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七章:参与
    听得自己老爸和国王陛下之间的谈话,得知凰忘忧原来出去玩了的如初见顿时喜出望外,旋即便直接提议道:“那么老爸你忙你的,我就先回家啦。”

    如初见的这一要求,于情于理都应当被允许。但是如初见她爹却是不忘初心,今天外出的最主要的目的,那就是陪自己的宝贝女儿好好玩一天!处理事情什么的。。。不处理了!虽然这等于是爽约,但是陛下的面子哪有自己的宝贝女儿重要!

    下一刻,如初见她爹施展出了自己的身法瞬间从凰仁明的手中脱离来到了如初见面前,哄道:“别别,女儿你先别急!老爸我不忙了,咱们这就走!”

    然而,还未等如初见和凰仁明对如初见她爹的这一行为进行表态,一阵急迫的求救便突然从远处传来:“家主?家主!家主!救我啊家主!”

    听得这一阵求救声,如初见不禁转头朝着声源望去。入眼的一名身着朴素囚服的老者,而那名老者,如初见有影响,正是当初帮自己进入训练兵营的那个罡革将军。

    对于罡革,如初见和他的接触也仅限于那一次了。虽然不否认在进入训练兵营这件事上对方帮助了自己,但是怎么说呢,如初见看罡革总觉得有些不爽。而此刻,竟然在皇宫之中看到了身着囚服的罡革,难道说今天老爸要处理的事情就和那个罡革有关吗?

    而见到了正主竟然已经被押送到了这里,如初见她爹也只好无奈地放弃了直接和自己的宝贝女儿离开的计划。

    “我的乖女儿,能等老爸一会儿吗?”

    “。。。好吧。”于短暂的沉默后,迎着自己老爸那根本不忍心拒绝的目光。如初见没有问什么“一会儿是多久?”的问题,最终是在心中轻叹了口气后点了点脑袋答应了自己老爸的请求。

    嗯,怎么说呢,就是有些难以想象这竟然会是一名父亲对自己的女儿所展露的态度。不过。。。反正自己以前也不知道和父亲一起相处时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而现在这样,自己挺喜欢的。

    自己的请求竟然得到了自己宝贝女儿的点头同意,如初见她爹顿时喜出望外。旋即他也不再墨迹直接走向了被押送过来的罡革。

    “家主?罡老将军,我可不记得我如家之内有你这号人物。”顿了一下之后,如初见她爹后露出了一抹好心的微笑为罡革指正道:“分支之人,应该称我为族长。”

    听得如初见她爹见面的第一句话,罡革的脸色明显一变。旋即低声喊了声:“族。。。族长。”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去说。”

    下一刻,凰仁明略带冷意的声音悄然响起。对于这名滥用职权没让君林吃少苦的中央灵凰军的老将军,凰仁明对其感到的是痛恨。恨他对君林的针对行为,更是痛恨他贪污**的不正之风。

    凰仁明是整个灵凰国都赞颂的明君,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眼里才容不得任何沙子。这种徇私枉法之人,是凰仁明最不能容忍的存在。

    原本对于罡革的处置是革职加三十年监禁,可是罡革在得知自己的结果之后却是完全不能接受,并大闹了起来,以绝食抗议。说是自己乃是如家之人,若是自己真要死在监狱之中,那么后果可是有些严重的。

    而这样的话最终是传到了凰仁明的耳中,对于罡革的这一说法,凰仁明自然是感到哭笑不得。是,如家的确是一个富可敌国的,甚至能够威胁到他灵凰皇室的存在。但是这一切都只是外人的了解,灵凰皇室和如家之间的关系真正是怎么样的,就只有那么几个人知道。

    所以既然罡革都这么说了,那么凰仁明就索性让他彻底死心。今日如初见她爹之所以会来皇宫其实是凰仁明亲自召见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如初见她爹这个如家家主亲自给罡革定罪。

    待众人陆续进入大殿之后,凰仁明就坐在主位之上一言不发地俯视着下方被按跪在地上的罡革。而如初见她爹则是站在凰仁明的左下方,同样一言不发地注视着罡革。

    随后,于一片气氛凝重的寂静之中。一名身着审判部制服的人员手捧着一张长长的卷宗,开始逐一读起罡革所犯下的所有利用职权的徇私枉法的罪责。而且抓住罡革这一条“大鱼”,还附赠了一大批“小鱼”。在陈述罡革罪责的过程中可是详细地把一切相关人员的名字都报了出来,而这些人最近也都是一个不漏的全部被抓捕。

    待那名审判部人员把卷宗上的内容全部读完之后,偌大的大殿之中便瞬间静到了一个针落可闻的地步。凰仁明没有释放出任何威压,但是整个大殿之中都因为凰仁明的一个皱眉而仿佛瞬间被一种无形的强大压力笼罩。

    “那么多的罪,陛下只是关你个三十年,你还有什么好不满的?”

    下一刻,一道感慨于这一片寂静之中悄然响起。但是这一声感慨却是令大殿之内的所有人都面露错愕之色。因为这一声感慨,是女声。而大殿之内却是没有一名女性。而对于这个声音,如初见她爹是第一时间便做出了认知。他闻声望去,只见自己的宝贝女儿此刻竟然是出现在了大殿门口,还一步一步先前走来。

    如初见的这一无礼行为可以说是让如初见她爹都不禁慌了慌,旋即他便转头看向了凰仁明,准备开口替自己的宝贝女儿求情。但是下一刻,他便看见了从进殿开始始终板着个脸的凰仁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这一点你女儿倒是和你一模一样。”

    “一样的聪明?”。

    “一样的放肆。”

    笑着将自己的目光从如初见她爹转移到了如初见身上,凰仁明旋即认真地劝说道:“小初见啊,这种事情对于你来说还太早了点,你不需要现在就接触到大人世界的肮脏。”

    然而对于凰仁明的劝说,如初见却也是笑着回了句:“反正我早晚都会变成大人的。”

    说罢,如初见便继续迈步向前,并且径直走到了被按跪在地上的罡革的面前。

    俯视着面前的罡革,如初见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声音平淡地说道:“前端时间你还帮忙把我送去训练兵营,我还以为你和训练兵营的关系不错呢。可是没想到才没过几天,你就要置训练兵营于死地。”

    “同为军人,他们在外保卫边疆,你却在内残害忠良。你,难怪会被褪下你身上的军装。”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