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红颜祸水
    “啊~!。。。天临学院的小婊子!你给我等着!别想逃!”

    调动元力护疗双眼,使双眼终于稍微好受些了的炘煊学院院长闭着双眼从原地爬起。旋即发出恼怒嘶哑如同野兽嚎叫的怒吼。

    而这一声怒吼,也因为光幕的播放系统以高清立体声响彻全场。令全场众多观众不禁为之心生感慨。哎哟,这声音中的猥琐邪恶意味十足啊,如果这是演戏的话绝对是以假乱真的高端演技。

    只不过,这好像不是演戏。。。

    虽然有些意外自己的声音怎么突然变得雄伟洪亮了那么多,但此刻已经用下半身来思考的炘煊学院院长也不会在意这么多,他现在想的只有一个:抓住天临学院的那个小美人儿!

    下一刻,炘煊学院的院长便抬脚一跺,一个直径足有十米的圆形淡绿色阵图瞬间以他为中心浮现。凭借这一手,哪怕双目不能视力,他也依旧能够清晰地感知到方圆十米内的情况。然后,他锁定到了君雨。

    发现君雨还在包间之内,炘煊学院的院长不禁松了一口气,并且庆幸君雨的愚蠢。他就怕君雨真的跑出去,如果君雨跑出去,把这件事告诉给天临学院的高层,那么就不是不好收场的问题了。还好,她没跑。只要她还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这件事就不会暴露,谁也帮不了她。

    嗯?

    然而,就在炘煊学院的院长准备按照自己的喜好祭出几根藤蔓捆绑住君雨之时。他听到了隐约的骂声。有骂胖的,有骂秃的。都是粗鄙的针对外在的辱骂,但却都是他最不能忍的骂点。

    越听越愤怒,越听越激动。最终,他忍无可忍地动用元力爆发爆发出一声怒吼:“统统给老子闭嘴!”

    话音落下,那些骂声骤然消失了。这让炘煊学院的院长顿觉舒爽不少,但舒爽过后,终于发觉到不对劲的他瞬间冷汗如泉涌。

    包间之内,怎么会有隐约传来的骂声?而且自己的怒吼,哪怕动用了元力,声势又怎么可能那么浩大?最重要的是,自己能够感受到凉凉的风,轻抚过自己裸露在外的躯体。。。

    此刻,炘煊学院院长的双眼已经能够勉强张开。哪怕不能,他也会想办法强行睁开。因为他怕了,所以他才想要亲眼证实,这到底是不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睁眼,确认。

    结果,不是。

    “卧槽!那个老变态还敢凶我们?!”

    忽然间,天临学院众学员所在的区域中突然响起了这么一句。而这一句质问也成为了那吹响起来的反攻号角,众天临学院学员用比刚才更大的阵势骂起了那个不认识但是敢肯定不是个好东西的胖子。

    但与此同时,炘煊学院那边则是随之响起了不一样的声音。声讨君雨,质问那个妖女对他们学院的院长做了什么?

    两边一吼,两边一停。从对方的吼声中听出了某些重要信息的两边学员皆是瞪大了双眼,旋即怒意齐齐瞬间飙升至极致。

    操!那是你们的人?!特么的你们完了!

    在天临学院的众学员眼中,炘煊学院的那些高层显然就是对他们的君雨女神图谋不轨!

    在炘煊学院的众学院眼中,天临学院的那个妖女肯定是用美人计勾引他们的院长,打算以此威胁他们在战斗中故意输给天临学院。好在最后关头院长们及时清醒了过来,并且轰破那里,让在场众人皆看到天临学院的不耻作为!

    然后。。。炘煊学院的学员们就看到那里突然出现了一大群人,并相当粗暴地把他们的院长们给全部控制了起来。再仔细一看,他们认出了那群人为首的老头正是天临学院的院长。

    什么情况?天临学院这是要闹哪样?!事情败露就强行动手,不要脸了?

    很快,又有数十名身着统一黑色正装的龙争之地工作人员陆续赶到了那里,此时在此地的龙争之地天临区分部的管理层之人也尽数到场。询问情况。

    现在宙空是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小君雨的联络请求刚刚出现了一秒就突然中断了。原来不是打错,而是被他人强行打断了。同时宙空也不禁懊悔,为什么当初自己没有在意?那可是小君雨发给自己的求救信号啊!幸好最终没出什么事,否则自己可就真要后悔终生了。

    到了真正确认情况的时候,炘煊学院的高层们自然不会承认他们之前的所作所为,十多人统一口径,就顺着他们学院的学员误会的那样,坚称是天临学院的那个小女孩**他们。

    但是事实胜于雄辩,不管他们再怎么咬牙否认颠倒黑白。在种种证据摆面前,他们的狡辩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而且最终决定性的一个证据,还是那名最开始被炘煊学院的院长一掌拍到墙上的炘煊学院高层。

    他那时是被强行拍昏过去了,醒来之后一脸懵逼。结果刚刚醒来就不明情况的被问了一大堆问题,什么天临学院的女学员,什么坏掉的墙壁。这些情况他根本不知道,所以也就实话实说,表示自己还清醒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生过这些。

    好了,人家一个女孩就算真要用美人计对付你们,用得着破坏墙壁到你们那边去吗?而且根据监控录像显示,那名女生要比你们更早进入包间,之后就没有出来过。也就是说她根本不知道隔壁是谁,甚至连隔壁有没有人都不清楚。

    其实这些证据,还是其次。关键就是之前那会儿,这件包间突然暴露在所有人面前时,炘煊学院院长的那番表现,就是最好的证据了。

    此事败露,真相大白于全场数十万人面前。在场的炘煊学院学员已经全部变成了哑巴,各个恨不得立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显然,被这样一闹,双方的战斗已经打不下去了。因为炘煊学院已经败了,真正的败了。或许真就如同赵诺水之前所说的那样,看看明年炘煊学院还招不招的到人。也可能。。。都不用等到明年了,也别说招人了,这个学院能不能再存在都是个问题了。

    炘煊学院是个私立学院,不能说有就有,但能说没说没。出了这样的事,炘煊学院背后的股东们肯定会纷纷撤资。没了资金,这家纯粹就是靠钱支撑起来的学院自然无法继续运转下去。

    接下来的战斗打不起来了,那么许多因为两家学院争锋而闻讯赶来的观众自然也没了兴趣。只不过退票,是不可能的。毕竟龙争之地卖出去的票,还从来没退回来过。

    本来那些早就到场的观众倒也没什么,但是众多闻讯赶来的观众只好带着不愉的心情离开回家。他们大多都是其他五大院的学员,年轻气盛,自然也特能搞事。这一次,天临学院算是自己人,不能怪。所以他们就把心中的不满情绪全部发泄到了炘煊学院的头上。

    如果只是天临学院一家的影响力,那么炘煊学院或许还有折腾的机会。但若是加上其他五大院的抨击,炘煊学院可以说是真的完了。

    这样的结果令人感慨万千,而宙空的感慨,却是最为深切。

    唉~好好的一家学院就这么完了。

    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