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掉下去了
    身形不稳,就是失败的开始。要么及时稳住重新掌握平衡,要么,就是跌落岩浆湖中。

    见到君林出现了身形不稳的情况,那名魁梧军人是本能地想要立刻冲过去救人的,但是最终他还是强行压下了自己的冲动。这是训练兵营的铁律,无论如何,训练新兵都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生也好,死也罢。一切都不允许任何旁人插手。

    然而,下一刻,令那名魁梧军人瞬间后悔的情况发生了。只见君林一步没有踩稳,整个人瞬间滑入了岩浆湖中。

    这一刻,那名魁梧军人再忍不住了,眨眼之间便出现在了君林滑下去的地方。只是看着一片死寂的岩浆湖面,那名魁梧军人沉默了。

    他后悔,他真的很后悔。自己是想救的,自己是想救的!可是自己既然想救那就早点救啊!在看到君林出现了身形不稳的时候就应该出手救人啊!。。。槽,槽!

    而就在这时,湖面之下突然出现了一丝动静。只见一柄漆黑的巨镰冲出了湖面,虽然势头看上去力竭,但是这让那名魁梧军人看到了一线希望。不顾飞溅起的岩浆一把抓住了那巨镰的镰柄,这是君林的求救行为,但仿佛是那名魁梧军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死抓住,并且直接一跃跃到了岸边。

    可是。。。跃到了岸边,那名魁梧军人却发觉自己手中的重量没有丝毫的变重。转头看去,那名魁梧军人发现自己手中的镰刀所连接着的锁链,已经断了。而此刻,他手中的漆黑巨镰也迅速变得黯淡虚幻,最终消散的一干二净。

    那名魁梧军人知道,这是君林的器魂。而器魂的消失。。。在这种情况下,器魂的消失。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愣愣地看着岩浆湖面,那名魁梧军人就仿佛变为了一尊雕像。就这么,沉默地看着岩浆湖面许久之后。他叹了一口气,旋即径直转身离开。

    虽然很后悔,很心痛。但是这样的离别,那名魁梧军人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了。自他担任训练兵营营长开始,他每一年都会经历这样的离别。就在他的面前,他看好的,也的确十分优秀的训练新兵。就那么活生生的葬身于训练之中。

    再铁血的军人,也都是有感情的。那名魁梧军人也自然不例外。只是比起自己的感情,他身为军人,更重视自己肩负的使命。训练兵营,铸就的是真正的最强大的精英战士。如果是残次品,那么不要也罢。

    自训练兵营创立以来,所有最终完成了所有训练的训练新兵都没有被救助过。就算他救下了君林,然后在之后的日子里君林最终也通过了其他的训练,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三级特训目标。可是那样的结果,真的会得到认可吗?

    就好比当初面对噬元蚁的训练时,君林救下了一人。可是被君林救下的那一名训练新兵最终还是被无情的处决了。每个人的命都一条,同理,在训练兵营之中通过训练的机会也只有一次。要么依靠自己的力量撑到最后,要么就是倒在途中。只有这两个选项。没有什么依靠别人的帮助坚持到最后的选择,这也是训练兵营不允许存在的选择。

    所以。。。就算再后悔,就算再心痛。那名魁梧军人也依然能够直面接受这一事实。毕竟痛得多了,就算再脆弱的心也会变得麻木,变得坚强。

    “小家伙,抱歉了。。。走好。”

    ————————————————————————————————

    岩浆湖之中,一个长约两米的黑茧缓缓下沉。那个黑茧显得十分诡异,它不断的被周围的岩浆焚烧,却又不断的进行着自我愈合。

    这岩浆湖底,也是非比寻常。其表面是湖,但是其下却是与他处有所连通。而那个诡异的黑茧则是随着岩浆的流动缓缓飘向了一处色泽比周围的岩浆更加亮红炙热的洞口。。。

    此刻,君林正处于一种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因为他必须要最大量的源源不断的释放元力维持那保护着自己的黑茧。

    其实在不慎滑入岩浆湖的第一时间,君林便瞬间调动起了全身元力,创造出了一个以自身为中心瞬间向外扩张成型的黑茧。至于那个飞出去的漆黑巨镰,的确是君林放出的求救信号,希望在千米之外的营长能够看到并且把自己给拉上去。但是事与愿违,镰刀虽然最终顺利的冲出了湖面,但是却没有成功连接住君林。

    因为君林面对的情况实在太过致命,光是疯狂释放元力拼命维持宗茧保命就已经是极限了,实在分不出心干其他的事情了。之前强行分心丢出镰刀所付出的代价就是原本还有一点给君林进行活动的空间的黑茧直接缩水了一大圈,搞得君林基本无法自由活动了。还有就是实在无法继续分出哪怕一点点心将镰刀和黑茧相连。所以也就出现了之前的情况。

    在黑茧之中,氧气其实早已所剩无几。但是奇怪的是这并没有对君林造成什么困扰,就连君林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拥有了这本事。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对于君林来说绝对是件好事,否则的话就算现在能够不被岩浆吞噬,也会窒息而死。现在,最起码能够继续坚持下去了。

    只是在这不能动,没有吃,没有喝的环境下。君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够坚持多久。。。

    “咚!”

    突然,就在君林在心生迷茫无奈之时。君林明显的感受到了一阵下坠感,最终像是落到了地面上一样。这一突然出现的感觉令君林惊疑的同时也是瞬间振奋了起来。

    岩浆之中怎么会突然出现下坠感?而且这熟悉的落地感。。。

    虽然无法确定,但是君林在考虑了一番之后还是把心一横,解除了维持着的保命黑茧。一直待在黑茧之中肯定是无法获救的,现在可以都说是唯一的机会了!

    黑茧消散,君林感受到的第一感觉就是热,准确来说应该是烫。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最起码可以确定自己的周围并没有岩浆。

    缓缓睁开了双眼,入眼尽是一片绚烂的红色。以及一片死寂,一片带着沧桑感的死寂,仿佛此地就这样死寂了非常悠久的岁月。

    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君林发现自己正站在悬崖边上。而自己的背后,则是一片壮观至极的瀑布,只是那从高处落下的并不是水,而是滚滚岩浆。

    想来自己应该从那个地方掉下来的吧。。。不过自己的运气也正是够好的。要是被落在这里,那恐怕。。。位于悬崖边上看着下方的一片亮红,君林不禁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庆幸笑容。

    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君林最终看向了自己前方百米处的一个洞口。以及那两个刻在洞口之上至今仍闪烁着绚烂的红色光芒的大字。

    然后,君林就不禁再次感慨起了自己没读过书的遗憾。因为那两个大字,自己并不认识。。。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