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他说
    “不,不要!”

    早晨六点,天色微亮。于一片安静宁和的卧室中,君雨突然猛然睁开了双眼从床上惊坐起,双眼之中流露出了着难以掩饰的惊恐之色。

    坐在床上大口喘了好几口气,君雨突然落下了泪水。是噩梦,但是她真的很讨厌这个噩梦。她梦见君林出事了,遇到了生死危机。这只是一个梦,但是会让她不得不多想。一般的噩梦在醒来之后便会忘得差不多,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但是君雨做的这个噩梦却十分清晰地烙印在她的脑海中,就像是真实发生的事实。

    而就在下一刻,一个温暖的怀抱环抱住了君雨。

    比君雨早起一会会儿的柔然玉璃在见到君雨突然惊醒时也是被吓了一跳,但在看到君雨突然落泪之后,柔然玉璃就知道君雨大概是做噩梦了。

    “怎么了?不哭不哭,是做噩梦了吗?”

    “我梦见他出事了。。。”君雨带着哭腔语速极快地低声说道。

    他?

    这个“他”不用说是谁柔然玉璃都知道君雨说的“他”就是君林。对于君林,柔然玉璃对这个拐跑了君雨心的臭男人是没有任何好感的。但现在为了安抚好君雨,柔然玉璃只好昧着良心轻声安慰道:“梦都是相反的,别担心,别担心。他现在一定活蹦乱跳活得好好的。”

    被柔然玉璃抱在怀中安慰着,君雨微微点了点脑袋强行止住了泪水。不是坚强,而是君雨选择相信柔然玉璃所说的,或者说是希望柔然玉璃所说的就是真的。

    抱着君林安抚了好一会儿,柔然玉璃最终以公主抱的方式把君雨抱下了床。如果换做是平常情况君雨被柔然玉璃这样一抱肯定会因害羞还抗拒,不过现在嘛。。。柔然玉璃突然对君林心生感谢了。因为君雨第一时间竟然没有任何反抗呐。

    “玉璃。。。”

    “嗯?”

    “我很重的。。。”

    “不放!”

    “。。。”

    最终,吃软不吃硬的柔然玉璃在君雨可怜祈求攻势下被迫妥协,恋恋不舍地将君雨放了下来。不过转念想到这两天自己能和君雨独处,柔然玉璃的心情也随之瞬间变好了起来。

    这个周末一定要好好享受呢。

    “君雨,今早别忙了,我们去餐厅吃。”

    听得柔然玉璃突然提出的提议,君雨在愣了一下后便微笑着点头答应了:“嗯。”

    虽然感觉有些。。。怎么说呢。失落?但是既然柔然玉璃想去餐厅吃,那么君雨自然不会反对。

    而柔然玉璃却似乎是看到了君雨那一闪而逝的表情变化从而猜出了君雨心中的想法,旋即不禁露出了一抹淡然的笑容:“其实君雨亲手做的早饭我也很喜欢,就是如果能够被喂着吃的话那就更好了呢。。。”

    说罢,柔然玉璃边保持着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脸庞逐渐变红的君雨。

    “嗯。”

    下一刻,柔然玉璃听到了从君雨口中说出的回应。这一声回应令柔然玉璃心花怒放,同时也充满了期待与自得的心情。

    “去餐厅吧。”

    “好!。。。嗷?”

    诶?什么情况?这怎么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呐?!

    “就两个人的话的确去餐厅吃合适。”笑着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君雨旋即便转身走向了浴室进行洗漱去了。

    数秒之后,反应过来的柔然玉璃哭着追了上去。

    “君雨~!别嘛!就两个人的话做起来不是更轻松吗?给我做早餐吧!”

    “君雨~~”

    。。。

    半个多小时之后,柔然玉璃还是在单人宿舍塔一层吃起了君雨亲手制作的早餐。嗯,就是还是自己动的手,没有被君雨喂。

    喝着经过君雨精心调制的乳制品,柔然玉璃突然向君雨问道:“今天一整天就待在学院里修炼吗?”

    听得柔然玉璃的发问,君雨下意识地点了点脑袋回道:“嗯。。。”不过在顿了一下之后,君雨便反问道:“玉璃有什么别的计划吗?”

    “天临区,我还从来没好好地逛过呢。当初可是匆匆赶到学院的,都差点错过觉醒仪式了。”柔然玉璃如是说道。

    柔然玉璃这么一说,君雨自然是听懂了。只不过。。。虽然君雨可以说是一名天临区人,但是她对天临区其实也并不太熟悉。毕竟曾经大多数时间都是君林在外面跑东跑西到处打工赚钱,而君雨就是每天去菜市惩超市负责采购食材和一些日用品。如果是去菜市惩超市这种地方,君雨有自信能充当一个好导游,但其他地方。。。

    看着突然变得有些纠结的君雨,柔然玉璃不禁开口叫唤了声:“君雨。”

    而被柔然玉璃突然叫了声,君雨则是像被吓了一跳般地坐直了身子:“嗯!”

    “你。。。以前不会也是一个家里蹲吧?”

    被柔然玉璃这么一问,君雨不禁相当严肃认真地矢口否认道:“不,没。我以前可是天天出去买菜的!”

    “噢?那除了买菜的其他时候呢?”

    “。。。”

    在沉默了略久的时间后,君雨低着脑袋轻声吐出了两个字:“他说。。。”

    柔然玉璃闻言后挑了挑眉头:“他说?”

    “我只要待在家里,当一名家庭主妇就好了。”君雨满脸羞涩地呢喃软语。

    “咔嚓!”柔然玉璃一脸微笑地捏碎了玻璃杯。

    听到了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君雨立马从羞涩状态下恢复了正常。看向了柔然玉璃捏碎玻璃杯的右手,数秒之后,君雨终于松了一口气。

    下一刻,松了一口气的君雨不禁露出了一抹凝重认真的神色准备说教一下柔然玉璃。其他时候君雨一直很好说话,但是这种时候,君雨可是会真正生气的。当然了,这就是那因为关心才会出现的责备。君雨这种关心的责备君林是相当了解的。

    然而接下来,就在君雨准备开口之时,坐在君雨对面的柔然玉璃却是率先开口道:“君雨!”

    被柔然玉璃突然这么一喊,原本面色认真之色的君雨顿时又被吓到了。脸上的认真之色荡然无存,显得有些瑟瑟发抖地应了声:“嗯。。。”

    “我好难受!”

    “。。。嗯?”

    “这里!”柔然玉璃抬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君雨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无声地表示疑问。

    “痛,需要安慰。”说罢,柔然玉璃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并且挤出了几滴眼泪。

    而见到这一幕,君雨是瞬间急了。心口痛?不会吧?难道是心脏病什么的?怎,怎么办?!对了!联系院长!

    而见到君雨竟然突然点开了光幕联络起了宙空,柔然玉璃也是瞬间急了。赶紧上去中断了联络求情,柔然玉璃再次强调了遍:“我需要安慰,不需要治疗!”

    心急的君雨闻言之后没有多想,脱口而出道:“怎么安慰?”

    “坐这儿。”

    “别动。”

    固定好了君雨之后,柔然玉璃最终舒舒服服地把脑袋往君雨的胸上一放,露出了陶醉而享受的神情。

    “啊~就这样保持十个小时吧。。。”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