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好了伤疤忘了痛
    君林的质问,令那名男生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起来。瞪着一副不愿再搭理自己的君林,又用自己的余光瞟了眼自己身旁的妹子。那名男生憋了半天之后终于憋出了句:“穷逼9强词夺理了?”

    回应他的是一片沉默,而君林的默不作声也让那名男生感到更加尴尬起来。他这是无理取闹,而一旦事情发展并没有和自己想要的一样,他就会不管不顾变本加厉地找事。这的确是在做坏事,但最可怕的就是在这一过程中,他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错误。或许之后在冷静下来后会后悔,但是现在,他的心里可没有什么对错道德,只有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那名男生刚开始无端嘲讽君林,就是为了在自己想要泡的妞面前炫耀显摆一番。其实在之后的一掷千金时,他的目的就应该已经达到了。但是一种说不出的心态让他觉得不好好贬损一下君林,自己那一千块花了就还是有点亏。所以为了自己的一千块体现应有的价值,他才会这么继续针对君林。

    就是因为一个想法,那名男生就这样肆意妄为。君林自然不会理解对方这种无法理解的行为动机,但他可以选择无视。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君林不想继续搭理对方,可对方却是铁了心要让君林吃瘪。下一刻,一道愤怒的拍桌声响起,引起了店内其他客人的关注。

    “道歉!穷逼!”

    随着这道喝声响起,看向这里的其他不明所以的客人们都以为君林是得罪了某个有钱大少。他们可都是本地人,都知道这个店的消费水平还是偏高的。而在这里敢大喝别人“穷逼!”,可见那人经济实力颇为不凡。

    不过,这一次君林依旧没理。

    “你什么意思?”

    瞧得君林那还是无视自己的态度,那名男生怒了。气势汹汹地直接站起了身子,那名男生不顾同桌女生劝阻地径直走向了君林,并且向君林伸出了手,一副要动手的架势。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他已经决定动手了。

    他已经感应出来了,君林只是一个一阶元素使。自己可已经达到二阶了,绝对可以把君林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此刻,那名男生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一丝狞笑。他的脑海中已经勾勒出君林被自己激怒而还手,然后被自己按在地上虐的画面了。

    果不其然,那名男生看见君林突然伸手了。之前装得那名淡定,现在被自己一吓就直接出现破绽了。对嘛,来动手啊!

    来啊!

    而下一刻,一阵由高亢变得尖锐,最终变得像是虚弱的抖音的哀嚎声突然响起,回荡于整个店内。

    “啊嗷!啊啊啊啊~!”

    动手,君林的确动手了。只不过君林只是屁股依旧坐在凳子上,伸手抓住了那名男生伸过来的手而已。就是抓得稍微用了点力。

    此刻,那名男生感觉自己的右手就像是快要碎了一样。这种疼痛疼得钻心,而且痛感清晰无比,延绵不绝。

    别说是还手了,仅仅就是这么短短几秒的时间,那名男生已经连还嘴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落下了泪水,那是疼痛的泪水,求饶的泪水。

    什么狗屁形象,他现在只想要君林松开自己的手!这感觉真的像是要死了一样!

    缓缓的,那名男生疼得冷汗直流,双腿发软地软软跪了下去。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的眼里,令他们不禁心生一种无语与揪心的感觉。真是有种光是看着就替他疼的揪心感,那得疼成什么样才会做出那样的反应啊。。。

    不过好在,君林把握得相当有分寸,在即将把对方的手握出问题的时候终于缓缓松开了手。而被君林松开的那名男生则是虚脱般地直接倒在了地上泪涕俱下地不断哽咽哆嗦着,就这么躺在君林的座位边上。而君林却是至始至终没有看他一样,依旧是静坐着,等待自己的温白开。

    这番景象,落在周围众人眼中无疑成就了君林的冷血形象。把一个人弄得那么惨却还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这未免也太没有人性了!

    此刻,和那名男生同桌的一男两女虽然想要上前帮助那名男生,但是却始终不敢妄动。因为他们害怕现在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君林会在他们过去的时候突然对他们出手。现在君林就坐在那里,他们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这种感觉三人还都是第一次体会到,也正因如此,才会那么束手无措。

    其实实际情况,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君林不看那名男生是因为他自己现在也心虚得很,毕竟这虽然说对方自找的,可自己动手把对方捏那样是不变的事实。君林是真的没想到对方一个大男人竟然那么软弱,这点疼就受不了。现在好了,把别人捏成这样,等会儿等那个店员出来了不知道会不会又引起什么麻烦。

    此刻君林都有种想要直接跑路的冲动了,但是想着自己十块钱已经付了出去,如果不拿到白开水就走了可就太亏了。关键是自己现在的确需要补充水分,所以就只好留下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君林刚还在心中想着怎么还没好的时候,那名店员便拖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上摆着五个封好了的透明纸杯,正是君林点的一升温白开。

    将托盘放在了君林的桌子上,那名店员旋即便走到了那名躺在君林椅子旁边的男生边上,将他扶了起来。

    没有多问什么,好似之前发生的情况都被她看在眼里。也同样没有责怪什么,就像是知道这件事是那名男生咎由自取。

    不过就算清楚孰是孰非,那名店员还是伸手放在那名男生的右手上停顿了数秒。数秒过后,原本满脸痛苦之色的那名男生脸色顿时好看了起来。因为他右手的那一阵阵疼痛感竟是突然消散一空了。

    疼痛突然没了,心情自然也会突然变好。不疼了的那名男生此刻并没有含怒报复君林,而是先向那名店员道了声谢。旋即便神色复杂地边盯着君林边退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

    虽说有句话叫“好了伤疤忘了痛”,但那名男生毕竟不是健忘。伤疤刚刚才好,所以那疼痛自然还是有着印象的。而且被君林一捏,那名男生就像是被驯服了的野兽一样突然安分了不少。

    对于此刻的情况,君林在略感意外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可以离开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这样直接走人再好不过。

    拿起了一杯温开白,将其他四杯收入了空间戒指中。君林旋即便在周围众人骤变的目光注视下快步走出了店门。

    “喂,你刚刚看到了吗?”

    “你也看到了?我都怀疑自己眼花了。。。”

    “那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空间戒指吧?”

    于片刻的沉默后突然爆发的议论声清晰无比地传入了那名男生和他身边三人的耳中,在场的大部分都是学院学员。而空间戒指这种东西,对于来说就是一种“神器”。如果拥有空间戒指,那么自己身处周围的同学之中就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只不过空间戒指实在太罕见了,而且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用得起,用得到的。所以他们虽然都曾幻想着自己也能佩戴空间戒指,但是最终都只能接受无情的事实,成为看着别人使用空间戒指的人。

    而此刻,近距离见到了君林使用空间戒指那一幕的那名男生。眼中却是闪烁着一种不太好的光彩。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