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在监牢中醒来
    冰冷,束缚感,以及恶臭。今早起来时的感觉颇为与往不同啊。。。

    君林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的情景,沉默无言。

    这一觉,可以说是君林这段时间来睡得最香最死的一觉。因为昨天君林实在是太累太累了。但一夜好眠,也导致君林没有像以往那样在夜里一有动静就会立刻清醒,最终莫名其妙地被人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的环境,对君林来说陌生而又熟悉。陌生是因为君林第一次身处这样的环境,而熟悉,是因为这种地方人人都听说过。

    监狱。

    这一情况令君林不禁颇感无奈。自己在一个隐蔽的小巷角落里好端端地睡了一觉,结果第二天醒来就进监狱了。难道这九棱城的城规严到都不允许有流浪汉什么的在城里逗留吗?

    “叮铃~”

    随着君林坐起,一道在这寂静的环境中格外引人注意的锁链移动声悄然响起。君林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双手双脚皆被戴上了一副锁拷。

    在这里,看不见外面的情况,所以君林也无法确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间段。但感受了下自己肚子的情况,君林判断现在时间还很早,说不定天还未亮。

    “不知道这监狱的早饭怎么样。。。”喃喃自语了一声,君林闭上了双眼,索性就这么开始修炼起来,等待狱警的到来。

    。。。

    一个多小时之后,君林再次睁开了双眼。他听到了脚步声。

    不一会儿,一名虎背熊腰的凶恶男人来到了君林所在的监牢之外。只是。。。人来是来了,但来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狱警。

    仅仅一眼,君林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所有猜测。这或许压根就不是什么监狱,准确来说,是这并不是公安机构的监狱。

    看着外面的那名凶恶男人,君林问道:“这是哪?”

    听得君林的问题,那名凶恶男人咧了咧嘴角无声地笑了笑,笑得不屑而冷漠。

    “你不需要知道。”

    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他打开了牢门,并对君林说道:“出来。”

    君林闻言后沉默了一秒,旋即便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进行反抗,乖乖起身,走向了牢门。

    见到君林如此识相,那名凶恶男人点了点头。他喜欢听话的家伙,既能让他省点力气,又能免遭皮肉之苦。对双方都好。

    走出了监牢,见到外面情况的君林不禁愣了一下。因为他看见了许多人,许多和自己一样手脚被拷的人。只不过他们看上去要比自己惨的多,君林一眼就能看出,他们肯定已经很久没吃饱过了。

    这地方不管饭?

    这个想法一出现,君林对此地的厌恶感瞬间上升了好几个档次。但是。。。君林依然没有逃离此地的打算,因为他打算搞清楚这里的情况。

    那些。。。我们这些人。到底算是怎么样的情况?等待我们这些人的是什么?抓来我们这些人的那些人是什么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本来君林的第一目标和唯一目标就是赶回灵凰城,然后再回到训练兵营之中。但现在,君林不得不多管些事了。这不是多管闲事,因为君林也是事中人。而且,身为灵凰国的军人,哪怕君林不是灵凰国人,他依然有这个责任和义务来管这件事。

    “愣着干嘛!快走!”

    忽然,一只有力的大手粗鲁地推了一下思索着的君林。一下子把君林推了个趔趄,也把君林推回了神。

    被那名凶恶的男人推了一下,君林没有吭声,朝着远方的发光口走去。如此顺从,是因为刚刚的那一眼,君林看到的不仅是一群面黄肌瘦的和自己一样手脚被拷的人,还有一群和那些人人数相等的凶徒。少说,都有五六十人。

    君林脑子没问题,所以他清楚自己不可能打得过那么多人。因为不爽而愤怒反抗,显然没有任何好处。先走出去看看吧,现在要先多搞清楚一些情况。

    一路向前走着,君林在前进的过程中一直用余光观察着两边监牢的情况。可以看得出来这些监牢已经有段时间没有住人了,也就是说自己和身后的那些被抓的人,就是这里的全部囚犯了。

    走了五百余米的距离,君林终于走出了这一条两边尽是监牢的长廊,见到了外面的世界。

    清新的空气,偶尔响起的鸟鸣,和君林预想的情况相差太多。走出地下的监狱长廊,所见到的竟是森林。

    只不过这一片森林,给人以一种诡异压抑的感觉。这里的所有植物颜色都偏深偏暗,再加上天色未亮的缘故,这一片森林略显阴森。

    下一刻,君林看向了那名凶恶男人,第二次问出了那个问题:“这是哪?”

    而这一次,那名凶恶男人面对君林提出的同样的问题,给出了不一样的回答:“可能会成为你死的地方。”

    “可能?”君林抓住了这个疑点。

    “如果你能体现你的价值,我们自然会让你活下去。”

    语气淡漠地回了这么一句,说罢,那名凶恶男人指向了一旁,那里有一堆铲子,以及一堆透明的其中蕴含着幽暗光点的瓶子。

    “挖到的暗精参越多,你的价值就越大。一根暗精参放一个瓶子,今天晚上你上缴的瓶子数量,将决定你的生死。”

    说罢,他再次伸手一推,将君林推向了那堆铲子和瓶子,旋即便转身离开了。

    同样,其余的那些凶徒此刻也皆是将自己看着的囚犯推向了那堆铲子和瓶子,旋即看也不看的就怎么放任众囚犯不管,纷纷走回了底下监狱长廊。

    他们根本不担心这些免费的苦工会逃跑,因为这些免费的苦工根本不会逃。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不逃的话还能苟活下去,而逃跑的话。。。也许在某一刻,就变成了某一头元灵兽的盘中餐了。

    这里可是九血森,九棱城中谁人不知九血森的凶名?

    在这里乱跑,和找死无异。这一片九血森当初就是被血给染暗的,如果有生物想要让这片喋血的森林更暗一分,那么这片森林定然会无比热情地满足那个生物。

    圣临纪5000年9月20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