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太阳,不会有影子
    将一切情况都调查完毕后,唯一一个令龙争之地天临区分部内部之人惊讶的就是:包间的外壁,竟然是被天临学院的这名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破坏的。

    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心知肚明,但他们并没有说出来。毕竟“龙争之地天临区分部的包间外壁被一名元素使给破坏了”的消息传出去影响肯定不好。而且若是把真相公布于众的话,那么肯定会为天临学院的那名女孩招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将此事保密就是宙空提出来的要求。其他人的面子可以不给,但宙空的面子,龙争之地天临区分部还是得给的。再加上此事保密对龙争之地天临区分部来说也是有益无害,双方利益一致,自然一切好说。至于破坏墙壁的赔偿费,也因为苏星灵的一句话直接免了。

    原本因为把君雨一个人留在包间里而害的君雨遇上那样的遭遇,苏星灵和柔然玉璃是相当后悔的。但现在看来,两人又不禁骄傲地感慨自己颇有先见之明。这可是留下了一个战略级武器呀,今天她们天临学院和那个炘煊学院起了冲突,她们就算能出力,也只是打赢对面一个人而已。可君雨,是直接把对面整个学院给端平了。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但苏星灵和柔然玉璃二人最终还是不由分说的把君雨又是哄又是安慰。把原本还没什么的君雨愣是给哄的将压抑在心中的那份委屈与害怕给释放了出来,在可以依赖的两人怀中放声哭泣。

    君雨就算再坚强,她也依旧只是一名女孩。碰上这样的事情,对任何一个女孩来说都是一场噩梦。更何况这样的事情,君雨因为曾经的经历对其还是存在心理阴影的。而且曾经那时有君林在身旁保护自己,可这一次,自己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这一份压力对君雨来说不是一般的大。

    还有一点,是君雨不能确定,再却无论如何都无法不在意的那个噩梦。那个噩梦的内容相当混乱,但君雨却能够“读出”或者说是感觉出噩梦的内容。那就是君林的情况很不好,相当不好。

    十分唐突的,毫无预兆的就做了这么个噩梦。而且关系到的还是自己最在意最牵挂的那个人。这让君雨的心从今早到现在都仿佛被一块无形的大石头压着一样,压抑的难受。

    其实在之前的紧要关头,君雨破坏包间外壁之时还曾故意等待了一下,期盼着君林会不会再像上一次那样,在自己遭遇危机的关键时刻突然出现。可最终,期望落空。而这落空的期望也让君雨心中的那份担忧更加浓烈,她真的害怕,害怕那个噩梦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噩梦。。。而是一种告知。

    君雨不哭还好,这一哭出来。着实把苏星灵和柔然玉璃给吓着了。这让不明真实情况的她们以为这件事对君雨造成的影响原来那么大,因此对炘煊学院的那些高层更加厌恶,并下定决心要让他们得到最严厉的惩处。

    “告诉区主大人,让区主大人整他们!”

    对于苏星灵恶狠狠提出来的方案,柔然玉璃果断同意了。虽然这并不是依靠她们自己的力量,但要给君雨出这口恶气,找区主的确是最好的方法。

    然而听得此言,君雨却是说什么也不同意。林老平时要操劳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自己不能再给林老增添负担了。

    可就在君雨刚欲出言制止之时,苏星灵和柔然玉璃皆是感到君雨整个人突然僵住了。还未等她们反应过来,便见君雨突然双眼一闭,昏死过去。

    “君雨?君雨!”

    “老师!你快过来!君雨她突然昏过去了!”

    联络完宙空,柔然玉璃旋即直接将君雨平放于地上,检查起君雨的情况。然而,没过一会儿,柔然玉璃突然脸色苍白地无力坐倒在地,满脸不敢相信地喃喃道:“怎么会。。。”

    君雨的呼吸和心跳,齐齐停止了。如此巨大的冲击令柔然玉璃震惊的一时之间都忘记了进行急救,就这么呆呆地愣坐于原地。

    “怎么了怎么了?”

