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星星
    如果是那种正常的切磋,柔然玉璃想要上场出战的话宙空没理由会拒绝。

    但现在这不一样!

    宙空他是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弟子去参加这都不能算是切磋的战斗的,这上去根本没有任何的历练效果,除了闹心外,得不到任何好处。

    “您的意思是我比不过少城主了?”下一刻,柔然玉璃来了这么一句。

    听得这一句话,宙空欲哭无泪。哎哟我的小姑奶奶啊!放任那小祖宗他那样玩那是纯属无奈啊!再说了,同样是男的,被那样调戏倒也没什么。可你一个女娃子家家的要是也被那样调戏一下。。。嘿!特么的谁要是敢劳资就亲自上去把他的三条腿全部打断!

    当然了,这些话宙空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他只好好言相劝连哄带骗,尽可能的把自己这位宝贝弟子放弃上场的想法。

    绞尽脑汁费尽口舌说了好一会儿,宙空虽然没见柔然玉璃点头,但最起码也没见柔然玉璃不耐烦。不管怎么说,现在好歹是把自己这宝贝弟子给留下来了。说不定看了接下来的一场战斗,小玉璃就回心转意了。

    然而就在宙空刚刚松了一口气之时,一旁的柔然玉璃却是露出了一抹计谋得逞的微笑:“老师,可星灵已经上去了哦。”

    “啥?!”

    被吓得直接从位置上跳了起来,宙空转头定睛望去,发现此刻代表天临学院出战走上战斗平台的学员,正是苏星灵。

    省心,省心吗?省心个屁!

    这一刻,宙空突然想到了君雨。并且不禁感慨起了君雨的好。真要说省心的话,还是君雨那小丫头最给自己省心了。。。

    “你们这是要搞哪有哟?”宙空这次是真的要哭了。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这一战可不是在学院内进行的。在龙争之地内,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哪怕在场所有人都清楚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比试,可是输了的话。那多多少少会。。。

    “老师对我们就那么没信心吗?”

    突然,柔然玉璃声音清冷语气认真的一句疑问打断了宙空的思绪。

    宙空闻言后愣住,沉默了。沉默了三秒后,他重新看向了柔然玉璃,面露出一抹无奈之色。他会因学员不争气而发怒,也会因学员做错事而发火。但是身为天临学院的院长,他绝不会对天临学院的学员不感信任。相反,他始终坚信,天临学院的学员能够创造奇迹。

    “放手去干吧。”这是宙空最终给出的回答。

    而面对宙空给出的信任,柔然玉璃淡然一笑,给出了自己那个最具自信的回应:“放心吧,我不会输的。”

    “嘿,老师希望你还能加个们。”

    “这么老了就不要那么贪心了。”

    “。。。。。。”

    ——————————————————————————————

    战斗平台之上,苏星灵一改平日的俏皮的模样,显露大家千金之贵气。

    一般苏星灵是不会用这副模样示人的,因为不禁会让对方感到压力,保持着这副模样自己的压力也挺大的。所以她讨厌这副模样,但是。。。这副讨厌的模样,苏星灵会将之用来对付讨厌的人。

    战斗开始,苏星灵看着自己正前方那名身着龟壳般宝铠的炘煊学院参战者,不屑一笑。

    凭借器物,加持己身。如果那器物是属于自己的,那么用就用了,没人会说什么。而像炘煊学院这样,同一个器物你用完了我用,各个都打算不靠自己,依靠外物取胜。在苏星灵看来,这些人都不配被自己正眼相看。

    既然对方喜欢凭借外物战斗,那么自己就用自己外物,击败他们的外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确是一件令人感觉很舒畅的事情。

    下一刻,一柄晶莹的长剑被苏星灵从空间戒指中取出。这柄剑极美,不像是能够杀人之器,而像是一件用白玉与水晶制成的艺术品。

    就连君雨和柔然玉璃都不知道苏星灵的这柄剑到底有多厉害,其实也是因为苏星灵从来没在人前展现出真正属于这柄剑的锋芒。

    这柄剑,是苏蓝天翻遍苏家存库送给苏星灵的礼物,也是以苏星灵觉醒出的器魂而为苏星灵量身选择的武器。

    这是一柄好剑,因为它经历了悠久的岁月,依旧没有变钝丝毫。

    这是一柄好剑,因为它的每一任主人都是一代强者,那些强者都说它好。

    这是一柄好剑,因为每一柄好剑都有着剑名,这柄剑也是。

    “星星”,便是它的名字。

    有些稚气,或者说有些土。但这也难怪,毕竟这是柄几百年前的剑。但这也难怪,毕竟这是由几百年前的一个小男孩所起的名。

    几百年前的一个夜里,几百年前的那个小男孩看着这柄剑在夜里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就像那天上的星星。所以,便把这柄剑起名为星星。小男孩不知道这柄剑是谁的,因为剑从天上来。这或许是一个缘分,小男孩如此想着,把剑抱回了家。

    最终,小男孩成为了一代强者,仗剑天涯,传奇一生。而这柄剑,也被小男孩当做传家宝传承了下去。

    几百年前的那名小男孩也姓苏,他是苏星灵的祖先,也可以说是现在的苏家的开创之主。而“星星”,则作为苏家的传家宝一代代传承了下去。如今,传承到了苏星灵的手里。

    这柄剑,曾切过蔬果,也劈过木材。曾饮过王血,也伤过皇身。

    没人知道这柄剑到底有多厉害,但能够知道这柄剑肯定很厉害。最起码,厉害到可以破坏那个宝铠。

    附剑以魂,揭剑锋光。

    昏暗场中,晶莹星芒。

    剑轻灵,绕铠舞。如百年前切果蔬,切铠见得血肉骨。

    剑止,敌倒,赛终。

    “初次使用,把握不当,还请见谅。”

    苏星灵的声音响彻全场,是对炘煊学院的对手说的,算是一种胜利者的挑衅。也是对天临学院的同伴说的,为自己没有给大家呈现出更加精美的剑舞,以示歉意。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