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广
    最终,如初见她爹被凰仁明派人轰出了大殿,反而是留下了如初见继续陪审,或者说是将原本是该由如初见老爹完成的任务交给了如初见来处理。

    而对此,如初见并没有拒绝,反倒是欣然接受了。随后,她便在罡革期待的眼神下说出了八个大字,以做自己的判决:“无期徒刑,广而告之。”

    “无期徒刑?”凰仁明对于如初见说出的这个第一次听见的词语表示不解。

    “就是一直关着的意思。”如初见十分贴心地给予了回答。

    看着如初见面带着笑容说出这样的话语,凰仁明不禁微微向后倾了倾身子。而罡革,却是在愣了一下之后轻叹着苦笑了下。反正一直关下去和关他个三十年也没什么区别,毕竟自己能不能再活个三十年都是个问题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如初见的声音又响起了:“并且,查清家底,将一切以权谋私所获得的利益尽数收缴。”

    听得如初见的这一句补充,原本有些看开了的罡革顿时急了。他自己这把老骨头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可是若把他的家产给收缴了,自己的家人们可就咋办啊?

    “大小姐!大小姐啊!求求您了!您就开开恩吧!我的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都得靠着我的那份家业活下去啊!”

    此刻,如初见虽然笑容依旧,但是却变得微冷:“你的家产,那是由多少老百姓的血汗钱转化为的黑钱堆积起来的?”顿了一下,如初见脸上的笑容彻底被冰寒取代,在缓缓叹了一口气后,旋即继续说道:“估计你说的没错,如果你那几个儿子要是成器的话,也不会靠在你的那份家业活下去。。。上梁不正下梁歪,到时候把你的那几个儿子也查一查吧。”

    这一刻,罡革真的是忍不住想要抽自己了。为什么自己每一次说话,最后的结果却都会和自己想要的结果完全相反呢?自己想要最后给自己的那几个儿子争取点好处,结果却反而把他们给坑了。

    如初见说的没错,上梁不正下梁歪,虽然罡革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那几个儿子干了怎么样的坏事,但是他确定那几个儿子肯定都干过!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这要是被一查,那自己的那几个儿子肯定都和自己一样,完了。

    是的,完了,彻底完了。彻底完了。。。

    看了眼眼神彻底黯淡下去变得一蹶不振的罡革,如初见旋即便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了凰仁明,认真地说道:“陛下,刚才我说的,其实广而告之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噢?”凰仁明闻言之后挑了挑眉头。

    如初见见到凰仁明挑眉,不禁笑道:“陛下是不是觉得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了,影响不太好?”

    “哈哈哈,确是。不过难得有个杀鸡儆猴的机会。。。”

    然而,还未等凰仁明把话说完,如初见便直接打断道:“杀鸡儆猴是一点,或者说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广而告之的广。这个广,是要传遍整个灵凰城的广,传遍整个灵凰国的广,甚至是传到其他国家的广。”

    凰仁明的眉头挑得更厉害了。

    随着如初见的此话说罢,她便忽而闭上了嘴,仿佛是在等待凰仁明对此的态度。而大殿之内也随之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静。

    沉默,沉默。不知多久的沉默过后,凰仁明看着如初见,轻声说道:“家丑不可外扬,更何况国丑?”

    “家丑家里人知道,国丑,自然要让国里人知道。正是因为这是国丑,所以才要让全国人都知道。然后,更要让全国人都知道党,朝廷对于这种国丑严惩不贷的态度。”

    明明是略带稚嫩的女声,但是此刻却仿佛拥有着一种伟大的力量。令的凰仁明这一位国王都不禁心生震荡,将这如初见的这一句话听进了心里去。

    “我灵凰国,数百年来始终都是灵凰境第一大国。”

    数秒过后,凰仁明轻叹了一口气,带着一种莫名的语气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而听得凰仁明的这一句,如初见那好看的眉头则是不禁微微皱起。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抹笑容突然浮现于凰仁明的脸上。只见当今灵凰国国王突然气势雄武地站起了身子,以一种任谁听了都能够听出其中蕴含的雄心壮志的气魄朗声说道:“但是朕,从未甘心止步于此。”

    离开了主座,走下了台阶,凰仁明一步步走到了如初见的面前。看着眼前的如初见,凰仁明这才突然想起眼前的这名和自己女儿差不多高的女孩,只是一名十五岁的孩子。

    露出了一抹感慨的笑容,凰仁明毫不掩饰地对如初见发出了自己的赞叹:“好,好一个如初见。”

    如家出了个这么个小丫头,真是如家莫大的福气。而且现在看来,这对灵凰国也是个福气。多少年了,有多少年没有一个人敢在这种诚下这样和自己说话了?又有多少年,哦不,是何时有过对自己说出这种话的人?

    “你的提议,朕会办,会办好!午饭吃了吗?没吃的话就在这儿吃了吧。”

    对于凰仁明的这一相邀,如初见自然是听出来了陛下好像是对自己感兴趣了,想要和自己好好地聊一下了。嗯,虽然她懒,而且也的确觉得这个挺麻烦的,自己接下来可能会处理不好。但是呢,就算再麻烦,她仍然想要为这个国家献出自己的一份力。而且。。。也有另一个只属于的如初见自己的理由。

    所以下一刻,面对凰仁明的邀请,心中有了决定的如初见同样是面露笑容地回了一个内容简单而态度明确的:“不必了。”

    “。。。额?”

    不必了?怎么会是不必了?

    如初见的回答,令凰仁明大出所料,也同样大感失望。面对如初见的果断拒绝,凰仁明心中苦涩而不甘,但又只有深深的无奈。最终,凰仁明只好向如初见问出了一句“为什么?”,希望能够从如初见的回答之中得到些许的慰藉。

    然而。。。

    “为什么?。。。因为我午饭吃过了呀。”

    这就是如初见给出的回答。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