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什么关系
    听得如初见的发言,凰仁明和如初见她爹皆是感到有些怪异。在他们的印象中。。。完全就没有如初见此刻的样子。再说了,这真是一名年仅十五的小女孩所表现出来的吗?怎么看怎么怪。

    不过下一刻,从如初见之前的一番话语中听出了某些信息的如初见她爹却是一下子面色大变。去训练兵营?自己的宝贝女儿?什么情况?!

    心中的在意,令如初见她爹直接开口问道:“女儿啊,你什么时候跑到训练兵营哪去了?”

    听得自己老爸的询问,如初见转过了脑袋回道:“啊,上周休息的时候吧。”

    “去。。。去那里干嘛?”

    “去找个人。”如初见如实回答道。

    去找个人?去训练兵营找个人?训练兵营里面不是只有男性吗?!自己的宝贝女儿。。。是去找男人了啊!

    “。。。是谁?”如初见她爹此刻的内心生出了一股杀意。

    不过这一次,如初见却并没有进行回答,只是没好气地挥了挥手说道:“行啦,这样的事情老爸你就别管啦。”

    什,什么?!不,不要爹爹管了?

    如初见她爹在听到了如初见的这一回答之后不禁捂着心口退后了两步半,然而就在这时,罡革却是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地急切大喊道:“我知道!族长我知道啊!”

    听到罡革突然爆发出的大喊,如初见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旋即冷声说道:“你想死的话就说。”

    听得如初见的冷声威胁,罡革露出了一抹不在意的笑容。他正是想要用这一点来作为筹码,如果族长愿意说服陛下减轻自己的惩处,那么自己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信息说出去。然而还未等罡革开口,如初见她爹便一个闪身来到了罡革的面前,浑身散发着一股恐怖杀气地盯住了罡革,沉声道:“快说!不说你现在就死!”

    “。。。”

    这一刻,罡革突然后悔了。自己之前干嘛要突然吼那么一嗓子?!不吼的话最差的结果也就是坐个三十年牢,三十年后出来了自己又是一条好汉。可现在好了,不说的话怕是自己的老命就真交代在这了。可要说的话,那么就是得罪了大小姐,也同样不是什么好事。

    没办法,不管怎么说,还是先保命要紧。所以罡革旋即便毫不含糊地向如初见她爹回答道:“那小子的名字叫君林。”

    “君林?”

    听得罡革的回答,如初见她爹微微点了点头,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而如初见则是不禁抬手扶额叹了一口气,自己的这个女儿控老爸天知道要干出什么事情来。我亲爱的老爸哟,您的女儿和那个叫君林的真的只是纯洁的朋友关系啊。而且。。。

    偷偷的,如初见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向了凰仁明。君林他和公主殿下的不一般,就是不知道陛下他。。。下一刻,看着表情一下子变得精彩起来的凰仁明。如初见确认陛下他大概也知道君林这个人了。嗯,感觉事情一下子有趣起来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位于主座之上的凰仁明忽然开口,打破了大殿内的寂静:“小初见啊。。。你和君林的,关系是?”

    凰仁明的这一略带停顿突显重点的提问,足以体现出他此刻心中的在意和紧张。没办法,毕竟这事情也事关自己的宝贝女儿啊。。。

    听得凰仁明的这一询问,如初见也自然是听出了这位国王陛下话中所包含的在意之情。而且在这一刻,如初见也不禁想到了很多。最终,如初见忽而展颜一笑,真诚地说道:“其实当天前往训练兵营,是我受到了公主殿下的委托。但是具体情况是什么,我猜陛下应该比我更了解。”

    虽然自己觉得那两个傻瓜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是,自己依然会祝他们俩幸福。公主殿下是自己视为的第一个朋友,而且感觉是会一直交往很久很久的朋友。而君林。。。对于自己来说就是当初自己所说的那般:单纯的看得顺眼。

    自己当初和君林第一次见面时,之所以会主动打招呼,是因为他那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让自己产生了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吧。而随着接下来的相处,逐渐了解了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之后。他就成为了自己眼中看得顺眼的人了。

    就是君林当初说过他的梦想是回老家结婚。。。反正在听到那家伙说出他的梦想的那一刻起,自己便对他没有任何异性之间交往的想法了。毕竟自己就是那样的人,对于一名资深死宅来说,恋爱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会嫌麻烦的,更别说是这种和其他女人争取爱情的高难度操作了。麻烦死。

    自己之所以不看好君林和公主殿下他们俩,其实很大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只是谁都有为自己的爱情奋斗争取的权力,所以自己对公主殿下的行为从来没有说什么,以后也不会说什么。若是那位公主殿下真的成功了,自己为她喊一波六六六顺便鄙视一下君林这个负心汉就是了。若是公主殿下失败了,那么自己为她开导一下人生顺便鄙视一下君林这个冷血男也就是了。

    反正碰到这样的事情男方不管怎么做都是会错的,所以。。。嗯,得出的结论就是幸好自己不是个男的。啊哈!庆幸庆幸~

    咳哼嗯!不对不对,自己的思路好像扯远了。赶紧回归正题才是。

    下一刻,清了清嗓子的如初见便十分自然问心无愧地说出了凰仁明和如初见她爹最想听到的那个回答:“我和君林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呼~”

    “呼~”

    随着如初见的话音落下,两道安心的松气声同时响起。旋即两位松气之人皆是看向了对方,然后彼此相视一笑。

    不过很快,发现了好像有哪里不对的如初见她爹便不禁好奇地问道:“陛下,我女儿说她和那个叫君林的只是朋友关系您为何如此喜悦?”

    然而紧接着,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如初见她爹身为女儿控的奇特脑回路的关系。如初见她爹旋即突然大叫了一声护在了如初见的身前,并且像是防贼一样地防着凰仁明,丝毫不顾忌触犯帝威地指着凰仁明就爆了声粗口。

    “卧槽!你他妈不会是看上我女儿了吧?”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