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参战请求
    被一脚踹成了那样,第十六场战斗的结果已经不用多说。宣布了天临学院获胜之后,那名主持人便让炘煊学院把人给抬下去了。

    把那名炘煊学院的参战者抬下场的正是那名将暗器下发给学员的炘煊学院高层,他此刻的心情是相当糟糕。不是因为他们输了,是因为他的暗器竟被摧毁了。

    那暗器可不是学院公款,而是他的私人货物。暗器可不像刀枪棍剑那种武器能够在各种武器商店内购买,只有一些专门的地方才有供货。而且暗器这种东西,真正的杀伤力其实并不大。像他这种就算是元素卫都能够对其造成伤害的暗器可是媳货,就算是那些有卖暗器的地方也拿不出这样高端的暗器。

    那暗器是那名炘煊学院高层昨天刚从黑市中淘来的宝贝,原本是打算送给儿子当防身之物的,可今天突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脑筋一动便决定先让那暗器发挥下作用。但结果没想到,昨天刚花重金买回来的宝贝,连二十四小时不到就被人给弄废了。

    整整三万八千八百八十八龙临币啊!一天不到就没了!这不肉疼就怪了。

    可是。。。看着自己抬下场的学员,回想着先前那足以令任何一名男生都心生恐惧的一脚。那名炘煊学院的高层突然失去了找赵诺水麻烦的勇气,看也不看赵诺水的就迅速离开了。

    从先前那震撼全场的一脚中缓过来后,意识到获胜的众天临学院学员顿时欢腾起来。赢了!真他妈赢了!而且还真如诺水女神所说的那样连人带器地战胜了对手!

    打人还毁器,看着就舒心。

    赵诺水的说到做到为众人带来了一个良好的开头,让天临学院的学员们从心里没底变成了心怀希望。虽然大多在这里只是当个观战者,只能加油助威。但是看到了真正的希望,就算是加油助威也能更加有力起来。

    而反观炘煊学院,计谋得以顺利实施,但结果却没有起到效果。这无疑让他们恼羞成怒,下定决心要一条路走到黑。暗器呢?其他的暗器呢9有什么防具宝器,统统拿上来!让那些自视甚高的天临学院废物们重新认清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

    然而事实是:当炘煊学院做出这样的选择的那一刻起,他们在在场的观众眼里就已经输了。只是身为当局者的他们现在丝毫没有意识到而已。

    在场的观众们之所以会留下,是因为他们想看看面对这样的情况天临学院到底会带给他们怎么样的结局。而且连人带器地打赢对手,不是一般人也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值得期待,值得一看。

    但是此刻,在欢腾的表面之下,天临学院的有些人却是变得愈发凝重。赵诺水这一战能够获胜,比起实力成分,更多的应该说是运气或者说是意外。完全就是对方自己把自己给弄死了。

    动用外物且第一次出现了失败,炘煊学院绝对不会就此罢休,肯定会变本加厉地故技重施。之后的战斗可不会像赵诺水那一战那样轻松了,前路艰难。

    第十七战,炘煊学院的参战者没有携带暗器,但是他身上穿戴着熠熠生辉地铠甲一看就非凡品。开战之后,那名炘煊学院的参战者凭借宝铠防护不讲道理地无脑进攻。天临学院的参战者虽然没有正面撼其锋芒而是选择迂回寻找机会,但那名身着宝铠的炘煊学院参战者也不笨。玩起了不赖,就立于原地不断挑衅,等待对方主动攻来。

    最终因为忍不住对方对学院的肆意挑衅,天临学院的参战者断然出手,结果因为宝铠原因含恨落败。

    而依靠宝铠之力再胜一局后,炘煊学院是直接跳了起来,大肆回嘲:“不是说要连人带器把我们打爆吗?怎么连条裂痕都没打出来啊?”

    对于炘煊学院的不要脸,天临学院已经懒得再回敬过去了。反正对方已经这样了,那无论说什么也都没用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实力和胜利让对方闭嘴。

    可是这胜利,并不是唾手可得的啊。。。

    “看得我好不爽。”

    “嗯,所以?”

    “手痒。”

    “哎嘿嘿~我也一样。”

    此刻,雨灵璃三人所在的包间之内,苏星灵和柔然玉璃已经站起了身子。

    原本君雨也是打算一起跟出去的,但是据说必须留一个人待在里面占位置,否则会被自动视为退间离开。为了不再多浪费五千块钱,君雨毅然决然的选择留下“看家”。

    “加油。”君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灵璃二人加了声油。没说“注意安全”,是因为君雨对二人有足够的信心。

    同样,苏星灵和柔然玉璃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着应了一声后,便动身离开,赶往下方天临学院所在的区域。

    。。。

    “老师。”

    看着立于自己面前的宝贝弟子,之前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的宙空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其实宙空一直板着张脸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战局的失利,纯粹就是因为临风。老人家的确也是这样,小辈那样的叛逆反应往往能让他们难受许久。还好,自己还有个宝贝弟子。宙空感到老怀宽慰。

    “还在为临风学姐的事情操心吗?”同样露出了一丝笑容,柔然玉璃如此问道。

    听得自己宝贝弟子的这一句话,宙空不禁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头:“哟呵,小玉璃竟然会叫人家学姐了?”

    自己这宝贝弟子有多么心高气傲宙空可是相当清楚,那高傲和临风比起来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现在自己这心高气傲的弟子竟然会称临风为:学姐。足以显示出她对临风的认可。

    调侃了一下后,宙空脸上的笑容随之收敛,旋即悠悠叹了一口气,点头承认道:“是啊。。。你那临风学姐已经不是让老师操心一天两天了。”

    “那老师能让我和临风学姐接触一下吗?”

    “噢?”宙空闻言后疑惑地看向了自己的宝贝弟子。

    “您和临风学姐年纪差那么多,有代沟正常。我们女孩子之间就不一样了,我可以帮您。”柔然玉璃满脸诚恳地认真解释道。

    自己这宝贝弟子,平时别给自己惹麻烦宙空就谢天谢地了。现在这是怎么了?突然转性了?

    不!肯定不是。事出反常必有妖,自己这宝贝弟子想要接触临风肯定另有所图。

    下一刻,宙空眼神一凝。面容肃穆地看着柔然玉璃。旋即,突然展颜一笑:“没问题,老师肯定帮你!”

    不管是不是另有所图,只要小玉璃真能够和临风那丫头接触起来,那么临风那丫头的孤僻情况肯定会出现转变。的确,比起自己这个糟老头子,临风这个年纪的丫头更需要的是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朋友。哪怕一个,哪怕只有一个也好。

    得到了宙空的首肯,柔然玉璃的脸上再次绽放出了动人的微笑:“老师,那您再答应我件事吧。”

    “哈哈,老师帮你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尽管说!”宙空给了一个相当豪迈的回应。

    “我要上场!”

    “不行!”

    “啧。”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