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二章:一剑
    那名风属性女孩的名为:临风。和天临学院,天临区,乃至龙临城的骄傲“临风”同名,一模一样。而她,的确也和那个和自己同名的大英雄其实并没有任何关系。

    当初第一次听到那名风属性女孩的名字时,宙空可是当天晚上就找到了林离那里,拜托林离动用区主的权力查询那名为名临风的女孩的信息。结果发现,名字还真就是这个名字,继续往上查,发现她的家庭也记录在天临区的居民信息库里。但是这个临家和那个大英雄“临风”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只是凑巧同一个姓。而她这个名字,纯粹就是因为她爹的个人行为。

    不知道这该说是太过崇拜还是太过放肆,也不知道当初那名女孩的名字是怎么被相关机构同意的,反正就是那个男人成为了临风她爹。

    这个令人苦笑不得的事实当初可是令初知此事的林离差点没忍住去亲自登门讨个说法了。临风她爹胆子够肥啊!这个便宜都他妈敢占?!

    最终还是因为宙空好言相劝,说是别为难他天临学院的孩子以及孩子的家庭,加上真要算账也该去找那个同意了女孩名字登记的相关机构。才让林离对此事愤愤作罢。

    总之这件事情,林离至今还是心怀芥蒂的。没办法,这种感觉对于林离来说真的是说不出来的难受。临风是林离的憧憬目标,也是自临风的下一任天临区区主起,历任天临区区主最心怀尊敬的一个人。可现在好了,一名小丫头也叫临风,而且还是他天临区的居民。这若是哪一天那名名为临风的女孩恭恭敬敬地站在自己面前行个大礼,也不知道到时候自己受不受得起。光是想想心里都有点虚。。。

    而“临风”这个名字,对林离这个堂堂天临区区主都能够造成影响,那就更别说是此刻在场的众多观众了。临风的传奇故事,现在基本每一个在天临区之内出生的孩子都听说过。他们曾经都沉醉折服于临风的传奇之中,就算是现在,只要一想到“临风”,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崇拜。

    现在,临风就真的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眼前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反应了过来,并且再加上临风特意补充的那句“风舞天临的临,风舞天临的风。”,场面逐渐安静了。

    风舞天临,这个曾经由临风一手创立,并且率领其勇夺龙临城百院争霸赛冠军的公会。对于他们来说也同样不陌生。这不仅是天临学院的骄傲,也同样是全天临区的骄傲。

    而临风,风舞天临。那个天临学院的女孩,不禁令人浮想联翩。

    同样,此刻距离临风最近的那名主持人也是面露难以遏制的怪异之色盯着临风。他现在真的很想弄明白,这名女孩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如果是开玩笑的话,那么怎么玩笑可就太大了。

    “这位。。。”

    而下一刻,就在那名主持人准备开口询问真假之时。炘煊学院的开头大将男生突然面露愤怒之色地大声质疑道:“临风?就你也配的上的名字?!”

    虽然他之前的嘲讽也够真实,但是这一句含怒质疑,却是真正的发自内心。人人都听得出其中蕴含的真正怒意。

    吼罢,炘煊学院的开头大将浑身泛起了膨胀着的充满爆炸性的炽红火焰,向那名主持人说道:“直接开始吧!”

    见此情况,那名主持人旋即看向了临风。见到临风微微点了点脑袋表示同意后。他便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身形一闪后退至战斗平台的边缘。随后,高声宣布:“战斗,开始!”

    “噌~!”

    下一秒,随着一声悠扬的剑鸣响起。战斗开始了,也结束了。

    泛着寒芒的剑锋轻轻地架在了炘煊学院的开头大将的肩膀之上,脖颈之旁。剑锋的冰冷与体内翻涌的热血形成了强烈的冲击,令炘煊学院的开头大将整个人瞬间僵住,就连精神都仿佛为止停滞了一瞬。停止了一切动作。

    没看清,他根本没看清临风到底做了什么。他确定,自己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可临风就像是瞬间移动一样瞬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后把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空,空间属性?

    这一刻,在场不知道有多少人不禁骤然起身。其他五大院的精英学员,炘煊学院的高层皆是惊恐交加地望着场中的那道持剑身影。

    他们从未想到这场战斗竟然会是以这种秒杀的方式结束,所以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们也没有看清。出于震惊,他们也都下意识的认为临风是空间属性之人。因为那样的速度,快得不正常。

    天临学院今年出现了个空间属性的新生,这个消息已经不是秘密了。但是就算如此,近段时间还是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那个空间属性的新生还没有成长起来。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又一个空间属性学员?而且还是已经成长起来了的!

    这。。。不得了了,天临学院这是真要闹出事情了啊。他们已经不光是有那心,更是已经有那能力了。

    场上,临风持剑震慑住了对方,一言不发。她像是在等着对方认输,但实际上并不是。炘煊学院的开头大将之前所说的所有话临风都记着。她不是君子,也不是大丈夫。她被对方惹生气了,所以就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从被剑架在脖子上的那一刻起,炘煊学院的开头大将就已经想要开口认输了。可是他想,却不敢。因为那冰冷的剑锋离自己的脖子实在太近了,他看不到,也不敢移动脑袋去看。但脖子处传来的那清晰寒意让他有种清晰的感觉,如果自己说话,咽喉出现了动静,说不定就会主动触碰到那要命的剑锋。

    别说是说话了,炘煊学院的开头大将连口水都不敢咽。只是竭尽全力的保持着自己的咽喉保持不动。祈祷着临风赶紧把剑移开。

    下一刻,似乎是他的祈祷灵验,不过好像只是灵验了一般。临风的剑缓缓动了,但并没有离开他的脖子,而是贴着他的脖子缓缓下沉。

    “噗通!”

    随着剑锋的下沉,炘煊学院的开头大将本能用他那僵硬了的身体跟着下沉。而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他跪了,跪在了临风的剑下,跪在了自己学院那么多师生的眼前,跪在了天临学院的人的眼前,跪在了在场那么多人的眼前。

    垂眼看着跪于自己面前的炘煊学院的开头大将,临风就这么沉默地看着。数秒之后,她收回了剑,转过了声,迈步离开。

    至始至终,未发一言。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