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不准走
    训练兵营,虽然年年都在五大国交流切磋赛上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但却始终没有被人所知晓。因为他们不像各个学院,各个宗门那样标识明显。他们和其他军区的参战者一样,都是穿着统一的灵凰军军装。再加上军区信息的保密度,所以“训练兵营”这个词,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个从来没听说过的词。除了那些真正的大势力之中的高层。

    训练兵营年年只从灵凰城之中的那些大富大贵之中的家族中收人,这也是因为只有灵凰城中那些位于顶尖行列的家族知晓训练兵营的存在。

    这虽然像是一种嫌贫爱富的现象,但其实这是训练兵营的传统。训练兵营成立之初的目的,就是为了给灵凰城中的那些顶尖贵族之中的子嗣打造一个进行磨练相互竞争的地方。所以延续传统,这是原因。不过是原因之一。

    还有一点原因,其实才是最关键的一点。训练兵营的死亡率虽然高的吓人,但是这终究是一个培养精英人才的地方,而不是一个屠宰场。这其中的训练,真的不是每个家庭的孩子都能扛得住的。也只有那些从出生起就天天吃着用着各种好东西,在潜移默化下身体被改善得比其他同龄人出色许多的大家族子嗣。他们的身体素质才勉强够格,够格接受训练兵营之中的训练。

    若是让没那种靠天材地宝堆出来的底子的孩子都来这里接受训练,那么那死亡率。。。所以这才是训练兵营定下这一收人标准的最主要的原因。

    训练兵营是整个灵凰**区最高级的培养人才的基地。只收值得被培养,经得起培养的人。然后培养出最优秀,最强大的精英。这就是训练兵营创立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

    然而这也的确造成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只有知晓训练兵营这一存在的家族或者势力,那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位列一流行列之中。

    而此刻,一名训练新兵说出的“没听说过我训练兵营,那只能说明你那个什么宗也就是个不够格的小宗门啊。”,虽然不中听,但还真是一句大实话。

    不过这样的大实话,那名搭讪男生是肯定不会信的。但是现在眼前的局势,他知道这个哑巴亏自己只能吃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得先离开这个地上,之后在找这个“训练兵营”算账!

    “走!”

    “走?”

    然而,就在那名搭讪男生冷哼一声对他的那名王级保镖下达离开命令之时,一道轻笑着发出的阻拦声却是语气轻松但带着一种严肃之意地响起。

    发声之人不知何时挡在了那名搭讪男生和他保镖的正前方,而此人,正是那名魁梧军人。

    看着挡路的那名魁梧军人,原本准备离开后在报仇的那名搭讪男生顿时忍不住想要爆发了。下一刻,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转头看向了自己的那名王级保镖。

    只不过当他转头之后,他不禁愣住了,同时心也随之凉了起来。能够令他的王级保镖露出那种无力而恐惧的眼神,那是什么,他不懂。但是那意味着什么,他懂。。。

    “唉~。。。少主,好好跟人家道个歉吧。”

    “道歉?!”

    。。。

    “不!我不!”

    在一番短暂的沉默之后,那名搭讪男生突然怒吼否决了自己的保镖的提议,旋即还露出了一抹自信而狰狞的笑容,看着那名魁梧军人无畏地大笑道:“有什么好怕的?!就算他要比你厉害,可是我流焰中还有两名王级!这个训练兵营我看就他一个王级!”

    而那名魁梧军人在闻言之后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旋即毫不隐瞒地实话实说道:“嘿,你看得倒是挺准。这训练兵营还就真只有我一个王级。”

    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话,那名搭讪男生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神色。然而也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那名魁梧军人的笑容也是变得略显狰狞起来。

    下一刻,那名魁梧军人便说出了一句令那名搭讪男生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但是我训练兵营之中,谁家没有一个王级?”

    什么意思?谁家没有一个王级?。。。谁家没有一个王级?谁家没有一个王级。。。

    哈,哈哈!难道这个训练兵营那么多人,都是来自一个家族的吗。

    。。。

    。。。

    真的假的?

    训练兵营,训练兵营。。。

    那名搭讪男生一无所知,但是这一刻,那名王级保镖终于想起了一首忘记是在哪里听到的诗。

    训至生死练,

    练得涅槃兵。

    兵中至上营,

    营里出帝王。

    而这一刻,他也终于意识到这原来是一首藏头诗。这一首藏头诗所写的,正是“训练兵营”。

    他也对训练兵营一无所知,但是凭这一首藏头诗,再加上那名魁梧军人的恐惧实力,以及那一句“训练兵营之中,谁家没一个王级?”。他知道这一次自己,他们整个流焰宗。都因为他的那位少主而摊上大事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的那个兵怒成那个样子,可见你是真把他给惹到了。”

    忽然,那名魁梧军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在顿了一下之后,他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众训练兵营,旋即再次看向了那名搭讪男生:“我的兵被人惹了,我这个当营长的自然要替他出头。而他们的战友被人惹了,所以他们也自然要替自己的战友出头。”

    “所以说,你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就走,是肯定不行的。”

    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话,因为不知所以无谓的那名搭讪男生冷笑着回道:“我要是不呢?难道你们还能在这里打断我们的腿让我们走不了吗?”

    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所以他确定对方完全就是在撒谎,是在吓唬他。而为什么要用谎言吓唬他?就是因为对方实力不够!对方其实是在害怕!所以才会使用这种雕虫小技。谁家没有一个王级?那就是一百多个王级喽?哎呀!一百多个王级啊!自己吓死了!。。。我呸!一百多个王级?吹牛都不打草稿的,自己信了就是傻逼!

    面对那名搭讪男生的冷笑回答,那名魁梧军人是义正言辞地说道:“不不不,那当然不会。我们可是纪律严明的优良部队,我们的使命是要保护国家的人民,怎么会对你们动手呢?”

    而听得那名魁梧军人的话,那名搭讪男生则是直接指向了君林,面露狰狞笑容地问道:“呵呵,好一个不会!那他之前的行为你作何解释?”

    “我承认他违纪了,回去后我自然会军法处置。不过。。。”

    眼神之中露出了一抹充满了真诚的善意,那名魁梧军人旋即对那名搭讪男生衷心地提醒道:“我事先说好,我不动手。并不代表我手下这群新兵的家里人不会动手。到时候一切后果,自负。”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