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九棱城外九百里,九百里外九血森
    那群凶徒无所顾忌的离开,这是他们的惯性思维所致。而这一点对于君林来说却是相当幸运的,让他有机会可以向其他人询问信息。

    待那群凶徒离开走远之后,君林看向了留在此地的其他囚犯,欲过去询问情况。然而。。。看着那一群表情麻木像一群行尸走肉般走向那对铲子和瓶子的囚犯。他不禁愣住了。

    只不过下一刻,君林突然和一双有神的眼角对上了视线。那名囚犯的情况看起来和其他囚犯相差很多,和君林倒是比较像。除了身上的衣服比较脏外,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正常健康,没有虚弱之状。

    视线对视了之后,那名囚犯率先向君林走去,最终停在了君林三步之前,开口问好道:“你好。”

    “你好。”君林点了点脑袋,旋即疑惑地看向那名囚犯。

    “唉~。。。我知道你肯定一时间接受不了。我也一样,我到现在也是这样,我就比你早来一天。”

    突然,那名囚犯自顾自地发了下牢骚,但紧接着,他露出了一抹笑容,由衷的笑道:“但现在好了,总算有个能说话的伴了。那些人。。。也不知道他们被抓来多久了,和他们搭话理都不理一下。”

    “。。。”君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沉默无言。

    被君林这样看了一会儿,那名囚犯也意识到了自己之前话可能带着的歧义,旋即连忙解释道:“啊,啊。抱歉!我不是庆幸你也被抓来的意思。”

    “没事。”

    微微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君林看着那名囚徒,第三次问出了那个自己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听得君林的询问,那名囚犯脸上刚刚浮现出的笑容瞬间不见,再度沮丧地叹了口气:“唉~。。。我不是故意打击你,是真的。这。。。是九血森。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九血森?”君林疑惑。

    “你不知道?”那名囚犯因君林的疑惑而更加疑惑。

    在这里,谁不知道九血森的凶名?君林的疑惑反应让那名囚犯不禁感慨道:“你是不是九棱城啊?连九血森都不知道?”

    君林如实回道:“不是。”

    “啊?还真不是?”

    “嗯,我来这旅游的。”

    “额。。。好好的旅游,结果却遇上了这种事情。开开心心旅游去,哀哀戚戚不能还。兄弟。。。你有点惨啊。”

    不可置否地点了点脑袋承认自己的确有点惨,君林旋即便把话题重新撤了回去,问道:“这九血森,在你们这很有名吗?”

    “那当然!身为九棱城人,想不知道这九血森都难。”那名囚犯理所当然地回道。

    君林再次点了点脑袋,没有吭声,专心倾听。

    而见到君林的反应,那名囚犯也生起了聊天的兴致,他本就是个爱聊天的人,昨天一天可真是差点把他给憋死。和其他囚犯聊根本聊不起来,和那群凶徒聊。。。被揍。

    “这九血森的传说是我们的祖辈一辈辈传下来的,而且版本全一样,你随便问一百个九棱城人九血森的传说,回答你的答案肯定都是同一个版本。因为这传说,是真的。”

    “九血森这个名字的由来,传说是很久以前,有九头堪比皇级的元灵兽在九血森这里血战了九天九夜,最终那九头绝世凶兽全部战死,血染足足方圆九百里。原本这地方是一片荒芜的荒地,但在那九头绝世凶兽血染此地的九天之后,这一片荒芜的平原突然生长出了许多植物,最终形成了一片方圆九百里的森林。由于森林里的所有植物颜色都像是干涸了的血,又因为这些植物可能就是以那九头绝世凶兽的血而生长。所以古人将此地取名为九血森。”

    “九棱城外九百里,九百里外九血森。这就是我们九棱城人都耳熟能详的九血森。”

    听那名囚犯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君林当做听了个小故事并没有感到无趣,只不过最后那一句,顿时把君林给打击到了。

    “九百里?这里离九棱城有九百里?”

    “啊,最起码是九百里。不过我量那群人也不敢在九血森内部区域搞这种勾当,而且我们又是从九棱城被抓到这的,所以就算要多于九百里也多不了多少。”

    九百里。。。估计昨天赶的一下午的路是白赶了。还有昨天穿过的那个森林,难道就是九血森吗?

    想到这一点,君林又不禁想到了昨日在森林发现的一条道路,以及道路的一头连接着的那个村庄。

    下一刻,君林不禁开口问道:“这九血森中有人居住吗?”

    那名囚犯闻言后顿了下,旋即相当诚恳地回道:“有啊,我们。”

    “。。。除了我们呢?”

    “那没可能,这九血森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这里是属于元灵兽的。”

    “因为九血森里的元灵兽太多,在我们九棱城中,各大学院和宗门的天骄们年年都会进入九血森进行一场狩猎大赛。你来我们这儿旅游想必就是因为今天开始的狩猎大赛吧?”

    君林,如实地地摇了摇脑袋表示自己并不知此事。

    “那。。。”憋了半天后,那名囚犯才憋出了句:“你可真是慧眼如炬,挑中了我们九棱城来旅游。”

    “嗯。”

    君林点了点脑袋,不知是承认自己慧眼如炬,还是以一名旅客的身份承认了那名囚犯对自己家乡的自夸。

    “不过话说回来,你昨天在城里是不是干了什么事或者得罪什么人了?不然的话你一个来旅游的初来乍到结果就被抓来这,那运气也没谁了。”

    听那名囚犯这么一说,君林顿时被引起了注意力,旋即问道:“我昨天是得罪了人,不过是对方自找的。这和我被抓来这里有什么关联吗?”

    “啊,难怪啊。我和你一样,前段时间得罪了人,结果在一个人出去吃晚饭的路上突然晕了,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了。”那名囚犯对君林露出了一脸同病相怜的表情。

    “那你知道把我们抓到这的是什么人吗?”

    “这我哪知道啊?我要是知道我早就把他们举报个遍了。”顿了一下之后,那名囚犯不禁又叹了口气:“唉~。。。不过我虽然不知道他谁,但我知道他们这个组织。”

    圣临纪5000年9月20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