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不够格的小宗门
    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君林,那名搭讪男生就算再蠢也知道刚刚袭击自己的家伙肯定就是这个像自己走来的家伙了。

    他此刻对君林可谓恨不得直接生吞活剥,不仅是因为君林的攻击,更是因为君林的突然搅局让他在目的即将得逞之时被强行打断,错失了最好也是唯一的机会。明明就近在眼前,手都快要摸到了啊!

    这时那名搭讪男生可不会想着什么颠倒黑白来用口的了,他要直接动手!否则根本无法发泄心头之恨!

    然而。。。还未等那名搭讪男生准备发起攻势,他便猛然发现眼前的君林突然消失不见了。下一刻,一股危机感令他本能地瞬间做出了防御反应。

    那名搭讪男生双臂交叉护于面前,但是预想之中的攻击并没有出现。只不过,攻击虽然没有出现,但是那名搭讪男生却是感到自己的右手腕被对方牢牢抓住了。

    这找死的家伙是什么意思?敢抓自己?

    从疑惑瞬间转变到恼怒,那名搭讪男生索性就任由君林抓着自己的右手腕,旋即抬起左手直接对着君林的咽喉打去。一出手,就是对准要害的致命攻击。

    “轰!”

    一拳击出,那名搭讪男生连自己都惊讶自己竟然就这么轻易的打中了。只不过惊讶,很快便转变为了震惊,甚至是一丝诡异的恐惧。因为那正常来说能把对方打得不死也残的一拳,竟然未对君林造成什么伤害。

    槽,吗的这是什么情况?。。。一拳不行那就两拳!没用全力那就动用全力!下一刻,他的左拳之上瞬间燃起了半圈鲜红色的火焰,如同戴上了火焰指虎,再次朝着君林的咽喉奋力轰出一拳。

    然而,面对那名搭讪的第二拳,君林却是依旧不闪不避。

    “轰~!”

    刚猛的拳劲,爆裂的火焰。换来的,却只是君林浑身泛起了丝丝诡异的黑气。在丝丝黑气的包裹下,君林的面容都变得不易看清。唯一能够看清的,就是那一对平静得有些冰冷的漆黑眼眸。

    “咔擦。”

    两拳轰出,无一见效。这一结果让那名搭讪男生始终处于一种震惊状态,所以才忽略了某一点。直到现在,随着一声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那名搭讪男生的注意力才猛然集中到了自己那被君林牢牢抓住的右手腕上。

    疼!剧烈的疼!仅仅只是在注意到之后的一瞬间,那名搭讪男生便瞬间疼出了一声冷汗,疼得大吼出声。

    他怒吼,他反抗,他在疼痛的刺激下发出了愈发强烈的攻击不断近距离攻击向君林。但是这一切,却始终没有让君林的手松开分毫,反而越来越紧,仿佛要将那名搭讪男生的手腕硬生生地捏碎一般。

    在一番歇斯底里的疯狂进攻之后,那名搭讪男生停下了,并且妥协求饶了。没办法,因为他真的怕了,害怕自己的手腕被硬生生的捏断。他相信自己面前的人真的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因为那个人的眼神,真的太平静了,平静得让他感到害怕。

    明明是在一直承受那样的攻击,明明是在干着这种残忍的事情,可是他却没有从那个人的眼中看到丝毫的感情波动。这样的平静,很诡异,很吓人。

    “求求你。。。放开我!。。。你要什么?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放过我!”

    面对那名搭讪男生终于忍不住发出的求饶,君林声音平静地说道:“就是你这只手,把我妹妹丢下去的。”

    “妹,妹妹?”

    听得君林的话,那名搭讪男生在愣了一下之后猛然醒悟。他说的什么妹妹,丢下去。该不会就是。。。

    转头看向了不远处在凰忘忧怀中被自己从千米高空丢下去结果现在却安然无恙的兴玲,那名搭讪男生心中顿时发苦。这他妈,要不要这么巧?

    然而下一刻,不等那名搭讪男生继续说什么,君林便再次开口:“还好她没事,所以我只要你的一只手。”

    随着君林的这一句话音落下,那名搭讪男生突然发出了一声闻者心惊的惨叫。五指连心痛,更别说是一只手。断手之疼,而且还是被硬生生捏断的疼痛。令那名搭讪男生顿时泪涕俱下,想要捧着右手,但是连轻轻一碰都不行。想要跳脚发泄,但仅是右臂的稍稍移动就是引来一阵钻心的痛苦,根本跳不起来。

    那名搭讪男生何时遭受过这样的痛苦,原本他应该是直接被痛昏过去的,可是他所佩戴的一个能够镇守心神的宝物却是令他强行保持住了清醒,让他清醒的清晰无比地感受着这令他疯狂的疼痛。

    而下一刻,强行捏断了那名搭讪男生右手腕的君林却是一脸平静地松开了手,旋即猛然一拳挥出,将那名搭讪男生打得倒飞而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被强行打昏了过去。

    此刻,亲眼目睹整个过程但却始终没有动作的那名王级保镖终于不顾一切地飞身掠出,冲到了那名昏倒在地的搭讪男生身旁直接取出了一粒泛着璀璨霞光的丹药给他喂了下去。

    之前他早就想出手了,可是却被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那名魁梧军人给死死盯住了。直到刚才,他不顾一切地冲出救人,但结果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在那颗发光丹药的药效下,那名搭讪男生浑身都散发出了一股怡人药香。不一会儿,他便重新睁开了眼睛,并且被君林强行捏断的右手腕也是恢复如初。

    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经历,那名搭讪男生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的可怕。但是看着不远处的君林,他却是不禁僵硬了一下,最终将心中的怨恨强行忍住,没有发作。

    看着君林,又看向了周围一群和君林穿着同样军装的众训练新兵。那名搭讪男生边点头边环视了一圈,旋即语气微妙地开口说道:“今日之事,我流焰宗记下了。你们有胆的,就把你们的名号报上来。”

    胆子?众训练新兵缺少很多东西,但是这个还真不缺。所以下一刻,众训练新兵便齐声响亮地回以了四个字:“训练兵营!”

    训练兵营?没听说过。而且听这名字就像是一个低端的军区!吗的自己今天竟然因为这个训练兵营栽跟头。好,很好!训练兵营是吧?给老子等着!

    然而下一刻,一道略带嘲讽意味的询问突然响起:“没听说过我们训练兵营?”

    听得这一询问,那名搭讪男生自然是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没有给予回答,但是那做派怎么看都像是默认了。

    结果令他没想到的是,在看到了他的默认姿态之后。众训练新兵却是纷纷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向了自己。

    众训练新兵的异样目光令那名搭讪男生不禁疑惑,而紧接着,一道声音便为他解开了疑惑,但也同样令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没听说过我训练兵营,那只能说明你那个什么宗也就是个不够格的小宗门啊。”

    圣临纪5000年9月19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