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凭什么敢?
    坐在舒适的沙发上,通过包间内的光幕看见柔然玉璃走上战斗平台的君雨不禁再次提起了心。而也就在这时,包间的右侧墙壁突然出现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把君雨吓了一跳。

    轻抚胸口做了个深呼吸,心境平复下来的君雨旋即疑惑地看向了右侧的包间墙壁。

    随着那道撞击声落下,君雨这间包间的右侧墙壁竟然都出现了些许裂纹。或许是因为墙壁的完整度受损,君雨能够隐约听到从隔壁传来的喝骂声。什么“算不了!”,“滚回家!”。

    此刻君雨有些害怕,或者说是担忧。无疑介入他人的争执中或者是无辜被波及,谁也说不准到底会不会遭到什么无妄之灾。一般的隔壁争执当然不用这么担惊受怕,但是现在,墙壁上的裂纹正在不断扩张,一副即将破裂的样子。这就让君雨不得不怕了。。。

    同样,可能是因为也察觉到了墙壁的情况,隔壁那边的争执声不再响起。这让君雨稍稍安下了心,然后希望墙壁能够坚持住,别破。

    “轰隆~!”

    了。。。

    墙壁破裂,碎石散落。一个两米多高一米宽的不规则大洞出现在了墙上,让两间包间内的人都能够透过大洞看见隔壁的情况。

    看着隔壁的十余名衣着体面的中年男子,君雨不禁愣了一下。因为那些人看上去并不是一群粗俗一辈,结果没想到刚刚吵得那么厉害,厉害到把这里的墙壁给破坏了。

    下一刻,君雨露出了一个略显尴尬但表示并不在意的笑容准备起身离开。她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不清楚的地方有很多。但是她觉得现在最好先找到工作人员,让他们过来调解,并且说明那面墙不是自己弄坏的。

    然而,就当君雨准备起身之时。她注意到了一道身影,一个躺在碎石之中,看上去受伤颇重的人。

    不是一般的争吵,已经升级到了动手的程度了吗。。。

    没有任何犹豫,君雨更加坚定了立刻离开的决心。可就在这时,隔壁包间的人竟是动身走向了君雨所在的包间。他们动作很快,显得有些急躁。并且在来到了君雨所在的包间后将君雨包围了起来,一副不打算放君雨离开的架势。

    原因,是因为他们认出了君雨身上穿着的天临学院院服。

    被对方这样无礼地突然包围,君雨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君雨现在的确害怕,但她也开始在脑海中计划起了对策。

    因为从小的生活环境所致,君雨肯定不会祈祷对方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如果对方没有图谋,那就不会是这般阵势。求人不如求己,更别说是求敌人。第一时间,君雨便毫不犹豫地点开了一面光幕,联系宙空打算进行求助。

    然而就在光幕刚刚出现的一秒后,一只肥硕的大手忽然挥来,直接把光幕挥散,强行打断了君雨向外求助的行为。

    下一刻,那只肥硕大手的主人:炘煊学院的院长一屁股坐到了君雨的左旁。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君雨的脸庞,流露出被惊艳到震撼与一抹隐藏极深的垂涎之色。

    盯着君雨,炘煊学院的院长笑着安抚道:“小妹妹,不要怕。”

    说着,还伸手摸向了君雨放在大腿上的左手。也不知是想要握住君雨的左手,还是想要“不小心”感受下君雨的大腿。

    对于炘煊学院院长的伸手行为,君雨是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令炘煊学院院长的大手落了个空。除了君林,君雨不会让,也从未让任何异性碰过自己的手。更何况是炘煊学院院长这种能够明显感觉出不轨意味的咸猪手,君雨自然是满心嫌恶,绝不会让对方得手。

    没有说什么,君雨只是眼神冰冷地看着炘煊学院的院长。

    而见到君雨竟是如此反应,炘煊学院的院长索性也不再装下去。放肆地大笑出声:“哈哈哈哈!真没想到天临学院的女学生竟然各个都那么极品。真是让我。。。好生欢喜啊~!”

    说罢,炘煊学院的大笑着看了圈周围的炘煊学院高层,旋即也站起了身子,抒情道:“我们炘煊学院要征服天临学院,征服天临学院的第一步,就是先征服天临学院的小美人儿。”

    听得炘煊学院院长的这一番话,君雨听出了原来这群人也是那个炘煊学院的人,应该是导师什么的。这让君雨对炘煊学院的印象不禁直接下降至谷底,难怪有那样的学院学员,原来是因为学院的导师比之更甚。

    君雨的冷淡反应,令炘煊学院的院长顿觉无趣不满。这不叫不反抗的,根本没什么意思啊。

    上下打量了君雨一会儿,炘煊学院的院长咽了口口水,感觉自己已经忍不住了:“天临学院的小美人儿,怎么不吭声?难道是被吓傻了?那正好,让我来检查检查你到底被吓成什么样了。”

    下一刻,闻言之后的君雨微微向后退了一步。而这一细微的反应,则让炘煊学院的院长瞬间兴致大涨。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然而,就在炘煊学院的院长准备扑向君雨之时。君雨突然响起的一声平静的疑问令炘煊学院的院长强行止住了步子。不是因为被吓住了,而是因为他更喜欢慢慢享受。而且君雨的声音也令他不禁为之沉醉,这样美妙的声音,等会儿自己会让她变得更加美妙。

    “为什么?因为我想。”炘煊学院的院长回答了君雨的问题,并开始脱起了自己的上衣。

    得到了对方的回答,君雨沉默了片刻,旋即声音不变地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你凭什么敢?”

    “我凭什么敢?小美人儿,你不服?你难道以为你之后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我告诉你吧,我乃是炘煊学院的院长。而你,入这天临学院,想必你的家庭环境不是很好吧?”

    “啊?你不是真以为到时候有人会替你主持公道吧?到时候你就算敢不顾自己的名声来揭发我,你信不信到头来全白忙一场。出了那样的情况,你们天临学院肯定会估计面子,不让你把这件事伸张。你信不信你要是不妥协的话他们就把你强制退学?”

    “你要去治安执法部那里告我,那要得需要证据。你以为这地方的高层会让他们的地盘发生的丑闻向外传播吗?到时候我塞一点钱,你信不信到时候连半根毛的证据都找不到?”

    “你一个穷学院穷家庭的穷女孩,除了等啊等啊等,最后等来一场空。还能干些啥?生的那么漂亮,还生在一个穷家庭,这就是你的不幸。”

    毕竟是当院长的,一连串说了那么多话,炘煊学院的院长并没有感到任何口干舌燥。不,其实他现在已经感觉相当“口干舌燥”了。因为在说话的过程中他正在不停地脱衣服,现在,全身上下就已经只剩一条肮脏的平角裤了。

    然而脱到这一步,炘煊学院的院长却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因为他期待着自己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是由眼前的那名漂亮得不像话的小美人儿亲自给他脱下来。

    看着前方脸色平静,平静得有些冰冷的君雨,炘煊学院的院长忽然温和了语气,一副真挚动情的模样劝说道:“要我说,你也别在天临学院就读了。直接转来我炘煊学院,从了我,到时候你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你也不用担心什么女孩子家的名声问题,反正你就是我的人了,没人会多嘴。”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