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不知道
    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衷心提醒,一心认为对方是在唬人的那名搭讪男生自然不会领情,可是那名王级保镖在闻言之后却是赶紧抓住了这最后的机会。

    下一刻,他不顾主仆身份,直接挺身站到了那名搭讪男生的面前,旋即向那名魁梧军人谦卑地低下了身子,恭敬地问道:“阁下,请问我们要怎么做才能离开?”

    “你干什么?!”

    自己的保镖,仆从竟然代表自己出声,而且还发出了和自己的想法完全相悖的表态。这是那名搭讪男生十分难以忍受的。可是,他没想到就在自己话语刚刚落下之时,一股强横的威压便压的他再不能说出一个字来,而这竟是他的保镖的威压。

    这。。。简直就是以下犯上,是造反!

    然而就在这一刻,那名王级保镖的声音突然在那名搭讪男生的脑海中响起:“少主,请恕老仆无礼。可是这一次您真的必须得听我的!等会儿能离开后这个御冥城是不能待了,我们要马上回宗!”

    自己的保镖这种严肃的语气,以及只有在自己这么近距离才能看出来的微微颤抖。最关键的是那不惜以下犯上会遭受责罚也要执意如此的决心,令那名搭讪男生的内心不禁产生了动摇。

    难道。。。对面说的是真的?真他妈,有一百多个王级?!

    而此刻,听得那名王级保镖的表态,那名魁梧军人在略显意外地挑了挑眉头后便爽朗地笑道:“放心,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相信你们来的时候也看到了,现在城外的情况很不好。现在我们在抗洪救灾,你们既然碰巧赶上了,就帮个忙救完灾再走吧。”

    对于那名魁梧军人说出的要求,那名搭讪男生是本能地想要拒绝的。帮忙救灾?我为什么要帮忙?这城里人的死活关我屁事?这是你们这群臭当兵的该干的活凭什么要老子帮忙?

    但是事实是无奈的,就凭自己能不能离开,甚至是自己背后整个宗门的命运全部掌握在对方手里。这个忙他就不得不帮。

    然而不等那名王级保镖的回答,那名魁梧军人在说完之后便冲着周围的众训练新兵吼道:“好了好了!都别围在这里偷懒了!赶紧给我回去干活!”

    “是!”众训练新兵在齐齐应了一声后便飞速奔了回去继续抗沙袋了。

    除了君林。

    与其他训练新兵呈反方向快速跑到了凰忘忧和兴玲身前,看着面前被大雨淋湿姐妹俩,特别是裙子上多出泥泞,显得有些狼狈完全没有了平时那公主形象的凰忘忧。君林不禁轻轻叹了口气,旋即直接抱起了姐妹俩冲到了一处能够避雨的地方。

    现在有任务在身,而且在救完灾后多半是要立刻回训练兵营。所以虽然很想问问凰忘忧为什么会带着兴玲来到这里,也很想留在这里照顾她们二人。君林最终却只是在将二人放下后说了句“好好休息。”,随后便直接动身奔赴向了城墙边继续抗洪救灾。

    看着君林匆匆离开的背影,凰忘忧在愣了许久之后。发出了一声“哼!”

    至始至终,自己都没有和无礼之徒说上一句话。明明!。。。啊,感觉好乱,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也许是因为他也是这样,想说的东西太多,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所以才没说吧。。。

    “阿嚏~!”

    啊。。。打喷嚏了。真难得呢,自己好像已经有很久没打过喷嚏了吧。

    这里四周无人,也没人关注这里,所以凰忘忧便悄悄地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了一个类似鸟笼的仪器。将仪器的顶端打开,旋即伸手一翻,于手掌之上燃起了一团绚烂的红色火焰,然后将火焰丢了进去。

    下一刻,那绚烂的红色火焰在那仪器之中瞬间变为了一团看上去普通无比的正常火焰。不过不普通的是那火焰竟凭空悬浮于仪器的正中央,没有燃料,却能够以一种稳定的势态持续燃烧,源源不断的提供热能。坐在那仪器的旁边,凰忘忧和兴玲的头发和衣物很快便被烘干,身体也重新回暖。

    坐在这淋不到雨的地方,身旁还有着一个温暖的火笼。再看着远处城墙那边顶着滂沱大雨进行着救灾工作的人们,凰忘忧突然觉得。。。自己眼前的情景,非常的美丽。嗯。。。非常的美丽,美丽得震撼人心。

    凰忘忧此刻很想去帮忙,但是不知道为何,此时此刻她却是更想就坐在这里,默默地看着。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姐姐,大哥哥那样不疼吗?”

    依靠在自己的姐姐怀中,看着一次又一次从六十米高的城墙上跳下来的大哥哥。兴玲不禁疑问地提问。只是问疼不疼,而不是有没有事。可见在兴玲心中君林的形象又变得强大了不少。

    听得自己妹妹的提问,凰忘忧毫不客气地回答道:“疼也是他自找的,所以玲玲可千万不要学你大哥哥。”

    只不过虽然嘴上说得很不客气,可是凰忘忧的眼中那心疼之色是随着君林跳城墙次数的增加而变得愈发浓烈。

    她不能理解,但也能够理解。所以她心疼,却又无可奈何。

    “等忙完了,大哥哥会过来看我们吗?”仰头看着自己姐姐的脸庞,兴玲突然这么问道。

    “姐姐不知道。。。”凰忘忧摇了摇脑袋。

    “那么我们等会儿能过去找大哥哥吗?”兴玲换了个问法。

    “姐姐也不知道。。。”凰忘忧还想摇了摇脑袋。

    听得自己姐姐的回答,兴玲十分懂事地没有再发问。而是重新将视线转到了城墙那边,和自己的姐姐继续安静地看了起来。

    这一次的救灾还要持续多久,凰忘忧不知道。

    这一次的洪灾何时才会过去,凰忘忧也不知道。

    但凰忘忧知道,这一次御冥城也一定会一如既往地战胜洪灾。

    君林在救灾完成后会不会来,凰忘忧不知道。

    过后自己还能不能见到君林,凰忘忧也不知道。

    但凰忘忧知道,无论结果如何,自己都比原来更加喜欢他了。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