    下一刻,一道空间虫洞突然出现于此地,旋即宙空和天临学院光院院长吕铭光便急匆匆地从中走出。见到平躺在地上的君雨,吕铭光没有询问什么,直接快步上前跪于君雨身旁。可就在吕铭光的手即将触碰到君雨的额头之时,他的手却突然向后一弹。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诡异的恐怖热意,那感觉就像是徒手触火一样,手会本能地回缩。

    君雨的呼吸与心跳皆已停止,唯一能够不断定君雨失去生命体征的一点,就是此刻君雨的体温了。这不像是一个正常活人该有的体温,但也更不像是一个死人能够拥有的体温。

    没有任何犹豫,吕铭光一把拉起了坐倒在地的柔然玉璃快速后撤,并对苏星灵和宙空快速说道:“都后退,静观其变。”

    “老吕,小君雨她这是?”

    “我不清楚。。。但我们只能耐心等,我们做不了什么,君雨此刻的情况也无法让他人对她做什么。”

    听得吕铭光的话,苏星灵不禁一急。可最终,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昏迷的君雨,蜷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着。

    而柔然玉璃虽然也同样心急如焚,但之前那一瞬的感觉,从君雨身上散发出的热意令她心有余悸。柔然玉璃都怀疑如果不是吕院长及时拉开了自己,那么自己可能会被那股恐怖的热意无情烧伤。那感觉,和近距离靠近火焰完全不同。因为就算是火,也没那么热。。。

    ————————————————————————————————

    光明,温暖。在君雨的感知中,整个世界都是如此。

    世界很美,但也很单调。因为整个世界都是金白色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金白色的。君雨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但很快,她便发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情况。

    这个世界太亮了,太亮了,是因为没有一点黑色。就好比,不,不是好比,就是在白天,万物皆在太阳的照耀之下。但却。。。没有一道影子。整个世界就像是一幅未完工的画,而且只差最后一步,就是画上万物的影子。

    啊,不对。不完全是这样。

    下一刻,君雨发现了这个世界中唯一的黑色。

    是自己的影子。

    或许是因为这里的光芒太亮的缘故,所以自己的影子也非常的黑,黑得很纯粹,黑得很耀眼。这个影子,一下子成为了这个世界中最让君雨在意的东西,也许是因为这个影子是这个世界中“唯一”的吧。

    看了一阵子的影子,君雨旋即抬起了脑袋。结果,除了无尽的金白光芒,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远处,君雨看见有一条向上的阶梯。很高,高不见顶,仿佛是是这个世界中最高的存在。

    下意识的,君雨想着那条阶梯走去。走着,走着,不知走了多久,直至走到了第一个台阶之前,停下了脚步。

    又一次抬起了脑袋朝上看了看,这一次,君雨发现这个阶梯并没有那么长。可以一眼就看到顶端,那里有着一张座椅。虽然走了那么久君雨都没有感觉到累,但是走了那么久,君雨想坐下来歇歇。所以君雨便再次抬脚,向阶梯上的座椅走去。

    走着,走着。君雨走到了阶梯的顶点,走到了座椅之前。然后,转身,落座。再然后,君雨愣了愣。

    她看见,这个世界在君雨的眼中一下子变得广袤了许多许多,无边无际。她醒悟,原来是自己已经达到了那么高的地方,至高无上。

    这一刻,这个世界似乎变得更加明亮了一分。

    因为这个世界,有了太阳。

    君雨意识到,自己成为了太阳。有一份难言的感觉涌入君雨的心间,她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她是天地万物的信仰。

    但是。。。君雨却默默地流下了眼睛。

    因为她看见,自己的影子不在了。

    她看不见,自己的影子到哪去了。

    君雨知道这是为什么,自己是太阳。

    太阳,怎么会有影子呢?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