了还是现在的小年轻都那么厉害了,感觉聊起来压力好大。。。

    下一刻,他端正了下自己的坐姿,朗声问道:“回归正题柏归正题,小家伙,你从哪里来?”

    听得对方的问题,君林也是坐直了正色回道:“御冥城。”

    “。。。”

    “。。。”

    片刻的沉默后,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突然一拍桌子大喝道:“你说谎!”

    君林问心无愧,表情不变,平静回道:“我没有。”

    “御冥城根本没有佣兵公会!”

    “噢,我不是在御冥城成为佣兵的,但我真是从御冥城来的。”

    听君林这么一说,九棱城佣兵公会的会长顿时信了了几分。但旋即又显得还是有些难以想象地再次问道:“真是从御冥城来的?”

    “嗯。”君林点了点脑袋。

    “从最南边到最北边,你这是跨越了咱国家的长啊。”

    “。。。嗯?!”

    圣临纪5000年9月20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