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二章:古怪的长盒
    这一片区域的绚烂红色,似乎全部是因为那两个闪烁着的绚烂的红色光芒的大字所致。君林对此是一无所知,但是他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这绚烂的红色,和凰火的颜色一模一样。

    身处悬崖边缘,君林没有退路,而前方那个洞口,是唯一的前进的道路,也可能是唯一的出路。

    看着那两个绚烂的红色大字,将两字的形状牢牢记在脑中之后,君林便迈步径直向前走去,进入洞口。

    保持警惕地走入了洞中,没有突然遭遇什么袭击,这让君林不禁悄悄松了口气。说实话,这里的死寂,反倒是让君林感觉安全。因为真的是太死寂了,君林觉得这里除了自己,估计就没有任何其他生命了。

    随着逐渐深入,洞中周围的环境变得昏暗了下来,但却依旧十分干燥,没有任何潮湿之感。这种程度的昏暗对君林来说也造不成什么影响,而且因为随着不断深入而能够呼吸到的不一样的空气,君林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没走多久,君林便看到前方突现光明。继续前进,最终进入君林视野的是一片不算大的空旷洞府。洞府之中异常整洁,只有两个东西。一个是其上摆放着一个细长的不知是由什么材料制成的灰色盒子的短矮石柱,而另一个则是一个毫无光芒不知道多久没有启动过的传送阵图。

    观察着洞府中的一切,在确认没有什么看起来不怎么对劲,会让自己产生警觉的东西之后。君林便怀小心而好奇地动身走到了那短矮的石柱之前。

    缓缓拿起了那个细长盒子。。。并没什么情况发生。放下心来的君林旋即便拿着长盒仔细观摩了起来。长盒之上刻着繁多而精巧的纹路。看上去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鸟,周围尽是不知道是火还是云的花纹。

    这个长盒之上并没有什么锁,一副可以被轻易打开的样子。但是君林在尝试之后却发现这长盒的盒盖和盒声就像是牢牢地粘在了一起一样,根本打不开。

    “算了。。。”

    稍稍尝试了一下之后,看着手上的长盒,君林在轻叹了一声后便将那长盒放回了原处。毕竟。。。怎么说呢,天知道这里面是东西,而且先不说是好是坏,光是自己能不能拿就是个问题。什么某位前人留在某个不为人知的洞府的传承之宝,等待一个有缘人无意间踏入此地,得到传承。君林对于这种传说并不感冒,况且这个地方,在岩浆湖底下的地方,怎么看也不像是等个有缘人来的地方。如果不是君林命硬,那么自己早就葬身岩浆之中了。

    建立在这个地方的洞府,再加上这个长盒。君林猜测这大概是某人或者某个势力,专门留给其后代的传承。只有有资格接受传承之人才会知晓这个地方,然后等拥有了一定的实力后方才能前来获取传承。

    嗯,至于为什么这个地方像是很久没有人来过了一样,君林猜不到。或许是因为。。。出现了什么意外。但是就算如此,君林也不会拿。毕竟这是别人家的财富,就好比在外面的一栋豪宅,那栋豪宅是一户人家留给后人居住的,结果发生了意外,那栋豪宅没有被继承。那么自己这个路过的外人就能够肆意居住进去将那栋豪宅占为己有吗?

    当然了,怎么做是每个人的自由。不过君林是不会那样做的,这是他做人的原则和底线。

    将长盒放回了原位,君林旋即便看向了这个洞府之中自己最在意的东西:那沉寂的传送阵图。

    虽然不知道这个传送阵连通着哪里,但是想要从这里出去,这个传送阵应该就是唯一的希望了。话说这玩意儿到底还能不能用了。。。

    走到了毫无光芒的转送阵图之上,君林在等待了半天发现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之后不禁面露失望苦涩之色。

    真不能用了?

    低头看着脚下的阵图,仍有些不死心的君林盯着传送阵开始仔细观察了一番。虽然君林自己也知道这就好比是一种赌气行为,这传送阵并不会被自己瞪着重新启动。然而,随着君林仔细的观察,他突然发现了一处端倪:这传送阵图的中央位置,有一个细长的长方形空缺。而这个空缺的大小,似乎和那个长盒大小差不多。。。

    疑惑地挠了挠脑袋,君林的目光的再次转向了摆放那短矮石柱之上的长盒。下一刻,为了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想,君林便动身将那个长盒取来,放在了传送阵图的中央空缺处。

    果然,大小刚好,分毫不差。

    “嗡~”

    然而,就在君林将那长盒放于传送阵图中央之时,原本如同死物的无光传送阵图突然出现了一些动静。而随着传送阵图的激活,这一处洞府也是随之震动了起来,岩壁碎裂,顶部崩塌,整个洞府似乎都要崩坏了一样。

    这一突如其来的情况着实把君林给吓着了,自己只是想要尝试着离开而已啊,怎么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了?

    不过还未等君林继续多想,他脚下的传送阵图突然迸发出了一道粗壮的绚烂红色光柱。数秒之后,光柱消散,君林和地上那长盒都已不见踪影。而这传送阵图,也完成了自己最后的使命,逐渐崩溃,消散。随着这一处洞府一起毁灭于这一片死寂之地。。。

    ————————————————————————————————

    荒凉的草原之上,一块泛着绚烂的红色光芒的传送阵图悄然出现。没有什么冲天的光柱,只是无声无息地将一个人,一个长盒带到了这里,随后随风消散。

    而这被传送至这片荒凉草原之上的人,正是君林。

    一脸懵逼地坐在原地呆了几秒,缓缓回过神来的君林左右张望了一下。再又呆了几秒之后突然露出了一抹微笑,最终浑身放松地软软躺在了草地之上。

    不管怎么说。。。自己出来了,活着出来了。

    贪婪地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面带劫后余生笑容的君林躺了许久之后终于缓缓坐起了身子。

    “嗯?”

    也是在这时,君林才终于发现自己的身边,正静静地躺着一个长盒。看那大型其上纹路,应该是先前那在洞府之中的长盒无疑,只不过此刻的长盒却由原来的不起眼的灰色变为了绚烂的红色。象征着灵凰国皇室的颜色。

    看着身边的长盒,君林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要将长盒占为己有的意思,只是想看看是否需要由这个长盒激活传送阵让自己离开。结果没想到自己真的成功出来了,而且这个盒子也跟着自己一块儿出来了。

    拿起了地上的地上的长盒,君林在想了想后便将它放入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他决定将这一古怪的长盒带回去给凰穆看看,毕竟那和凰火颜色一模一样的绚烂红色,让君林不由自主的感觉这可能和灵凰国皇室有着关系。

    然而。。。望着周围一望无际的荒凉草原,君林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是哪儿?”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